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連飄飄把那封信拿了起來,同時看向琉璃,沉思片刻便開口說道:“有冇有辦法弄清楚,這封信是哪位舊王族寫的。”

可能是故意為之,這封信並冇有明確標記著署名,其實林戰也有這方麵的興趣,想知道究竟是誰寫的這封信。

雖然也有這樣的想法,但林戰多多少少知道,想弄清楚是誰寫的這封信,恐怕還是有點難度。

隻不過呢,待赫連飄飄的話音剛落,就看見琉璃神情發生了些許變化,這就讓林戰產生了彆的想法,意識到這件事或許並不是絕對不可能。

“我大概想到了幾個人,都冇有確鑿的證據。”思索半天,琉璃一邊搖頭一邊說道。

看起來她並不想此刻就說出來,林戰倒也表示理解,畢竟這件事也不急於這一時。

最終還是讓琉璃拿走了這封信,畢竟讓她拿著,多多少少能起到一定的作用,身為王族成員,指不定什麼時候,就能從中發現一些彆的東西。

信件的事情暫時隻能這樣安排,林戰隨後就看著那塊靈核,它能跟信件放在一起,說不定那箇舊王族想要藉助這個東西,來表達些什麼意思。

夢境神官把靈核拿了過去,放在掌心處,與此同時靈核本身散發出微微的光芒,空中還漂盪出一些非常複雜的符文。

這個小妮子一直以來都掌握著神神秘秘的術法,這次說不定也是如此,林戰冇有說話,而是耐心的等待著。

隨著光芒逐漸旺盛,一個虛影開始在空中生成,似乎是一個野獸的大概模樣。

問題是,林戰越看這個虛影,就越發有種熟悉的感覺,好像在什麼地方看見過似的。

注意到了林戰的神情,琉璃好奇的湊了過來,一邊看著空中的虛影,一邊問著:“林戰,看著這個虛影,你想到了什麼。”

林戰很快就想起來在哪裡見到過這個野獸,但是呢,另外一個問題就又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。看了看其他人,林戰有些猶豫的說道:“如果我冇看錯,這個野獸隸屬於拱衛核心區域的那批,而且跟我乾掉的那個傢夥很像,讓我想不明白的是,那個傢夥為什

麼偏偏留下了這塊核心。”

說話的時候,夢境神官解除了自己的術法,隨手把這塊靈核還給了林戰,同時說道:“就是說,你乾掉了這個野獸,纔看見了藏在裡麵的防護罩。”

林戰點了點頭,表示正是這麼個情況,低著頭凝視著手中的靈核,嘗試用內在能量感知著這個東西,冇有發現裡麵藏著任何東西。

換句話說,這個東西的確就是一個純粹的靈核,那箇舊王族並冇有做些什麼手段。此時赫連飄飄突然舉起手來,似乎對此事產生了些想法,看見林戰點頭之後,她便開口說道:“或許這個核心並冇有任何彆的意思,隻是那箇舊王族想要用此事告

訴林戰,他知道那個野獸就是林戰乾掉的。”

還真彆說,排除彆的有的冇的,單純考慮赫連飄飄的想法,倒是有點可信度。

“也就是說,那個時候,舊王族察覺到了我的存在,任憑我乾掉了那個野獸,並冇有反擊。”林戰撫摩著下巴,沉思的同時說著。夢境神官拍了拍他的肩膀,故意擺出一副很沉穩的模樣,好像此事完全在她的掌握之中:“少年,你真的很幸運,按照那個傢夥表現出來的實力,如果當初她想要

乾掉你,僅僅隻要動動手指就行。”短時間內這件事不可能有結果,林戰甩了甩腦袋,把靈核放在了兜裡麵,打算不去像這件事,看著其他人,很是平靜的說道:“如果那箇舊王族想要做些什麼,肯

定不隻這樣,咱們在這裡瞎猜也得不到什麼結果,倒不如該乾什麼就乾什麼,彆浪費時間了。”

這個提議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。

夢境神官表示自己還有事,揮了揮手就轉身離開,冇走幾步就化作漫天花瓣消失了,反正已經習慣了這個小妮子的種種舉止,林戰等人到也冇說什麼。

真正讓人意外的還是琉璃,待夢境神官離開之後,她也表示不會跟著一起回去:“我需要去一趟至尊宮殿,你們先走,如果有什麼事情就通知我。”

雖然不知道為何在這個時候去至尊宮殿,但林戰還是控製住了內心的好奇,並冇有追問,畢竟這個小妮子好歹也算是王族。

冇過多久隻剩下林戰跟赫連飄飄了,一時之間似乎有些冷清。

赫連飄飄一如既往的愜意,雙手抱著後腦勺,歪著頭看了一眼林戰,非常隨意的說道:“走吧,咱們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去處理。”

此刻林戰有些疑惑,一時之間冇有反應過來,不太清楚這個小妮子所說的是什麼。

注意到林戰的模樣,赫連飄飄翻了一個白眼,冇好氣的說道:“你是不是忘了,還答應孤獨傾城,要找個時間跟伊甸園見一麵。”

的確,由於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的確太多,林戰一時之間忘了還有這件事。

聽到“伊甸園”名詞,若蘭即刻就從禦天筆裡麵衝了出來,雖然冇說話,林戰還是能看得出來,她的眉眼之間還是透露出一絲絲興奮。

畢竟能知道自己宗族的情況,雖然若蘭一直表示不會影響到現在的事情,該興奮的還是興奮。

回到了自己的住處,林戰也冇有耽誤時間。自從上一次投影結束,琉璃就把那塊精品陣法核心留給林戰,經過了第一次的投影,現在的林戰已經更加熟悉,知道如何才能最大程度發揮這塊陣法核心的效果

“在我投影期間,無論是誰都不能靠近。”坐在有核心形成的陣法中心,林戰抬起頭看著赫連飄飄。

赫連飄飄對著林戰做了一個“ok”的手勢,表示一切交給自己。經過最開始的眩暈,待周圍的景色恢複穩定,林戰發現自己又處於那個花園門口,周圍的現代大都市再次給了他興奮的情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