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579章 做戲

-

場麵看起來越發透露著詭異,隻有這一小片地方籠罩著濃霧,周圍其他地方都是一馬平川的清晰。

絡繹不絕的光芒覆蓋著赫連飄飄全身,她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,不管下麵有什麼東西,隻要敢發起進攻,就要率先迎麵衝去。

林戰盯著那股濃霧,停頓片刻後就揮了揮手,非常淡定的說著:“衝下去,看看下麵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。”

話音剛落,林戰就率先俯衝而下,穿越層層濃霧,徑直來到了地麵,赫連飄飄也緊隨其後。

預料中的攻擊並未發生,這裡非常安全,讓林戰意外的是,這裡也格外乾淨,不光冇有任何野獸屍體,甚至也不存在任何血液,就好像未曾發生過任何戰鬥。

要知道,林戰可是在這裡擊殺了一頭野獸,就算被雷電劈碎了,無法看見屍體,也應該有血液殘留。

最吸引林戰注意力的就是不遠處放在地上的一張紙,準確的說,是一封裝訂好的信件,被工工整整地放在一個石頭高台上。

那個石頭高台的橫截麵整齊,顯然是人工開鑿而成,甚至就是剛纔獸潮攻城的時候開鑿而成的。“不管那個強大的傢夥是誰,能在激烈的戰鬥中還有空閒的精力做這些,足以說明他的實力,或許在他看來,剛纔那場戰鬥根本不值一提。”林戰跟赫連飄飄說著

對此,赫連飄飄同樣緩緩點頭,表示自己同意這樣的說法。

林戰走到了高台處,清晰的看見那封信,發現表麵繡著舊王族的徽章,在右上角還有一朵不知名的花瓣圖案。

這倒是讓林戰笑了一聲,想不到那個強大存在倒是懂得情趣,竟然還有時間繡上一朵花。

反正信封內外冇有危險,林戰毫不猶豫的拿了起來,並且動手拆開。

“林戰先生,希望紫雲的冒失舉動並未給你造成困擾,為了確保你不被懷疑,我特地製造了今天這場假象,還請您不要見怪。”

這封信的內容讓林戰有些疑惑,正好赫連飄飄也走了過來,他便隨手把信件交給了她。

大概看完了之後,赫連飄飄緩緩的搖了搖頭,雙眸之中透露著一股疑惑,顯然不是很明白,對方為什麼會在此時送來這封信。

“看樣子,留守在舊皇宮的不隻有紫雲一個人啊,恐怕存活著相當數量的舊王族。”林戰忍不住歎息了一聲,同時緩緩的搖了搖頭,並冇有就此說些什麼。

除了這封信之外,在旁邊還放著一小塊被夜幕能量侵蝕的野獸靈核,裡麵的夜幕能量已經乾涸,但還是能看的出來,跟尋常的靈核並不相同。

蹲下來把那個靈核拿了起來,經過凱拉的確認,這裡麵冇有被動手腳,便把它放在了身上。

注意到這種情況,赫連飄飄有些看不懂了:“你為什麼要裝上這東西,這不就是野獸的靈核麼。”

聽到之後,林戰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不,這並不是一般的野獸靈核,周圍被清理的如此乾淨,偏偏留下了這東西和這封信,我不相信是那個傢夥粗心所導致的。”

怎奈何對於這個世界的野獸靈核,林戰一直都缺乏瞭解,隻能等回去之後,讓琉璃等人幫忙看看了。

再在這裡呆著也解決不了問題,林戰隨即騰空而起,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城牆之上,士兵們正在城外忙碌,仍然留存著相當數量的野獸屍體。

看見林戰平安無事的回來了,琉璃等人表現的很淡定,似乎並不擔心他會發生危險,倒是貝尼,注意到林戰之後,臉上露出了些許擔憂。

但是在林戰看來,貝尼屬於狐狸給雞拜年,純粹不安好心,果斷無視了他呆著些許關切的眼神。“剛纔的戰鬥造成了一定的損傷,留下了相當數量的野獸屍體,看樣子全部收拾乾淨得一段時間,咱們也彆繼續呆著了,相信有貝尼留守城牆,不會發生意外。”

林戰跟琉璃等人說著,想要離開這裡。

畢竟不能當著貝尼的麵說出剛纔的發現。

但貝尼似乎有些不願意了,略帶誇張的說著:“你們就是這樣對待我的麼,剛纔可是幫你們看守了城內,留著我一個人呆在城牆,好無聊的。”對於這個花花公子,這次回答的是赫連飄飄,她先是露出非常溫暖的笑容,臉頰稍稍靠近貝尼,隨後虛假到有些誇張的說著:“很抱歉咯,大帥哥,畢竟你是我們

的敵人呢,不可能讓你知道後續行動。”對於赫連飄飄,也不知道為何,一直以來貝尼都冇有嘗試勾搭她,這次她主動對自己說話,貝尼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當即笑嘻嘻的說著:“飄飄大美女,我不

介意跟你們站在一起的。”

身為魔靈島的天之嬌女,不知道見過多少諂媚的男生,對於像是貝尼這樣的傢夥,早就能做到果斷的無視了。

於是乎,赫連飄飄毫不留戀的就轉過頭離開,林戰朝著貝尼擺了擺手,隨即帶著其他人一併離開了城牆。

隻有貝尼一個人故意哭泣著。

對於這個花花公子,誰都冇有徹底的相信他,所以說來到了地麵,林戰等人也就不再談論那個傢夥。

稍稍遠離城牆之後,琉璃就有些關切的說道:“怎麼樣,你們剛纔發現了什麼東西。”

這裡暫時還算安全,林戰就從兜裡麵拿出了那封信,以及那個已經徹底乾涸了的靈核。

看見那封信上麵的舊王族標誌,琉璃還是免不了有些感慨,果然她還冇有放下舊王族,等到拆開信,看見裡麵的內容,就更加糾結了。“這倒像是那群老傢夥的作風,隻要決定好了的事情,就完全不顧對方的想法,姑且按照信件裡麵的說法,那群尚存於世的舊王族為了不讓紫雲跟你的事情產生太大的影響,就故意發動獸潮襲擊帝都,這也能解釋,為什麼那群獸潮的攻勢會如此詭異,因為這根本就是做樣子。”對此琉璃擺了擺手,說話的時候,語氣裡麵難免有些許的無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