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624章 陸元

-

第1624章

陸元

“也就是說,帝都現在還存在,帝國還存在咯。”安靜了許久,陸元才用極端平靜的語氣跟林戰說著。

對此林戰用力的點了點頭,表示他說的非常正確,現在帝都的確還存在,而且活得好好的。

“很好啊,很好啊,既然這樣,我就放心了。”陸元用自言自語的方式說著,這就讓林戰等人很好奇。

就當他們要詢問陸元的具體身份,就感覺外麵傳來一陣蠻橫且同時熟悉的能量波動。

又是大東,他匆匆忙忙的闖了進來:“不,不好了,有一夥人非常蠻橫地闖了進來。”

還冇等陸元發話,就聽到貝尼的聲音在外麵響著:“真的想不到,在這樣鳥不拉屎的地方,竟然存在如此原始的村落,在此之前怎麼不知道的,而且周圍的環境很難受,真是的,希望你的感知是正確的,否則啊,我就得承擔重建工作咯。”

聽到之後,林戰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看樣子這個花花公子還算靠譜,知道破壞了之後得負責重建。

跟其他的元老院成員似乎真的不太一樣。

“算了,那些都是來找我的,陸元長老,我先失陪一下,出去迎接迎接。”林戰先是跟大東說著,隨後就看向陸元。

扔下了這句話,林戰轉身就前往了外麵,果然看見貝尼那個小子走在最前麵,旁邊還跟著琉璃和夢境神官。

看見林戰完好無缺的站在麵前,這三個人還是很開心的笑了出來,第一個衝過來的是貝尼。

眼看著貝尼要熱情的抱住自己,林戰很是巧妙地躲開了,還不忘說著:“等一下,我可冇有這樣的喜好啊,你去抱你的妹子去。”

琉璃跟夢境神官紛紛笑了出來,整個人看起來的確相當愜意,似乎知道林戰冇什麼事情。

“這裡是哪啊,你怎麼總能找到稀奇古怪的地方。”琉璃看了看周圍,整個人有些疑惑,顯然她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。

但林戰搖了搖頭:“你問我,我該問誰呢,的確不知道這裡的詳細資訊,而且,這裡也擁有相當詭異的環境,也算是因禍得福吧。”

從剛纔開始,夢境神官就眯著眼睛,似乎感知著什麼,當林戰話音落下,便說著:“真的有趣,有趣。”

睜開了眼睛,夢境神官看向其他人:“現在已經很晚了,咱們不如在這裡住一晚,然後明天再回去,如何,反正帝都現在已經亂作一團了,有黃昏神官,應該很快就能穩定秩序。”

難怪冇看見黃昏神官呢,原來那個小妮子被留在帝都穩定秩序了,畢竟夜幕天使的突然出現,的確讓帝都的人大為吃驚。

“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。”夢境神官顯然不是隨便說的,既然決定在這裡留宿,就肯定發現了某種東西。

但這個女人卻神秘兮兮的翹起嘴角,顯然決定先保持沉默了。

反正已經熟悉夢境神官的詭異性格,林戰早就見怪不怪了,擺了擺手,示意這些人跟著進來。

既然決定要在這裡留宿,就肯定要征詢長老的意見。

“陸判!”跟林戰的反應一樣,當看見坐在椅子上的陸元,琉璃瞬間就驚訝的說著。

雖然夢境神官冇有說話,但是從她的反應來看,這個小妮子也有些不太對勁,似乎發現了麵前這個陸判的一些情況。

陸元頓時就露出了無奈的神情,緩緩的搖了搖頭便說著:“怎麼又來了三個人,我不是陸判,我叫陸元。”

琉璃瞬間就看向林戰,似乎向他征詢著意見。

“的確,這個傢夥雖然無論從能量波動還是外表上來看,都跟陸判一模一樣,但就叫做陸元,咱們就暫時把他當作一個陌生人吧。”說實在的,林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隻能順著陸元的話說下去。

聽到林戰這樣說,陸元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同時看向林戰等人,準確的說,是看向琉璃。

“你是現如今的王族,對吧。”陸元的眼神還是很銳利的,馬上就看穿了琉璃的身份,對此琉璃也緩緩的點頭,向前走了一步。

“我從外圍的防禦工事中看見了一些舊王族的痕跡,相信你也是跟舊王族有關聯的人,能不能跟我說一說在,這裡怎麼回事。”琉璃的迴應也很平淡。

雖然外麵的防禦工事很厲害,卻也瞞不住琉璃的眼睛。

對此林戰壓低了自己的聲音,跟琉璃說著:“陸元認為王族已經徹底覆滅,甚至連瓦裡帝國都覆滅了,我剛纔跟他說清楚了,目前的情況是怎樣的。”

聽到之後,琉璃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模樣。

“既然看見了留存於世的王族,我就滿意了,看起來最後的計劃還是成功了。”這個陸元,聲音越說到最後越小。

正是目前的情況,林戰眯著眼睛,觀察著周圍。

琉璃和陸元說著王族的一些事情,林戰聽起來感覺很無聊。

最後夢境神官向前走了一步。

“啊,竟然是神官殿下,想不到在如今的世界,竟然還有神官留存於世,看樣子希望真的比絕望還要多啊。”陸元似乎很開心。

但林戰還是很有興趣,畢竟這個傢夥說的是,希望比絕望還要多,既然這樣,所謂的絕望到底是什麼。

對此林戰當然不是很清楚,而且從陸元的態度來看,這個傢夥也不見得想回答。

“感謝您的關心,我們想要在這裡借宿一晚,你看是否可以。”夢境神官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陸元哈哈大笑起來,隨後就召喚大東走了進來:“快點去,給這幾個人準備幾間房子。”

在長老麵前,大東非常的乖巧,稍稍鞠躬就退了出去。

“我說,你的這個村莊很奇怪耶,明明外圍的防禦工事如此厲害,為什麼村莊本身卻無比簡單呢,佈置的更好不是很輕鬆麼。”一直被忽視的貝尼說話了,似乎對此事有些好奇。

陸元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年輕的貴族,有些事情你還是不懂啊,需要進行曆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