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忙碌了一整天,晚上的時候反而冇事了,林戰像是退休老爺爺似的,喝著小酒,躺在躺椅上來回搖晃,在三樓的陽台吹拂著微風,那種感覺真的非常舒服,很快

就昏昏欲睡。

但是,帝都就是一個永遠都不會缺少樂趣的地方,眼看著要度過一個無所事事,卻也相當開心的夜晚,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,就打破了這種安靜。

“我說,你們倆怎麼還一起過來了。”林戰仍然坐在三樓的陽台,看著站在麵前的貝尼和黃昏神官,簡直氣不打一處來。

稍稍早些時候,剛剛跟琉璃談論過有關黃昏神官的事情,懷疑她跟元老院有關係,這麼快就看見這兩個人一起出現在眼前。

如果不是時時刻刻有小不點凱拉和禦天筆的監視,林戰真的擔心自己身旁是不是被放置了竊聽器。

黃昏神官仍然是那番模樣,臉上帶著似乎永遠都不會發生變化的笑容,非常自然的就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。

倒是貝尼,他的狀況讓林戰有些意外,因為這個傢夥是隻身一人過來的,完全冇看見平日裡身後的那兩個女人。

從以往的情況來看,如果冇有人幫貝尼分擔夜幕能量,恐怕連一秒鐘都堅持不住,這個傢夥很快就會論為夜幕門徒。

但現在的他卻相當平靜,精神狀態甚至要比往常更好一些。“彆用那樣的眼神看我,有黃昏神官這麼厲害的人幫我分擔壓力,當然用不上我的佳人們了,索性就讓她們好好的休息去了。”貝尼簡單的解釋著,為什麼隻有他

一個人過來,與此同時可以很清晰地看見,貝尼跟黃昏神官之間連接著一根絲線,四線上還纏繞著相當濃鬱的深紫色濃霧。

而那些濃霧,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朝著黃昏神官的體內湧去,但黃昏神官卻看起來冇有任何事。

這種情況著實有些詭異,但也從側麵襯托出來,黃昏神官擁有著永遠讓人感到震驚的實力。“很好,林戰,相信你肯定從各種渠道接收到了我不可靠的訊息,但是呢,從你仍然願意見我這一點來看,似乎不用擔心我會遭到拋棄了。”黃昏神官冇有繼續兜

圈子,非常直接的就切入正題。

這個小妮子果然不簡單,竟然知道的如此詳細,唯一猜不到的可能就是,林戰是從陸判身上得到類似的說法。“也不瞞你,所謂的各種渠道其實有些誇大,隻有陸判一個人警告我,讓我不要相信你,他還表示一切讓我自己判斷。”林戰也毫不掩飾,直接“出賣”了陸判,把

他的話和盤托出。

之所以這樣,林戰就是想要試探一下,看看這兩個人到底會有何種反應。這邊林戰還冇等說完,就看見貝尼哈哈大笑了幾聲,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點,注意到林戰有些好奇的神情,這才說道:“果然符合陸判那個老傢夥的習慣呢,總是

善於操縱人心,把自己裝飾的非常無辜,假話摻雜著真話一併說出去,讓人難以判斷,最後讓事情順著他所期望的那樣發展。”

先不論貝尼說的對不對,他的這番話,起碼在邏輯上是冇有錯的,而且也符合陸判給他留下的看法。“所以說,你們倆就一起過來,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,黃昏神官的確跟元老院糾纏在一起,隻是情況並不完全像是陸判說的那樣咯。”林戰伸出手指著麵前得兩個

人。

冇想到的是,對於這般說法,黃昏神官先是點了點頭,隨後又緩緩的搖了搖頭。

這種先點頭又搖頭的行為,著實把林戰弄迷糊了,不是很清楚她這是什麼意思。“你隻說對了一半,我之所以跟著貝尼一起過來,的確有這方麵的原因,但更多的還是想再次提醒你,明天要麵對著的,不光隻有最後一輪的對手,還有意料不到的危險情況,屬於那種稍有不慎就會滿盤皆屬的危險。”黃昏神官再一次強調這番話,讓林戰有些疑惑,稍稍的撓了撓後腦勺,看向麵前的這個女人,發現她的神

情跟下午回來的時候相比,似乎更加的嚴肅。

而且從這種情況來看,貝尼肯定也有話說,林戰就冇有發表自己的意見,而是朝著貝尼伸出了手,讓他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。“其實呢,我的意見跟黃昏神官一樣,雖然我無法把準確的情況告訴你,但是,如果能不參加還是不參加,那幫混蛋已經決定在明天的擂台中弄死你了。”貝尼顯

得有些糾結,而且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額頭上青筋暴露,似乎本身承擔著一定程度上的痛苦。

與此同時,林戰也感覺到,貝尼說話的時候,有一股憑空生成的能量,直接縈繞在了他的身邊,好像是一圈帶刺的籬笆,隨時都能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。“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....”林戰故意在關鍵地方停頓下來,同時環視著周圍的這些人,臉上浮現出非常燦爛的笑容,同時微微的翹起嘴角,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玩味

很明顯,貝尼有些緊張,想知道林戰到底想要說些什麼,雙手已經握著拳頭了,但還是冇有主動催促。

安靜了片刻,林戰突然鬼魅的笑了笑,緩緩的搖晃著手指:“我還是決定參加明天的擂台,畢竟在我的字典裡麵,根本就冇有退縮這個詞。”

說完之後,林戰看起來相當自信,好像對此非常的開心。“算了,算了,我早就跟你說了,就算咱倆一起過來也冇用,林戰這個傢夥就是這樣,隻要是決定好的事情,就不會再改變。”黃昏神官整個人突然放鬆了下來,

恢複了往常怡然自得的模樣,跟貝尼說著。

一開始林戰其實有些疑惑,但很快就弄明白了,知道來到這裡之前,恐怕黃昏神官就跟貝尼說過,他不可能改變自己的看法。

林戰也故意朝著貝尼點了點頭,表達自己讚同黃昏神官的看法。“算了,這個東西給你。”貝尼看上去也接受了這種事情,從兜裡麵掏出了一本書,似乎要把它遞給林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