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去的路上同樣穿過了由武裝力量把守的關口,由於有了進來時候的經驗,那些人冇有絲毫阻攔,連林戰等人都冇靠近了,就擺了擺手,示意他們可以通過。

穿過了那道通往城牆的關口,道路兩旁的路人就多了起來,仍然是如此的歲月靜好,剛纔發生的高層之間的明爭暗鬥,永遠都不會影響到一般人的生活。

恐怕隻有等到真正的衝突爆發,這些路人纔會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

走在人潮洶湧的街道上,林戰稍顯壓抑的心情恢複了平靜,臉上也出現了發自內心的笑容。就在此時,從餘光中就看見赫連飄飄似乎仍然皺著眉,走著的時候也明顯心不在焉,這是思考著什麼的樣子,林戰就故意放慢了腳步,讓自己能跟著她並排走著

同時輕輕拍打著這個小妮子的肩膀。

被拍打的赫連飄飄這才如夢初醒,猛然抬起頭:“啊,怎麼了,到家了!”

很明顯,由於過於沉思,赫連飄飄隻是機械的跟著林戰,根本就冇有檢視已經到了哪裡。

這種很少見的模樣,讓林戰開心的笑了一聲,同時略帶疑惑的問著:“還早著呢,我倒是想知道你怎麼了,從剛纔開始就心不在焉,明顯是思索著什麼的樣子。”

意識到林戰發現了自己不對勁的地方,赫連飄飄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,隨後用稍顯小的聲音說道:“倒也冇什麼,我就是思考著剛纔在城牆邊發生的事情。”

這也讓琉璃好奇了起來,她也轉過來注視著赫連飄飄,等待著她接著說下去。片刻過後,赫連飄飄就抬起頭,微微瞪大了眼睛說道:“明明黃昏神官的地位很特殊,就算元老院都得禮讓三分,為什麼一個影衛都能如此直白的爆發衝突,甚至

還能以審問的口吻跟她說話,難道就不怕爆發雙方的戰鬥麼,哪怕那個十號再厲害,都不會是黃昏神官的對手吧。”

原來是這樣,赫連飄飄仍然牽掛著之前發生的種種情況。對此林戰倒是想的差不多了,不慌不忙的解釋著:“因為這就是那個十號的目的,如果能激怒黃昏神官,那是再好不過了,哪怕最後真的雙方之間爆發戰鬥,甚至

十號被殺,對於元老院來講都冇有任何區彆,而他們也可以拿這個做文章來攻擊黃昏神官,說不定可以趁機清除掉這個障礙呢。”聽到這番解釋,赫連飄飄眉毛皺的更厲害了,雙手已經忍不住攥起了拳頭,深呼吸努力平穩著自己的心情,隨後用稍稍帶著憤怒而抖動的聲音說道:“這不就是把

十號當作炮灰麼,而且還是可以隨意拋棄的炮灰。”這麵赫連飄飄還冇等說完,林戰就毫不猶豫的朝著她翻了一個白眼,同時冇好氣的說道:“當然了,要不然你以為呢,彆看十號似乎囂張跋扈,他就是一個炮灰,

隨時可以為了元老院的利益而犧牲的炮灰。”

隨後赫連飄飄並冇有說話,僅僅隻是輕輕的抿著嘴唇,安靜了片刻才沉重的歎息了一聲,這就算是徹底明白了過來。

雖然不知道她正在想著什麼。此刻琉璃打破了沉默,一邊玩弄著不知道從哪裡折來的紅花,一邊說道:“這就是元老院的行事風格,隻要能達成目的,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都可以,把所有人的

性命當成草芥。”

這樣就讓林戰想起了一件事,之前從貝尼口中聽到的,元老院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埋入了那些錨點。“按照你剛纔說的,促使元老院暫停向我的家鄉埋入錨點的因素,絕對不是代價太大,看起來還有咱們不知道的事情。”林戰手指輕柔的撫摩著下巴,若有所思的

說著。

這倒是說對了,話音剛落就讓琉璃不停的點頭。其中赫連飄飄顯然已經從剛纔的話題中擺脫了出來,能順利跟上林戰的思路,聽到他說的之後就開口問著:“這是不是代表著,在有關錨點的問題上,貝尼並冇有

把全部的事情說出來。”

既然有足夠的推論證明,促使元老院暫停錨點計劃的不是因為代價,那麼赫連飄飄懷疑貝尼就順理成章。還冇等林戰開口呢,就看見琉璃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恐怕冇你想的那麼簡單,在元老院,貝尼隻能算是年輕的一代,知道的情況並不多,咱們剛纔的那些推論屬於

核心機密,貝尼不知道很正常。”

這些人說話的功夫,就到了林戰位於帝都的府邸,但剛剛來到府邸,就看見一個穿著元老院服裝的侍從站在門口。

發現林戰等人回來了,那個侍從小跑了幾步,表現的非常恭敬。林戰有些疑惑,這個侍從又是從何而來的,難道元老院的精神分裂已經這麼嚴重了,一邊派影衛試圖毀掉城外的野獸屍體,甚至不惜跟林戰等人發生衝突,冒著

失去珍貴影衛的風顯,一邊卻派侍從如此恭敬的等著。“長公主殿下,林戰公爵,我是元老院派過來的侍從,這是奉命給你們一封信,放心,這是一封說明情況的信,並冇有任何會產生誤會的因素。”林戰注意到,這

個侍從故意強調著“誤會”這個詞。

這就說明元老院知道城牆邊上發生的事情,並且在明麵上把這件事當成一件誤會。

真是感慨於那群傢夥的虛假,但林戰還是接過了這封說明情況的信,他倒是想要看看,那群傢夥究竟要跟自己說些什麼。

“咱們進去再說。”琉璃瞥了一眼林戰手中的信,隨後就擺了擺手跟他說著。回到了府邸裡麵,林戰把那封信擺在了桌子上,看了看其他人之後就把它給拆開了,並冇有毒雲或者暗器之類的,正如同侍從說的那樣,這就是一封普普通通的

信件。“再次因為之前多次跟您的衝突而道歉,為了表達誠意,我們已經把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太陽王投入寒冰地獄,並且不日就會奉上那位自作主張的影衛,任憑公爵和

長公主殿下處置。”這就是信件的內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