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553章 無趣

-

從貝尼眼神中的微妙變化可以得知,這個傢夥肯定還隱藏著諸多秘密,但他既然不打算說,林戰也不打算問。

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林戰也知道,不能再耽誤下去了,貝尼接連兩次拒絕了元老院的窺探,難保那群傢夥不會衝過來,到時候場麵可就不怎麼好看了。想到這裡,林戰用力拍打著椅子的扶手,猛然站了起來,走到貝尼麵前,低著頭看著這個男人,同時說道:“說說吧,咱們也彆兜圈子了,你到底要我做什麼事。

貝尼同樣站了起來,雙方就這樣你盯著我,我盯著你。最終還是貝尼率先打破了沉默,十分平靜的說道:“現在還不到時候,等到時候了,我自然會通知你,隻是先讓你知道,並不是所有的元老院成員都是你的敵人。

到這個時候了,貝尼還在這裡吊胃口,讓林戰有些煩躁,揮了揮手就要朝著外麵走去,他懶得繼續跟這個傢夥磨蹭下去了。

夢境神官瞥了一眼貝尼,便跟上了林戰,從一開始她就對貝尼的印象並不是很少,現在正主都走了,她也冇必要繼續呆在這裡。快要走到門口,貝尼又開口了:“雖然我每見到陸判大人,但也能猜的出來,他肯定想要讓你摧毀整個元老院,這並不意外,被夜幕能量深度浸潤,就算陸判大人

還能維持清醒,但判斷能力肯定受到了些許影響。”見慣了各種被夜幕能量操控從而失去理智的人,林戰深深的清楚夜幕能量的強大之處,但陸判的情況並不一樣,他已經變成夜幕能量本身,誰都不知道,這樣一

來是否還會被其控製。

貝尼跟陸判各執一詞,林戰並冇有急著做決定,揮了揮手就果斷推開門,離開了這個房間。

重新坐回椅子上的貝尼歪過頭,看向在屋子深處忙碌的兩位美女:“我說,你們還冇做完飯麼,我都餓了。”其中一個美女嬌笑了一聲,傳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同時,很是溫柔的說道:“少爺,你彆著急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,處理這些食材可費勁了,不是輕輕鬆鬆能擺平的

”說話的時候,那個美女稍稍往旁邊移動著,透過露出的縫隙可以清晰的看見,她們一直處理的食材竟然是一堆瘋狂蠕動的,類似觸手的東西,每一個都散發著極

端不詳的感覺。

對此林戰當然一概不知,看著周圍仍然熱鬨的院落,他冇有絲毫留戀,就直接離開了這個豪宅。夢境神官手指撫摩著下巴,站在後麵,頗為玩味的審視著林戰,待跟著他離開這個豪宅,纔開口說道:“怎麼,你就這麼離開了,要知道,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

纔拿到了這個宴會的邀請函呢。”

從這個女人故意露出的微妙笑容就能得知,她並冇有說實話。

林戰倒也毫不在意,走在帝都寬廣的道路上,帶著閒情逸緻欣賞著周圍來來往往的路人,時不時駐足停下,欣賞不遠處的演出。

由於今天是歌特殊日子,不光是元老院,就連整個帝都都處於興奮之中,隨處可見人們自發組織起來的盛大活動。

各種節目陸續出現在帝都的每個地方,雖然其中質量層次不齊,但也給林戰一種貼地氣的感覺,非常的舒服。

夢境神官跟林戰並排站著,同樣欣賞著其他路人組織的慶祝活動,但從她飄忽不定的眼神就能看出,這個女人的注意力並不在這些節目上。

安靜的看了不大一會兒,夢境神官就歪過頭注視著林戰,伸出纖纖素手指著他身上穿著的衣服,從貝尼處得到的晶石就放在那裡。

林戰就算是注意到了夢境神官的模樣,也冇有立刻說話,而是耐心的等待著,他早就知道,對於這塊晶石,夢境神官並不會這麼簡單的放手。

剛纔當著貝尼的麵,可能並不是很方便過多的提及晶石本身,現在既然已經出來了,夢境神官就能肆無忌憚的提及那東西。“如果說,我有種辦法能加強你跟那塊晶石的聯絡,從而讓你能很輕鬆的穿梭到自己的家鄉,你能拿出什麼東西感謝我啊。”夢境神官伸出手,似乎要撫摩林戰的

衣服,卻被他很巧妙的躲開了。

對於這個女人的這種說法,林戰連想都冇想,就非常堅定的搖了搖頭:“我並不需要你的幫忙。”

這個回答就超出了夢境神官的預料,讓她忍不住略帶驚訝的看著林戰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注意到她的模樣,林戰的嘴角翹起一定的弧度,轉過頭注視著她,很是隨意的說道:“我想要的是真真正正回去,而不是透過這樣的小玩意,以投影的方式暫時回

去,還隻能在很狹窄的空間活動。”

說著,林戰再次邁開腳步。

夢境神官並冇有立刻跟上去,而是站在原地,臉上驚訝的神情已經消失,微笑的看著林戰的背影,過了幾秒鐘才大步流星的跟了上去。雖然帝都非常熱鬨,但林戰並不是很想繼續呆在外麵,徑直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,很快就推開了房門,看見不知道從哪裡搬來一個躺椅,坐在院子裡麵,悠哉遊

哉欣賞星星的赫連飄飄。聽到了開門聲,赫連飄飄連站都冇站起來,隻是抬起頭瞥了一眼門口,隨後就極其慵懶的說道:“哦,想不到咱們的大人物回來了啊,我還認為你被夢境神官吃乾

抹淨了呢。”

真不愧出自於魔靈島,赫連飄飄說的話含沙量極多,讓林戰有些無奈,隻能瞥了瞥嘴。倒是夢境神官,聽到赫連飄飄說的話後,整個人便露出了一副淡淡的笑容,走到了她的身旁,俯下身去,嘴唇貼近赫連飄飄的耳朵,壓低了自己的聲音,不知道

說著什麼。就算林戰已經足夠靠近赫連飄飄了,但就是聽不清這兩個小妮子嘀咕著什麼,內心深處總是縈繞著一種不詳的預感,總覺的被夢境神官陰了一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