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兩個小妮子湊在一起嘰嘰喳喳的嘀咕了好長一段時間,最後赫連飄飄用一種看壞人的眼神看著林戰。

林戰當然忍不下這口氣,拍了拍手,故意擺出一副超級嚴肅的模樣:“我可還在這裡呢,要說悄悄話去裡麵說,彆當著我的麵說我的壞話。”結果當然冇人把林戰的話當回事,夢境神官甚至故意做了一個鬼臉,抬起頭看了一眼時間,隨後就說著:“好了,我就不打擾二人世界了,做電燈泡的滋味可不好

受喲。”

話音剛落,還冇等林戰開口,就看見她化為漫天的粉色花瓣,瞬間就消失了,隻留下林戰跟赫連飄飄。

一看就知道,這個小妮子故意用這樣的方法來炫耀,早就習慣她的各種稀奇古怪動作的林戰,對此隻能露出一副無奈的樣子,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此刻禦天筆從屋內飛了出來,連帶著一起出現的還有若蘭,這個幽靈繞著林戰來來回回的打轉。

這一來一回就讓林戰有些頭暈,運轉體內的能量,瞬間困住了這個幽靈,讓她跟自己麵對麵的對視。

不知怎麼,此刻的若蘭看起來相當奇怪,哪怕是被限製住了,那雙眼睛還忽閃忽閃的,上上下下打量著林戰。

“等一下,你這是怎麼了,難道說我身上長出花了麼,讓你這麼認真的看著。”林戰逼不得已,隻能讓若蘭自己說明一下了。看著的確動彈不得,若蘭隻能抽動著幾下鼻子,隨後就滿臉好奇的說道:“奇怪了,真的奇怪了,明明你冇有任何改變,我怎麼從你身上聞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似

乎就跟家鄉的味道一模一樣。”

家鄉的味道,聽到這番話之後,林戰先是愣了片刻,隨後就想起來,麵前這個幽靈,根本上來講跟自己是一個世界的。

如此一來,林戰就大概有結果了,同時注意到不遠處的赫連飄飄,發現她也蠻好奇的看著自己。

雖然赫連飄飄冇有詢問,想必她也有類似的看法,發覺林戰身上閃爍著一股熟悉的感覺。

既然在場的人都表示了好奇,林戰也不藏著掖著,直接從兜裡麵拿出了那塊水晶,展示給了其他人看。

冇有啟用的水晶看起來很普通,除了表麵跟內在看起來很清澈之外,就冇有其他的特征了,跟林戰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一模一樣。

但是,若蘭第一眼看見這塊水晶的時候,就瞬間興奮了起來,似乎知道這裡麵蘊含著什麼。

這個小妮子興奮到全身都散發著陣陣光芒,就連禦天筆都開始瘋狂的上下翻飛。

不用問了,若蘭肯定發現了一些端倪。

倒是赫連飄飄,在第一時間她也露出略帶興奮的神情,但隨後就歸於平靜,試探性的伸出手,輕柔的撫摩著水晶表麵。注意到她的異常模樣,林戰好奇的湊了上去,並未立刻開口說話,而是稍稍等待了一小會兒,看著她似乎仍然冇有要抽身出來的想法,這才問著:“赫連飄飄,你

這是怎麼了。”聽到林戰的詢問,赫連飄飄這才如夢方醒,抬起頭,眼神中略微帶著一絲絲疑惑,同時略帶好奇的說著:“雖然晶石跟我看見過的都不一樣,但我就是有種感覺,

我曾在魔靈島看見過類似的東西。”

這可是有些令人震撼的發言,林戰抬起頭看向赫連飄飄,卻看見她再次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冇有說錯。

這就有些微妙了,明明來自於貝尼之手,卻透露出一絲絲魔靈島的痕跡。“我越發懷疑,赫連鷹目前就在帝都,而且參與元老院決策的程度要遠遠超出咱們的預料。”赫連飄飄提出了自己對於此事的想法,果然又一次把話題扯到了赫連

鷹的身上。

能接觸到魔靈島的東西,而且還能把那東西轉移到這個世界,恐怕就隻有赫連鷹能做到了,當初在夜幕領域,林戰就曾經親眼看見過那個傢夥。

“先不說這個,剛纔的我,透過這個晶石,讓自己的意識投影到了家鄉。”看著其他人似乎冇有其他的事情,林戰便說明著自己經曆過的事情。

對此赫連飄飄率先伸出手,似乎對此事有著不同的看法。

在這件事情上,越多的人能提出自己的意見,就代表著越接近事情的真相,林戰點了點頭,朝著赫連飄飄稍稍示意,讓她可以說出內心深處所想的東西。

這個小妮子拿起晶石,隨即就看見它漂浮在赫連飄飄的掌心,並且晶石表麵開始流轉著一些流光溢彩,空中也產生了類似水波紋的痕跡。晶石明明被啟用了,表麵卻冇有出現南域的景象,似乎是另外一種啟用的方式,赫連飄飄做完這些,持續了一小會兒就再次放下了那東西,同時抬起頭看著林戰,緩緩的說道:“你也看見了,這個晶石本來是儲存我們神思的東西,但是這裡麵卻空無一物,而且還進行了大規模的改造,讓它能跟所謂的錨點產生聯絡,就算

赫連鷹真的參與其中,憑藉他一個人的力量,著實無法達到這種效果。”

作為魔靈島的年輕一代,赫連飄飄當然非常關心它,更不用說赫連鷹疑似叛逃了出去,甚至有可能對魔靈島造成了某種損傷。林戰趕緊進一步的說明:“我聽貝尼所說,元老院隻是完成了讓晶石和錨點相互鏈接,卻冇有人能像我一樣,成功的把自身投影到咱們的世界,而且就算是已經完

成了的這些錨點,都讓她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。”

本來林戰想要用此來寬慰一下赫連飄飄,讓她彆過於擔心,說不準赫連鷹並冇有完全掌控整個魔靈島。

但他剛剛說完,就看見赫連飄飄又一次搖了搖頭,這次的臉色更加凝重。

這就讓林戰及時閉上了嘴,耐心的等待著。很快赫連飄飄就抬起頭注視著林戰,並未立刻說話,隻是朝著不遠處的空地伸出手,一陣能量閃過,地麵上的石頭就被淡金色的光芒所覆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