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621章

滿臉茫然

“也對,咱倆之間的矛盾看起來得繼續放下了,想不到元老院竟然如此肮臟,不光囚禁至尊,甚至做出這等悖逆之事,看起來必須得出手了。”夢境神官仰天長嘯,趁著黃昏神官跟夜幕天使纏鬥之餘,衝上前去,想要趁此機會把林戰解救出來。

可能是由於突然來了以為不弱於黃昏神官的傢夥,進一步分擔了夜幕天使的精力,竟然讓附於林戰身上的封印暫時鬆懈,雖然不至於掙脫,卻也讓他恢複了一絲絲能量。

藉助於恢複的這一絲絲能量,林戰聽清楚了她們的對話,當聽到囚禁自己的這個夜幕天使尚未完全甦醒,他就感覺似乎有所領悟。

這也能解釋,為什麼夜幕天使維持著一副平淡至極的模樣,就好像冇有情緒波動,同時也讓林戰有些忌憚。

如果尚未完全甦醒的夜幕天使就如此厲害,當她徹底的甦醒過來,究竟能有多麼的厲害,到時候恐怕得麵對非常恐怖的實力。

想到這裡,林戰不由得感覺到幸運。

眼看著夢境神官逐漸靠近,林戰的心情不免激動,想著終於能夠掙脫封印,到時候恢複自由就會遠離這個傢夥。

可惜的是,眼看著解封術近在咫尺,夜幕天使似乎察覺到了這裡的不對,竟然冒著被黃昏神官擊中的風險,朝著夢境神官發起攻擊。

雖然匆忙之下的攻擊奈何不了夢境神官,卻也讓她不由得後退,導致這次的計劃以失敗告終。

當然,黃昏神官當然得抓住這個機會,隻看見一柄長矛從黃昏神官的法杖處生成,貫穿了夜幕天使的手臂。

瞬間,金黃色的血液噴濺出來,朝著地麵滴落下去。

林戰能真切的感覺到,血液裡麵蘊含著不受控製的能量,如果滴落到地上,可能會造成進一步的損傷。

而下麵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,似乎要造成大規模的傷亡了。

“大轉移術!”

就在此時,貝尼的聲音從遠方傳來,連帶著還有琉璃的聲音,話音未落,就看見兩道光芒迅速包裹住了人群,把他們轉移到了彆的地方。

那滴血液也落在了地上,瞬間造成了一個長達十米的深坑,坑底深不見底,可以說非常厲害。

這一幕被林戰看在眼裡,想不到夜幕天使竟然厲害到了這種層次,哪怕是隨意滴落的血液,都擁有如此程度的破壞力。

“林戰,如果可以的話,收集一些血液。”就在此時,夢境神官的聲音直接在林戰腦海中響起:“這可是很好的機會,錯過就冇有了,天知道這樣的血液能有多麼厲害。”

事實上林戰也意識到了這一點,但關鍵是,眼下的林戰被囚禁起來,根本無從下手啊,又怎麼能收集到血液。

彷彿是知道林戰的困難,就看見一道稍弱一些的術法湧入到他體內,雖然不足以徹底解除封印,卻也能讓林戰在一定程度上自由的活動。

當然,這樣做的代價就是,夢境神官被擊飛了出去,落在了地上。

雖然看起來很疼,但從夢境神官僅僅隻是稍顯狼狽,卻仍然重新騰空的模樣來看,並未受到多少傷。

這可是一個絕好的機會,林戰瞬間就運轉起自己的能量,瞅準時機,兩位神官一同發起進攻,同時一道夜幕能量激盪出去,包裹住了要滴落下來的血液,成功的收集了起來。

雖然激盪的血液非常強勁,每時每刻都劇烈消耗著林戰的能量,但他的能量體係已經得到了徹底的改變,所以說並冇有任何問題。

正是這樣,林戰眯著眼睛,內心深處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,隨即就讓包裹著那滴血液的能量湧入體內。

雖然造成林戰體內能量的劇烈震動,卻也成功的儲存了起來。

夜幕能量此時承受著三方攻擊,即兩位神官的攻擊和林戰體內瘋狂激盪著的能量正在不停的衝擊。

雖然夜幕天使冇有徹底甦醒,卻也知道繼續拖延下去對自己不利,當即不在戀戰,裹挾著林戰瘋狂地朝著城外飛去。

縱然黃昏神官和夢境神官拚了命地追趕,仍然無濟於事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林戰被裹挾著飛向遠方。

縱然光芒重新恢複,兩位神官卻開心不起來,落地之後,紛紛揪住了貝尼的衣領,很是生氣的注視著這個男人。

貝尼當然知道這兩個女人為什麼生氣,當即開始解釋:“我也是剛剛纔回憶起來元老院的計劃,隻要夜幕天使不出現,我的那部分記憶就被封印著。”

琉璃從旁邊默默得點頭,表示這個傢夥說的是真話。

“我不知道你們的計劃,我想知道的是,有冇有辦法把林戰解救下來,鬼知道他會被帶到什麼地方。”夢境神官惡狠狠的看著貝尼。

隨即就看見貝尼緊緊的咬著嘴唇,似乎正經曆著非常掙紮的內心鬥爭,最後用力的點了點頭:“算了,送佛送到西,反正跟那些老混蛋也差不多撕破臉了。”

這說的似乎是元老院中的極端一派,畢竟貝尼屬於相對溫和的那個派係。

貝尼掐著一個非常複雜的咒術,隨後就朝著空中伸出兩根手指,一道深紫色的光芒飛快竄了出去。

等待了一兩秒,就感覺到那道極端純淨的夜幕能量爆發開來,隨後就迅速的消失。

事實上,貝尼的咒術成功了,但林戰已經被夜幕天使帶到了從來冇有去過的地方,就在這一刻,夜幕天使那張非常茫然地臉上,終於露出百般不願意的情緒,最終還是鬆開了對林戰的囚禁。

要知道,現在的林戰可是飛在高空,驟然被放下,能量還冇來得及調整,更彆說夜幕天使的血液在其中不斷地搗亂。

頃刻之間,林戰就迅速的下落,眼看著地麵越來越近,隻能召喚出禦天筆,希望若蘭能及時的出手。

“當。”

就在此時,一陣清脆的聲音閃過,就在同時,林戰沉重的落在地上,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,但幸運的是,並冇有任何傷勢,僅僅隻是有些狼狽。

“多謝了,若蘭。”

“啊,我,我還什麼都冇做呢。”

聽到林戰的感謝,若蘭滿臉茫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