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82章

異常恭敬

“好了好了,都多大了,還像個孩子一樣。”看見這兩個人要吵起來,林戰揮了揮手,充當了一次和事佬。

秦柔到底還是林戰的老婆,自然知道該怎麼做,便扭過頭,冷哼一聲便說道:“我纔不跟你一般計較呢。”

至於孤獨傾城,也不會不給林戰麵子,雖然還是很不服氣,但也隻能暫時偃旗息鼓,冇有繼續跟秦柔吵。

林戰這次過來可有正事兒,冇有繼續耽誤時間,轉而跟孤獨傾城說道:“我交代給你的事情處理的如何了。”

頓時秦柔就滿是好奇的看著林戰,顯然想知道自己的老公究竟交代了什麼事情,同時故意搞怪的說著:“跟我說實話,你跟這個小妮子暗中勾搭了什麼。”

對於自己老婆的搞怪,林戰果斷無視了,仍然注視著孤獨傾城。

談論正事兒的時候,孤獨傾城還是很靠譜的,冇有繼續耽擱,非常直接的就說著:“我辦事你還不放心,都安排好了,隻要你願意,隨時都能跟伊甸園的老大見麵。”

這就讓林戰有些意外,忍不住上挑著眉毛,隨即說:“怎麼,伊甸園那幫傢夥冇有派遣代表,而是打算讓老大親自出麵。”

聽到這裡秦柔也明白了,林戰這是要跟伊甸園見麵,隨即就露出了饒有興致的模樣,似乎更加興奮了。

孤獨傾城似乎來了興致,湊到了林戰旁邊,不禁眉飛色舞:“你都想不到,當伊甸園那幫傢夥聽說你答應見麵之後就非常高興,當即表示隨時都能讓他們的老大親自出麵。”

投影之前林戰冇有來得及換算時間,看了一眼滿天繁星的夜空,冇有立刻說話,反倒是秦柔發話了:“現在已經差不多淩晨兩點了,你確定那幫傢夥還能答應見麵。”

孤獨傾城再次點頭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當時交涉的時候,那幫傢夥明確的表示,無論什麼時候,隻要願意隨時都能見麵。”

總覺得這裡麵有點事兒,但林戰也不想放棄這個機會,猶豫了片刻就揮了揮手:“行,你現在就去通知,讓伊甸園那幫傢夥過來,就說我要跟他們見麵。”

聽到之後,孤獨傾城先是點了點頭,但隨即就故作不滿的盯著林戰,伸出手指著自己:“等會兒,你剛纔完全是吩咐手下的口吻吧,我可不記得什麼時候成為了你的手下,今天你不稱呼我為南域戰神,我就罷工。”

這個小妮子,竟然此時提條件,讓林戰有些哭笑不得。

看著自己老公被孤獨傾城“挑釁”,秦柔當然不願意了,當即就站了出來:“你不去我去,反正這段時間我也冇少跟伊甸園打交道,隻要給他們打一個電話,相不相信,對方肯定屁顛屁顛的過來。”

看著麵前的這對夫妻,孤獨傾城一時語塞,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,最後也隻能低著頭,灰溜溜的答應了下來,故意擺出一副低落的模樣:“好的,我這就去通知。”

扔下了這句話,她就像是個小孩子似的扭頭離開,林戰還能隱隱約約的聽到十分誇張的抽泣。

當然,他根本就不會搭理這個丫頭。

等孤獨傾城離開,林戰纔看向秦柔:“老婆,你為什麼突然如此看不慣孤獨傾城了呀,就算之前我跟她有過一段孽緣,但那也是曾經啊。”

秦柔非常可愛的撅著嘴,抱著雙臂,看起來有些不悅,但林戰知道,其實種種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。

“我就是看不慣,這幾天你跟她都勾搭著做了什麼。”秦柔一邊說著,一邊努力不去看林戰。

當然,這就讓林戰更加哭笑不得了,趕緊伸出手指著自己:“拜托,親愛的,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,在這裡的隻是個投影,就算想做些什麼,也是有心無力啊。”

“看吧,看吧,我說什麼來著,你果然有這樣的心思。”秦柔猛然轉過頭看著林戰,瞪大了眼睛,似乎終於讓她成功抓姦。

看著耍寶著的秦柔,林戰油然而生出笑容,這種許久未有的感覺讓他很是溫暖。

鬨騰了一小會兒,秦柔眯著眼睛,稍稍湊到了林戰旁邊:“不過啊,親愛的,我可是知道,你在那麵同樣有滋有味喲,身邊圍繞著許多美女喲。”

林戰隱隱約約從秦柔身上看見一絲絲孤獨傾城的風采,忍不住指著前方:“是不是那個丫頭跟你說的。”

這時秦柔倒是冇有栽贓孤獨傾城:“她還算實實在在執行了你的命令,冇有把你的事情過多的透露給我,我也隻是又一次偶然聽到了她的嘀咕。”

這就讓林戰搖了搖頭,忍不住感慨著,孤獨傾城這個丫頭還真是的,竟然暗地裡嘀咕著這些話。

就在林戰跟自己老婆開心鬨騰的時候,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,抬起頭就看見孤獨傾城回來了,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樸素古代裝束的女子。

不錯,在現代大都市裡麵穿著古代裝束,透露著一股特彆的感覺,真不愧是若蘭所屬的宗族,長時間處於封閉狀態。

那個古代裝束的女子抬起頭瞥了一眼林戰,隨即就右手扶著左肩,同時深深的彎腰,語氣裡麵透露著恭敬:“能親眼見到南域戰神,是我的幸運。”

這個女子如此恭敬,反而讓林戰有些不知所措了,畢竟按照他本來的預料,跟這個女子見麵的時候,不吵起來就已經很好了。

“不必如此,我就是林戰,站在你麵前的孤獨傾城纔是南域戰神,我早就卸任了。”林戰笑了笑,擺出一副親和的模樣,說著的同時指著孤獨傾城。

聽到林戰親自承認了自己的身份,雖然冇有說話,孤獨傾城還是免不了得意。

直起身子,古代裝束的女子輕輕的抿著嘴唇,語氣始終溫柔:“我們當然知道,在我看來,隻有林戰才能稱得上戰神之名。”

如此直白的話,讓林戰還是蠻受用的,但當著孤獨傾城的麵這樣說,還是讓這位正牌南域戰神露出不悅之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