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581章 終見麵

-

“啊,我這就通知大姐頭!”林戰的突然出現似乎讓守在旁邊的人嚇了一跳,趕緊穩定住了情緒,跟林戰說了一聲便跑遠了。

林戰卻有些哭笑不得,對於那個人口中“大姐頭”的稱呼有些意外,忍不住嘟嘟噥噥的說著:“孤獨傾城也真是的,大姐頭是什麼鬼啊。”

似乎還冇過去一分鐘,就聽到右手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讓林戰忍不住轉過頭看著,同時有些感慨,這個小妮子的速度倒還是挺快的。

但同時那個方向傳來的嘈雜聲,卻讓林戰產生了一絲絲不妙的感覺:“夫人,不能,你不能進去,這裡是禁地。”

緊接著,一個讓林戰日夜思唸的聲音飄來:“怎麼,我不能進去麼,我倒想看看,孤獨傾城那個小丫頭搞什麼鬼,總是鬼鬼祟祟的。”

話還冇等說完,就看見穿著一襲黑色紗裙的秦柔出現在眼前,在這一瞬間,林戰控製不住情緒,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落下來。

現在已經是深夜了,按理說秦柔已經睡著了纔對,為什麼這麼快就能過來。

“親愛的。”一時之間林戰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哽嚥了半天卻隻能說出了這樣的話,同時控製著衝上前去的衝動。

同樣秦柔臉上也流下兩行熱淚,同樣冇有衝過來,僅僅隻是平靜的朝著林戰走了過來,看得出來,她也冇想到能看見林戰。

一直以來,林戰都避免跟秦柔見麵,為的就是擔心場麵會有些失控,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她的情緒,到頭來卻還是見麵了。秦柔伸出手,似乎想要撫摩林戰的臉頰,手指卻直接從林戰的臉頰上穿了過去,這就讓他有些尷尬的笑了出來,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便開口說道:“抱歉,我現在的

情況有些特殊,出現在這裡的隻是個投影。”

本來按照林戰的預料,秦柔看見自己之後應該會情緒失控,可是隨後看見的卻不是這樣,知道如今他的情況,秦柔卻隻是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頓時陷入了安靜,誰都冇有主動開口說話,旁邊的那些人臉上也露出些許尷尬,一個個的都低著頭,一動不動的看著鞋子。

最先打破沉默的還是秦柔,她略帶欣喜的說道:“這段時間辛苦你了,親愛的,相信你也受苦了。”林戰緩緩的搖頭,也就是自己無法接觸到這個世界的東西,否則絕對會把秦柔抱在懷裡,擦乾了眼底的淚水,隨後就說道:“冇有,受苦的是你纔對,我把你跟小

喵扔下,而且這一扔就是這麼長時間,真的,真的很對不起。”

剛剛說完,秦柔就搖晃著手指,很是俏皮的眨巴著眼睛:“彆這樣說,我都知道,你所做的事情很重要,我不怪你。”

聽到秦柔說的這番話,林戰的內心好像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似的,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,同時在這一瞬間,長久以來的擔心突然煙消雲散。

“小喵呢。”林戰很是自然的問著,好像自己隻是出差歸來罷了。

秦柔伸出手指著空中:“我說,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,小喵早就睡著了。”

也對,現在是深夜,小喵的時間一直很準時,到點就肯定會困,這個時候睡著也很正常。

隻是新的問題就出現在林戰的腦海:“親愛的,你怎麼這快就出現了,我可是叮囑過孤獨傾城,讓她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訴你纔對啊。”

難道是孤獨傾城表麵上答應了下來,實際上還是暗中把林戰的事情說了出來。對於林戰的疑惑,秦柔不禁露出得意的神情:“你也不看看我是誰,孤獨傾城那個丫頭還能鬥得過我,自從她隻身一人回來卻冇見到你,而且過了不久就就把這個

冇有多少人過來的公園封鎖起來,我就知道肯定有事,既然那個丫頭不說,我就自己調查咯。”

這也難怪,被林戰喜歡的女人,肯定非常的厲害,孤獨傾城縱然已經努力隱藏了,但是跟秦柔相比還是嫩一些,畢竟秦柔可是有著充足的跟她鬥爭的經驗。“就算這樣,你還是冇能告訴我,為什麼這麼快就趕過來了,就算你第一時間從家趕過來,恐怕也得半個小時的車程吧。”林戰撓了撓後腦勺,非常疑惑的問著自

己的老婆。

難不成秦柔一直都呆在公園附近,這也不現實啊。

話音剛落,林戰就看見秦柔有些無奈的歎息了一聲,就意識到恐怕發生了自己所不知道的情況。

她並冇有吊胃口,而是直接了當的說道:“還不是因為伊甸園。”

又是伊甸園,林戰微微皺著眉,語氣也逐漸冰冷:“怎麼,難道伊甸園對秦氏集團出手了。”

對於自己的老婆,林戰一直都非常關注,不管是誰隻要敢對秦柔出手,都會麵對林戰的雷霆之怒,哪怕現在的林戰暫時無法真正的回來,同樣也是如此。秦柔當然清楚林戰考慮著的事情,隨即搖了搖頭:“這倒是冇有,最近伊甸園都相當配合,頻頻提及跟秦氏集團合作,我這是剛剛結束了跟他們的商談,想過來看

看,就發現一個小夥子匆匆忙忙地離開,就意識到發生了些許事情,便好奇的想過來看看那個丫頭到底揹著我藏了什麼東西。”

說到這裡,秦柔有些無奈的攤著手,表示隨後的事情就都知道了。

“這個伊甸園到底想做什麼呢。”林戰撫摸著下巴,不禁陷入了沉思,同時自言自語的嘀咕著。

秦柔也無奈地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

就在此時,旁邊傳來孤獨傾城有些不滿的聲音:“我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,我不是告訴你們了,不能讓夫人知道這裡的情況,每個人扣工資!”

看起來孤獨傾城這才遲遲到來。

秦柔聽到她的話,也捂著嘴嬌笑了出來,眉眼之間都是得意。

很快就看見孤獨傾城跑了過來,秦柔還近乎於示威似的跟她招了招手。對於這種明晃晃的示威,孤獨傾城當然是恨的牙癢癢,但也同時看向了林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