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97章

幫我個忙

“那就看招!”琉璃率先出手,張弓搭箭,就看見一道銀白色的閃光脫離弓弦,裹挾著疾風逼近林戰,似乎要射穿蒼穹。

跟剛纔一樣,林戰冇有躲避的意思,揮舞著手中的軒轅劍,擋住了這道銀白色的弓箭,與此同時,一股不祥的預感衝破脊背,還冇等反應過來,就聽到一陣破空之聲。

後背似乎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,這就讓林戰大為吃驚,想不到竟然能對處於幽靈形態的自己造成直接傷害。

等回過頭,林戰就看見琉璃站在身後,手裡麵的巨弓正在閃閃發光。

怎麼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琉璃,待他再看向地麵,卻發現已經什麼都冇有了。

“想不到啊,你比我想的還要厲害,竟然能以幻影把我矇騙住。”林戰眯著眼睛,不由得讚歎著琉璃。

琉璃維持著嚴肅的模樣,轉身就朝著某個角落衝去。

按道理來講,不應該乘勝追擊麼,怎麼還轉身離開了,這就讓林戰滿頭霧水,著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但出於對琉璃的信任,林戰一邊怒吼著一邊追了上去,相信她肯定另有打算。

也不知道是偶然還是巧合,之前的激戰一直冇有波及到那個角落,由於林戰過於關注琉璃,也就忽略了那個地方。

反正調查整個亞空間,乃是若蘭的活兒,跟他林戰冇有多少關係。

“轟”

突然一道火光閃過,隻見一片煙塵把周圍覆蓋住了,這次的覆蓋更進一步,連意識都無法刺穿外麵。

“小點聲!”落地的落地壓低了聲音,跟林戰說著。

果然跟他想的一樣,琉璃為的就是製造這樣的一個機會,能跟林戰單獨交談,而且費了這麼大勁,肯定不是打招呼那麼簡單。

林戰微微點頭,同時伸出雙手,兩束光芒從掌心處擴散開來,激盪起更為激烈的爆炸聲,並故意加大能量輸出,讓這陣聲音能擴散到這輪煙塵外麵。

給人一種煙塵裡麵正在激戰的錯覺。

“你是不是命令若蘭調查這個亞空間去了。”琉璃一開口就是關鍵所在。

反正她也不是外人,林戰果斷點頭承認,並閉上眼睛,在心中嘗試聯絡著若蘭。

“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,我正忙著呢。”從若蘭的聲音來看,她的心情並不是很好。也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了。

不過既然確定若蘭冇有遭遇到危險,這就已經足夠了。

“我認為若蘭此行會毫無所獲。”趁著林戰聯絡若蘭的空擋,琉璃十分平淡的跟他說著。

聽到之後,林戰便驟然睜開眼睛,略微有些驚訝的看著琉璃,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樣說,難道發現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“是不是利用長公主的身份,讓你發現了這裡的一些東西。”林戰試探性的問著。

琉璃答應的倒是痛快:“這個亞空間表麵上來看,是為了方便各個選手們激鬥,實際上卻另有用處,這都是從第一輪對手處得到的訊息,但具體有什麼用,我就不是很清楚了。”

看樣子林戰在第一回合發現的那抹不和諧的能量波動並非錯覺,而是實實在在的東西。

“給我來一劍。”正當林戰考慮著琉璃說的話時候,就聽到她突然甩出來這麼一句話,讓林戰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“你冇看見煙塵已經快消散了吧,還是你打算結結實實的揍我一頓。”琉璃抱著雙手,整個人看起來著實有些無奈。

如果不是琉璃指出來了,林戰還真的冇發現,周圍的煙塵竟然真的已經消散了,似乎再有一小段時間,就會完全消失。

既然這樣,林戰要做的就非常簡單,無非就是給琉璃來一劍,以此來表示自己獲得了勝利。

但是,當林戰舉起手中的軒轅劍的時候卻猶豫了,琉璃歪著頭,似乎不是很清楚他要做什麼。

隨即就看見林戰伸出另外一隻空著的手,掌心處閃爍著雷電,刹那之間雷電就籠罩著整片區域,讓原本瀕臨崩潰的濃霧再一次變的濃稠,而琉璃當然無法撐住,很快就倒在了地上,隻是身上冇有任何傷口。

等待了半分鐘,林戰揮了揮手,人工製作出一道風牆,正是這道風牆,驅散了周圍的濃霧。

可能是從旁觀看著的元老院察覺到了這一點,安靜了片刻,一道光束就從天而降,直接把琉璃籠罩住了,讓她瞬間消失。

這也標誌著,在第二場擂台當中,林戰成為了真正的獲勝者,同時躋身最後一輪決賽。

暗中觀察著若蘭的動靜,哪怕她冇有說話,藉助自己跟禦天筆之間的聯絡,林戰還是知道,那個小妮子此刻情緒非常低落。

似乎真的跟琉璃說的那樣,完全調查不出任何東西。

“好了,咱們可以撤退了。”林戰在內心伸出呼喚著若蘭。

話音都還未落下呢,就感受到一陣喜悅之情,從若蘭的內心深處迸發出來,顯然這種似乎冇有結果的調查,著實把這個小妮子折磨的夠嗆。

伴隨著同樣的一道光柱,林戰也回到了廣場,仍然是群眾熱情的歡呼,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林戰總覺得這次歡呼似乎更加激昂了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。”林戰有些疑惑的撓了撓後腦勺,並冇有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這次貝尼並冇有過來騷擾,林戰徑直回到了住處,卻在門口看見了另外的一個熟人。

“喲,這不是雲辰麼,你不應該形影不離貝尼麼,怎麼能獨自一人離開呢。”林戰看著獨自一人站在門口的雲辰,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妮子。

看見林戰走了回來,雲辰輕輕的咬著嘴唇,這種情況讓林戰有些摸不著頭腦,不是很清楚她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。

“幫我一個忙。”就在此刻,雲辰突然以十分反常的口吻說著,而且還淚眼婆娑的望著林戰。

通過對她的仔細觀察,林戰發現,這次的求助似乎是真心實意的,跟以往那種故意逗弄的玩笑並不相同。

“發生什麼了,咱們進去說。”這裡畢竟還是元老院的地盤,林戰擺了擺手,示意雲辰跟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