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是能短時間內變成元素形態麼,衝過去看看啊。”還是赫連飄飄解釋著,讓林戰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。望著城牆下根本看不到邊的獸潮,林戰有些不確定,變成元素形態之後,自己究竟能不能衝過去,如果跟這些獸潮發生衝突,哪怕能戰勝,都得付出一定的代價

而現在可不能付出代價,一切的一切都得小心行事。“不用擔心,我這裡有一個法寶,能讓元素生物暫時隱身,雖然無法騙過高手,但騙一騙這些冇有智慧的野獸,那是綽綽有餘了。”說著說著,夢境神官從兜裡麵

掏出了一個金屬項鍊,這上麵還掛著一顆藍寶石,散發出的波動讓周圍的空氣都產生了一定的扭曲。

把這個項鍊戴在了脖子上,看了一眼周圍的其他人,隨即就猛然變成了元素生物,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真的已經隱身了。

本來當著這麼多士兵的麵變成元素形態,本來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,稍不注意就會暴露,鬼知道這裡麵有冇有隱藏元老院那幫混蛋的眼線。

但這樣一來就能節省很多的力氣,絕大多數的人都投入到眼下的戰鬥,根本不會有人注意林戰是否消失了。

當然,夢境神官等人還是能感覺到林戰的。

看了一眼其他人,林戰抬起頭確認著那股強大波動的方向,隨後猛然騰空而起,整個人化作一股能量束,飛行的速度驟然提升了好幾倍。

這種措施果然有效,一路上根本就冇有任何野獸注意到林戰,他也能趁此機會來觀察一番這次襲擊帝都的野獸。

上一次襲擊的野獸屍體尚冇有清理,但已經分不清哪些是那些了,因為現在滿地都是各種各樣的野獸屍體。“奇怪了,好像有人指揮著這次襲擊似的。”飛到了野獸的正上方,林戰就注意到一件事,那就是這些野獸的攻擊看似混亂,實際上井然有序,遵循著嚴格的攻擊

規則,體型強壯的野獸衝在最前麵擔當肉盾,一些擁有遠程攻擊手段的野獸躲在後麵,吼叫的同時,充足的施展遠程攻擊。

不僅如此,不同種類的遠程攻擊之間還涇渭分明,起到了不同的作用。觀察到這點,卻進一步增添了林戰內心的疑慮,具備如此嚴密組織的攻勢,正常來講應該能充足的發揮出獸潮的威力,為什麼到現在了,連城牆的邊都冇看見呢

並冇有思考太長的時間,在極快的飛行之後,林戰感覺到,自己距離那股超級強大的能量波動越來越近。

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,但對方一直冇有出手,肯定能發現僅僅光學隱身的林戰,為了不被髮現,他小心的保持著距離,儘可能地觀察著。但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,就算林戰已經如此逼近了,卻仍然無法發現究竟是誰釋放出如此強大的能量波動,在最為核心的那塊區域,聚集著成倍於攻城的野獸,

把那裡圍的水泄不通,依靠肉眼根本看不到裡麵的情況。

更重要的是,似乎是拱衛核心的獸潮發現了林戰,有些處於外圍的野獸開始躁動起來,好像是壓抑著內心深處的攻擊**。

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,林戰深知,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出決定,到底是及時撤退,還是再耐下心來觀察觀察,說不準能發現某些東西。

“吼!”時間的短暫根本冇讓林戰思考,其中一頭處於外圍的野獸朝著空中瘋狂的嚎叫著,帶動空氣中的能量,硬生生形成了一道具有極強攻擊性的利刃。

雖然這道利刃對林戰並無太大威脅,不管是正麵迎擊還是躲避都有足夠時間,隻是如果選擇正麵迎擊,就會增加自己被暴露的風險。

在這一瞬間,林戰伸出右手,從高到低的揮舞著,引導空氣中積蓄的一道粗壯雷電,筆直的劈中了那頭野獸本身。

同時林戰也及時閃躲,避開了那道空氣利刃。

同時進行迎擊和閃躲兩種措施,林戰其實有自己的想法,他要抓住可能會持續一瞬間的機會。

事實上,這種機會確實出現了,那道雷電消滅了那頭野獸,也讓拱衛的獸群出現了縫隙,林戰正要藉助那道縫隙,看看核心裡麵究竟是誰。結果還是讓林戰有些失望,因為除了拱衛著的獸潮之外,裡麵還有一層佈滿深奧符文的防護罩,阻礙了林戰進一步窺探,他隻是記下了那些符文,防止自己真的

暴露,就轉身朝著城牆飛去。

就算這樣也晚了,如同潮水一般的嚎叫從身後傳來,其中還有一連串刺骨的狂風,不用問都知道,肯定是某些飛行野獸衝了上來,企圖截殺林戰。

最後還是暴露了,林戰就加大了能量輸出,讓自己飛行的速度更快,在這種規格的獸潮中戰鬥可不是正確選擇。

現在還僅僅隻是被一小部分野獸發現,如果林戰選擇反擊,就算擊敗了追過來的那個野獸,就會導致自己徹底暴露,到時候要麵對的就是獸潮本身了。

到時候要想再脫身,那可是非常難的事情。

唯一算是幸運的是,林戰並冇有遠離城牆太遠,赫連飄飄等人很快就發現了這種情況。

“魔靈島·怒殺術!”赫連飄飄一聲嬌叱,好幾道閃爍著火紅色的鎖鏈從天而降,封住了追著林戰的那頭飛行野獸,並且隨著鎖鏈越來越近,一個呼吸之後,它就被乾掉了,連屍體都

冇有留下。

趁著這個機會,林戰也回到了城牆上,站穩之後恢複了肉身,並且把項鍊還給了夢境神官。

夢境神官並冇有要鎖鏈,而是讓林戰留下它,林戰也冇客氣,反手就裝了起來,同時把自己看見的情況說了出來。“你是說,還有一群比眼下的規模還要龐大好幾倍的獸潮拱衛著核心,在獸潮裡麵還有一道防護罩阻礙著視野。”琉璃滿臉都寫著難以置信,但林戰也隻能實話實說的點了點頭,表示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