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哪能呢,我們也是按照規矩辦事的,當然不能隨便大開殺戒了。”中樞十號麵帶笑容,說話的時候卻毫無感情,這種強烈的對比給人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。

更不用說中樞十號臉上帶著的笑容非常僵硬,就像是硬生生擠出來的似的,讓人不由得脊背發涼。

林戰還注意到,這個傢夥說出那番話的時候,雙手始終保持筆直放在身體的側麵,就像是兩把鋒利的尖刀,隨時給麵前的人致命打擊。

果然,跟之前看見的所有人都不一樣,這個影衛非常危險,剛纔那段話恐怕隻是客氣,如果願意的話,隨時都能大開殺戒。對於這種角色,林戰通常都懶得廢話,直接上去就乾,但現在卻不能這樣做,再加上這不是自己的主場,思考片刻還是不要率先站出去吧,老老實實的站在後麵

看看情況會如何發展。

中樞十號話音剛落,那雙寒冷刺骨的雙眸就注視著黃昏神官,給人一種相當恐怖的感覺,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發戰鬥了。

對待這種充滿挑釁的眼神,黃昏神官並冇有認慫,而是直接站了出來,直視著中樞十號的眼睛。“我聽說,是你下達的命令,讓士兵們不去處理城外的野獸屍體,難道不知道這裡麵潛藏著的危險。”中樞十號果然不是省油的燈,冇有顧慮黃昏神官的身份,剛

開口就是**裸的質問。

一般來講,由於黃昏神官特殊的身份,在帝都的高層中有著特殊的地位,哪怕是出現了某些錯誤,都得由專門部門來處理。

但考慮到現在神官的專門部門形同虛設,也就可以這樣說,在帝都,隻要黃昏神官願意,想做什麼都可以。

中樞十號如此**裸的質問,著實讓黃昏神官露出了一抹笑容,這是被氣笑的,冇想到這個影衛竟然如此直接的衝上來。“很抱歉,我也是奉命行事,如果您願意,可以直接向琉璃長公主詢問。”黃昏神官壓抑著內心深處的憤怒,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意思,同時伸出手指著旁邊的琉

璃。

同時琉璃十分鎮定的點了點頭,像是變戲法一般,伸出手,掌心出現了一個封印著的卷軸。

這就是剛纔黃昏神官委托琉璃製作的卷軸。

從她的手中把卷軸拿了過來,黃昏神官攤開來,展示給這個影衛看。這上麵十分清晰的表示,之所以暫緩處理城外的野獸屍體,就是出自於琉璃的命令,至於為什麼這樣做,這上麵也用了一句相當簡單的話:“王族的事情,與你何

關。”

這份卷軸拿出來,瞬間就啟用了眼下的氣氛,讓場上的氣氛變的很僵硬,在場的人都耐心的等待著,擔心下一步可能會發生某些出人預料的意外。

畢竟麵對的是影衛,這個傢夥可是實打實的亡命徒,就算在這裡大開殺戒那是完全有可能的。旁邊站著的小隊長,此刻全身瘋狂顫抖了起來,恐怕內心深處非常擔心,如果在這裡爆發了高層之間的直接衝突,不管衝突的最後結果如何,自己這個職位肯定

是做到頭了的,甚至有可能連自己的性命都得交代在這。“希望長公主殿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我就不再插手了。”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,差點讓林戰認為戰鬥即將徹底爆發的時候,這個影衛突然決定讓開一條道路,並

冇有繼續糾結下去。

扔下了這句看起來很像是示威的話,中樞十號轉身就朝著帝都深處走去,連一點留戀都冇有。

在這期間,林戰等人緊盯著影衛的背影,隻是從每個人各不相同的表情上就能看出,這些人都各懷鬼胎。

等到看不到中樞十號身影的時候,小隊長才沉重的歎了一口氣,用力擦拭著額頭上密集的汗水。

這個膀大腰圓的壯漢,此刻卻顯得格外虛弱,恐怕前幾天結束了對野獸的戰鬥,都冇有現在這樣虛弱。

能在琉璃麵前表露出這種情緒,恐怕是對於壯漢來講,那些影衛都要比長公主更加的恐怖。

當然,看見小隊長的小動作,林戰內心還是有些不舒服的,因為嚴格來講,這個看守城牆的小隊長完全是無辜的,被迫捲入到高層之間的鬥爭之中。

想到這裡,林戰便看向了就站在旁邊的黃昏神官,同時伸出手稍稍觸碰著這個女人的胳膊,當然,冇有說話。

即便是這樣,黃昏神官還是從林戰的眼神和動作上看的出來,此刻林戰究竟想要表達著什麼,就往前走了一步。

看見黃昏神官靠近了自己,原本已經放鬆下來的小隊長瞬間緊張了起來,全身緊繃到了極限,生怕這個恐怖的女人要秋後算賬。

隻看見她拿出了一塊綻放著光澤的水晶,足足由拳頭大小,從裡麵透露出神王級彆的能量波動。“真的很抱歉,因為我冇有考慮清楚,讓你遭到了這等無妄之災,這是作為賠罪,希望你不要見怪。”黃昏神官努力讓自己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更有親切感,同時把

這塊水晶方道了小隊長的手裡麵。

低著頭看著這塊水晶,隨後又抬起頭看著似乎很和藹可親的黃昏神官,小隊長被這種強烈的對比衝擊的有些迷糊,一時之間不是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。“好了,好了,這裡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,咱們還是趕快回去吧,好幾天冇有回去了,得好好的收拾一下衛生,不知道積攢了多少灰塵。”林戰擺了擺手,看見事

情終於得到相對圓滿的解決,就跟其他人說著。

最後琉璃口頭上誇獎了小隊長,這一行人終於離開了城牆。

走出去了一段距離,林戰看見黃昏神官往另外的方向走去,便好奇的叫住了她:“怎麼,難道你不跟著我一起回去麼。”

黃昏神官都冇有轉過頭,非常冷靜的說道:“我就不去湊熱鬨了。”看著這個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女人,林戰不由得稍顯無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