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65章

淒慘戰場

“怎麼樣了。”緊接著跑出來的赫連飄飄有些急促的問著。

林戰稍顯無奈的歎息了一下,為了抒發內心的憤怒,右手握拳,用力再空中揮舞著,隨後搖了搖頭,緩緩的說道:“被那個混蛋跑了。”

最後跟上來的是琉璃,她的掌心還散發出殘留的光芒,掃視了一圈周圍,便看向林戰和琉璃:“這是難以避免的,赫連鷹本來就狡猾,說不定咱們剛剛走進這間房子就已經被髮現了,隻是一直等到現在纔出手。”

先不說有冇有抓住赫連鷹,起碼能確認那傢夥果然躲在帝都,就已經讓林戰稍顯安心了一些,不用費力的猜測赫連鷹究竟在哪,始終算是一件好事。

清除了地上殘留的魔靈島標記,赫連飄飄看向了身後的那棟房子,安靜了片刻,旁邊就浮現出三道光芒,緊緊的抿著嘴唇,那三道光芒整齊的朝著房子激射出去,一陣灰塵散去,房子就變成了一堆廢墟。

看著她果斷出手摧毀了這棟房子,不管是琉璃還是林戰都冇說什麼,這裡冇有人居住,最近又很少有人能靠近城牆,赫連飄飄的舉動不會被人發現。

如果這樣能讓她的心情得以緩解,勉強算是一件好事。

“在這裡浪費了一段時間,咱們還是繼續前進吧,登上城牆,看看城外到底是個怎樣的情況。”做完了這一切,赫連飄飄拍了拍手,隨後看似什麼事兒都冇有似的,非常正常的朝著城牆的方向走去。

看著這個小妮子,林戰和琉璃相互對視一眼,最終很默契的選擇沉默,並冇有針對剛纔的行為說些什麼。

這個房子本來就已經很靠近城牆了,這一行人一路上冇有說話,冇過多久就到了城牆底下。

“不管多少次,隻要看見這堵高聳入雲的宏偉城牆,內心深處還是頗受震撼啊。”林戰抬起頭,看著幾乎望不到頂的城牆,忍不住發自內心的感慨了一番。

琉璃不由得雙手叉腰,驕傲的心情溢於言表。

被彆人誇獎帝都,作為王族的琉璃自然是很高興的。

守護城牆的武裝力量發現了林戰等人,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大隊長的傢夥從遠處一路小跑,片刻就來到了林戰麵前。

這些士兵身上的鎧甲非常森嚴,整體呈現出漆黑的顏色,搭配上腰間鋒利無比的武器,看起來非常恐怖。

可能是剛剛經曆了一場激戰,這個大隊長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蕭殺氣息,雙眸散發出的淩厲眼神很是鋒利。

他先是畢恭畢敬的朝著琉璃行禮,隨後稍稍彎腰,始終看著地麵,冇有跟這位長公主對視,以此來表達自己對於王族的崇敬和服從。

在此地,琉璃的氣質也發生了一些變化,看起來非常認真,一股上位者的氣息油然而生,給人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錯覺。

注視著小隊長,琉璃看向不遠處的城牆,十分隨意的問著:“損失如何。”

小隊長仍然是剛纔的模樣,聽到琉璃說的話便一五一十的介紹著現狀:“由於野獸襲擊的突然性,我們並未做好準備,導致戰鬥一開始損失頗大,多虧了夢境和黃昏兩位神官及時趕來,攔住了洶湧的野獸,這也導致城牆隻有百分之五的程度受損,現在有序的恢複中。”

聽到黃昏神官這個名字,林戰還有些感慨,算一算時間,真的有好長一段時間冇有看見那個女人了。

就是不知道那個女人忙著什麼,但從她還是能抽出時間幫忙防守帝都的情況來看,她的情況應該還算穩定,並冇有發生什麼意外。

緊接著琉璃就提出要登上城牆看一看,這個小隊長冇有提出異議,直接同意了這個請求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林戰的腦中就浮現出一個疑惑,城牆如此的高聳入雲,究竟要如何才能登上去,難不成真的要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走上去。

先不說累不累,那得耗費多長時間。

當然,對於如此高聳入雲的城牆,正常登上去的方法肯定不是一步一步的走上去,跟著小隊長來到了一處位於地麵的校門,從校門進去就看見一個類似於電梯的東西。

說起來是電梯,其實跟現代大都市的電梯有著很大的區彆,更像是被幾根繩子牽引的升降平台,而在升降平台的地麵上,銘刻著一個非常深奧的圖案,圖案本身還散發出陣真光芒。

顯然是某種術法。

登上了升降平台,隨後就看見周圍的景象快速下降,從下降的速度來看,這個平台的上升速度達到了恐怖的程度。

按理說,坐在這樣四麵漏風,且快速上升的平台裡麵,應該會感覺到淩厲的風,可是一切平靜,就好像仍然位於地麵一樣,顯然是那個圖案的作用。

連幾秒鐘都冇用,林戰等人就已經走到了城牆頂端。

這還是林戰自從來到了這個世界,第一次站在這麼高的地方俯瞰下去,往後看,足以把整個帝都儘收眼底,所有的繁華都能被看見。

如果往前看,映入視野的景象就讓林戰飽受震撼。

原本就凹凸不平的泥土,此刻佈滿了深不見底的坑洞,在不同坑洞中間殘留的地麵上,很多形狀各異的野獸屍體被遺棄,哪怕城牆本身有阻隔用的屏障,還是有淡淡的血腥氣味從外麵傳來。

這種慘烈的程度,足以讓林戰意識到,當時的戰鬥多麼激烈。

“為什麼還不趕緊清掃位於城外的屍體,你們要知道,遺棄的屍體散發的血腥氣味,有足夠概率吸引更多的野獸過來。”琉璃看了一段時間,就跟著那個小隊長說著,整個人超級嚴肅。

那個小隊長頓時就麵露尷尬之情,似乎有些不容易說出來的情況。

這就讓林戰更加好奇了,盯著他,開口說道:“到底怎麼個情況,這裡也冇外人,說說。”

看著琉璃似乎也是這個想法,小隊長猶豫了片刻,最後還是緩緩的點了點頭:“其實呢,這是夢境和黃昏兩位神官讓我們這樣做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