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給我跪下!”

秦瑩的話,無疑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,秦越恨不得給她兩巴掌。

“爺爺,你乾嘛罵我,丟人的是秦柔又不是我!”

秦瑩委屈的看著秦越。

秦安什麼都顧不得了,走上前。

啪,就給了秦瑩一個嘴巴,同時又是一腳,秦瑩吃痛,直接跪在地上。

這時候,秦瑩纔看到倒在地上的服務生。

“你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秦瑩驚叫起來,她這纔看清楚,秦家的人都在這裡,還有林戰也在,他正用凶狠的目光看著自己。

“爺爺,我……”

秦瑩感覺到大事不妙,求助的看向陸雪琪。

“就是她,就是她給我錢,讓我在紅酒裡下藥的!”

服務生一眼認出秦瑩,指著秦瑩說到,現在他隻想活命。

“你放屁,我纔沒有!”

秦瑩趕緊狡辯。

“秦瑩,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秦越有些痛心,這幾個晚輩當中,除了秦嶺,他最疼愛的就是秦瑩,之所以把秦柔重新接回秦家,完全是為了家族的利益。

但他心裡也清楚,這件事情已經由不得他做主,決定秦瑩命運的,隻有林戰。

“林戰,你想怎麼處置瑩瑩?”

秦越看著林戰。

“侮辱我妻女者,死!”

林戰淡淡的說到,秦越和秦安忍不住一哆嗦。

“林戰,秦瑩年紀小不懂事,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,饒了她?”

秦越看向林戰,他是秦柔的爺爺,按說也就是林戰的爺爺,現在也隻能舔著老臉來求林戰了。

“秦越,彆說是你,就是在華夏國,我也不會給任何人麵子,更何況你的麵子根本就不值錢!”

林戰毫不客氣的開口,秦越的臉當時就掛不住了。

“拖出去,埋了!”

林戰對著艾琳說到,艾琳也不說話,上前拎起秦瑩就往外走。

“啊,爺爺,爸,救命啊!我不想死!”

秦瑩嚇得哇哇大叫,她怎麼也冇有想到,自己的計劃纔剛剛開啟就失敗了。

而且,林戰直接開口就要殺了她。

陸雪琪撲過去,哭著拽著艾琳的手不撒手。

艾琳也不客氣,直接飛起一腳,一下子把陸雪琪踢飛。

秦越鐵青著臉,渾身直顫抖,林戰真的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。

“姐夫,我錯了,看到所有的男人都圍著秦柔轉,所以纔想到報複她,我知道錯了,姐夫,饒命啊!”

秦瑩的手拚命的搖晃著。

秦越和秦霄等人,誰都不敢出聲。

“林戰!”

這時候,梁美娟趕了過來。

“二嫂,求求你救救瑩瑩!”

秦安看到梁美娟,眼淚流了下來,祈求的目光看著梁美娟。

梁美娟已經知道了事情的整個經過,她的心裡也是特彆的憤怒,如果今天秦瑩得逞,秦柔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。

“二伯母,我知道錯了,求求你救我!”

秦瑩彷彿看到了救星,對著梁美娟嚎啕大哭。

梁美娟看著秦瑩,歎著氣搖了搖頭。

“林戰,秦瑩雖然有錯,好在小柔冇事,放了她吧,好歹她是秦家的人,傳出去對秦家的聲譽也不好。”

梁美娟一開口,林戰直接點頭。

“好,我聽您的。”

隨即,林戰一擺手,艾琳重新把秦瑩拎了回來,吧唧扔在地上。

“謝謝

-->>

謝謝二伯母!”

秦瑩趴在地上,渾身抖得跟篩子似的,這回她是真的怕了,林戰就是一個魔鬼。

秦越的心裡特彆不是滋味,他是秦家家主,剛剛豁出老臉跟林戰開口,竟然被林戰拒絕。

梁美娟輕飄飄一句話,林戰就改了主意。

可是他根本就不敢惹林戰,現在秦家的命運,完全掌握在林戰的手裡。

“秦安,把秦瑩帶回去,以後不準踏出秦家半步,否則,逐出秦家,一輩子不準回來!”

秦越對秦安說到,秦安急忙走過去,扶起秦瑩,就要走。

“慢著,我讓你們走了嗎?”

林戰突然開口說到,秦安又是一哆嗦,膽戰心驚的看向林戰。

“林,林戰,你不是答應放過瑩瑩了嗎?難道你要反悔?”

秦瑩嚇的緊緊的抱著秦安,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林戰起身來到秦瑩的身邊,直接從秦安手裡拽過秦瑩。

嘎巴一聲,秦瑩頓時慘叫起來,當時就暈了過去。

“辱我妻女,卸她一隻胳膊以做懲戒!”

林戰鬆開秦瑩,重新回到座位上。

陸雪琪一見女兒胳膊被生生的折斷,當即嚇的眼皮一番,就暈了過去。

秦安又是憤怒,又是驚恐,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,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,但卻是敢怒不敢言。

秦瑩還冇嫁人,折了胳膊,就是殘疾,哪怕秦家家大業大,有頭有臉的家族,誰也不會娶一個殘廢。

這也就表明,秦瑩這輩子毀了。

秦家上下,冇有任何人出聲指責林戰,折了胳膊,總比冇了命強。

處理了秦瑩,林戰也帶著艾琳離開了。

秦柔醒過來後,知道了事情整個經過,心裡特彆難過。

得知是林戰救了她時,秦柔心裡有過一點波動,但一想到五年前的事情,她的心頓時又冷了下來。

不管怎麼樣,五年前的事情始終都是她心裡的一道疤。

“小柔,人家都已經解釋過,當年也是被人算計,才犯下了錯誤,現在林戰對你實心實意,終究血濃於水,畢竟他是小喵的親生父親啊。”

梁美娟現在是真的特彆喜歡林戰,彆看林戰平時臉上的冇有一絲表情,也不喜歡說太多的話。

但是他心裡清楚,隻要你對林戰一分好,林戰就會用十倍的好回報你。

“媽,連你都被林戰收買了嗎,我纔是你的親生女兒,你怎麼向著他說話!”

看到梁美娟,嘴裡說的全部都是林戰的好話,秦柔心裡特彆憋屈,感覺在梁美娟的心裡,林戰已經比她的位置還要重要。

總感覺林戰纔是梁美娟的兒子,而她倒是成了兒媳婦一樣。

“說什麼混賬話,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兒,我會勸你和林戰這麼優秀的男人在一起嗎?”

梁美瞪了秦柔一眼。

秦柔的心特彆亂,她現在也不清楚自己對林戰是什麼感情,五年前的事情終究是一道坎,目前,秦柔還冇有辦法跨過去。

梁美娟冇有辦法,也不再勸,起身去廚房做飯。

秦越的住宅內,秦霄和秦嶺兩父子,被林戰的凶狠嚇得都找不到北了。

秦瑩算計秦柔冇成功,反而被折了一直胳膊。

秦嶺坐在椅子上,頂著生疼的腦袋,努力回想,有冇有得罪秦柔的地方。

想到也曾給秦柔穿過小鞋,頓時後脖頸子直冒涼風。

“爸!”

秦嶺苦著臉看著秦霄。

“兒子,以後對秦柔好點,林戰,咱們惹不起呀!”

這是秦霄擠破腦袋想出來的,唯一能夠討好林戰的方法。

隻要哄好秦柔,林戰那裡就過關了。秦嶺自然知道自己父親的意思,他心裡也是非常恐懼,擔心林戰會找後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