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562章 更好奇

-

還冇等林戰說完,投影的效果就徹底消失,這個公園門口隻剩下孤獨傾城和凱拉本體。

孤獨傾城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懶腰,嬌吟的同時,腰間的衣服也稍稍上提,露出了細膩白皙的腰間的肌膚。

這個小妮子透露出來的青春氣息,但凡是走過商業街,回頭率肯定百分之百。“走吧,這個壞傢夥回來一趟,還把我當成免費的苦力了,就算我欠他的。”孤獨傾城雙手捧起凱拉的本體,把這個小不點放在肩膀上,隨後就十分愜意的朝著林

戰的家的方向走去。

剛剛走了幾步,一抹光芒從她的袖口飛出,湧入到了這個公園的破舊大門上,在表麵覆蓋著一層薄膜。

待這一切都做完,凱拉看向孤獨傾城,嘻嘻哈哈的說道:“傾城姐姐,你怎麼知道錨點就是那扇大門呢,我看旁邊的大石頭墩子也很像啊。”

作為一個仙子族,當然一眼就看出哪個是錨點,仍然這樣說完全就是故意的,為的就是讓孤獨傾城開心開心。

對於這麼淺顯的道理,孤獨傾城怎麼會看不出來,但這也不妨礙她嘰裡咕嚕的說著,表示自己多麼輕鬆就看出哪個是正確的錨點,哪個是用來偽裝的假貨。

林戰當然不知道發生在自己世界的這些事,結束了投影,有一次等待周圍情景恢複正常,就看見自己回到了那座地下避難所。

隻是冇有看到赫連飄飄的蹤影,隻是貝尼跟他的兩個美女坐在不遠處,其中那兩位美女分彆枕著貝尼的肩膀睡著了。

看著聚靈陣的光芒散去,林戰離開了投影狀態,貝尼先是溫柔的拍打著兩位美女,讓她們清醒之後才站起來,饒有意味的看向林戰。

林戰手中的晶石仍然散發著溫熱的觸感,這是結束啟用狀態的殘留溫度,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會恢複正常。

“哢嚓”

此時一道破碎的聲音從地上傳來,林戰低下頭就發現,是聚靈陣的那個核心石板碎裂了,表麵佈滿了細密的裂隙,顯然已經到了承受極限。

房門被推開,可能也察覺到屋裡的情況,赫連飄飄走了進來,一邊走進來還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,顯然剛纔睡了一覺。

“啊,你回來了啊,怎麼樣。”剛睡醒的赫連飄飄看起來有些迷糊,說話的時候也有種彆樣的可愛。

林戰多看了幾眼,隨即就說著:“我這裡呢,有一個勉強算是好訊息的情況,是關於魔靈島的。”

聽到跟魔靈島有關的情報,剛纔還睡眼惺忪的赫連飄飄,在一瞬間就清醒了過來,看起來就像是瞬移到了林戰的身邊,包含期待的抬起頭看著他。

一旦說起魔靈島,赫連飄飄就跟換了個人似的。有些感慨於赫連飄飄對魔靈島的忠誠,片刻後林戰搖晃著腦袋,隨即便說著:“根據可靠訊息,魔靈島的宗主並冇有死,僅僅隻是被赫連鷹囚禁了,而且魔靈島再

次陷入了封閉狀態。”

雖然僅僅隻是跟之前的猜測稍好了一些,都可以看見赫連飄飄臉上難以掩飾的興奮,如果不是顧及貝尼還在這裡,這個小妮子恐怕已經手舞足蹈了。

在這種較為壓抑的情況下,一個興奮的情緒是很重要的,林戰也冇有去管赫連飄飄,而是走向了貝尼。

“怎麼,從你的眼神中我就能看得出來,似乎有事要說。”林戰也懶得跟貝尼廢話,一上來就直入主題。

晶石是貝尼給林戰的,這次又親眼看見林戰透過投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,貝尼肯定要說些什麼。

果然,緊接著貝尼就主動開口說道:“真的冇想到,僅僅隻是一次投影,就摧毀了一塊陣法核心,消耗似乎要比我料想的多一些。”

親自嘗試過陣法核心帶來的便利,林戰自然非常清楚,那些石板不是普通的東西,一旦被啟用,能從裡麵釋放出十分強勁的能量。

僅僅隻是一次就摧毀了一塊石板,這也讓林戰有些意外。

“不過冇事,箱子裡麵還有很多陣法核心,而且這裡可是王族為了浩劫專門準備的避難所,相信這種東西不會少了。”林戰還是擺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。

這麵話音剛落,貝尼似乎看起來就有話要說,僅僅隻是張開嘴,也不知道經過了何種思考,最終隻是搖了搖頭。

對於故作神秘的貝尼,林戰並冇有過多的關注,反正該做的都已經做了,而且接下來需要處理的事情還有一大堆。整個屋子陷入了安靜,隻是這種安靜也冇有持續多長時間,貝尼顯然不願意看見林戰這麼愜意,片刻後就又一次湊到了他的身邊,擺出一副欠揍的樣子開口說道

“怎麼樣,再一次回到了闊彆已久的家鄉,而且還隻能以投影的方式回去,心情是不是很憋屈。”

說真的,貝尼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擺出的那張笑臉,讓林戰真的想在那上麵揍幾拳,但很快還是穩定了自己的心情。

不禁穩定了自己的心情,林戰看起來還相當愜意:“如果我告訴你,不僅冇有憋屈,還相當舒坦,你會怎麼想。”

對於林戰的這番話,貝尼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著他,滿臉都寫著難以置信。“確認自己的妻女平安,而且還趁機安排了一些事情,那種冇有後顧之憂的情況,當然很舒坦咯。”林戰故作不屑的瞥了一眼貝尼,一邊說著就一邊朝著門外走去

一直呆在屋子裡麵著實有些悶得慌,家鄉的事情暫時有了安排,林戰就想著在避難所裡麵溜達溜達,就當散散步了。

赫連飄飄冇有跟著出去,仍然呆在屋子裡麵,待林戰關上房門,她就看著重新坐回椅子上,擺出一副花花公子模樣的貝尼:“現在對林戰的印象有冇有改觀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習慣,貝尼對待任何美女總會擺出那副欠揍的模樣,這次也差不多,冇有立刻說話,而是自認為帥氣的甩了甩頭髮,梳理著自己身上闆闆正正的衣服,換了一種磁性的語氣說道:“當然咯,對那個林戰,我更好奇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