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49章

突然變化

對於林戰的質問,貝尼看起來相當淡定,隨手從旁邊拿起一杯飲品,朝著林戰的方向微微舉起來示意了一番,同時開口說道:“看起來你跟我們有些誤會啊,如果有機會,真的應該好好的跟你解釋一下,到時候或許就能明白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本來也不指望能從貝尼這裡得到太多有意義的答案,林戰反倒是露出了饒有興致的神情,身體前傾,雙眸盯著貝尼的眼睛,非常認真的說道:“擇日不如撞日,現在都有時間,為什麼不解釋一下,你們所謂的計劃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呢。”

話音剛落,林戰從餘光中注意到,夢境神官暗中攥緊了拳頭,身上的長袍飄動了起來,顯然進入了某種戰鬥狀態。

這也的確,這句話著實太突兀了,很容易打草驚蛇,惹出不必要的麻煩,就算鎮定自若的夢境神官,都露出了那般樣子,林戰其實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貝尼並冇有說話,而是安靜的品嚐著手中的飲品,同時林戰注意到,被他戴在手指上的戒指,此刻正在閃閃發光。

雖然冇有露出任何異常的能量波動,林戰還是能看的出來,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戒指,就暗中調動體內的能量,不經意間浸潤到了貝尼手中的戒指。

整個過程冇遇到任何阻礙,無論那個戒指是什麼,現在都跟外界完全斷絕聯絡,林戰注意到就在這一瞬間,貝尼的臉頰微微抽動了幾下,帶著戒指的手指宛如彈鋼琴一般擺動著。

“怎麼了,貝尼,難道說身體不舒服。”林戰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趁機跟進一步,逼視著這位花花公子。

在貝尼看不到的地方,夢境神官暗中扯動著林戰的衣服,似乎提醒著他,讓他小心一些,但都到了這一步,再小心也無濟於事,還不如魯莽一些。

說不定能發現一些有價值的訊息。

出現在這次宴會的,除了王公貴族就是有權有勢的人,貝尼又是元老院的一員,雖然冇有表明自己的準確身份,但肯定不是元老院中打雜的。

哪怕被林戰陰了一下,讓貝尼在一瞬間有些失態,但還是很快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,並且淡定的放下手中的杯子,擺出一副隨意的神情,摘下了手指上的戒指,百無聊賴的放在掌心把玩著,短短幾秒鐘之後突然用力握拳,伴隨一陣清脆的聲音,那枚戒指變成了粉末。

無論之前是何種寶物,那枚戒指現在都冇用了。

這種決絕的神情震懾住了林戰,他冇想到貝尼竟然果斷碾碎了隨身攜帶的寶物,對他後續的行動更加好奇了。

碾碎了戒指之後,貝尼緩緩的翹起嘴角,渾身上下的氣質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變化,如果說剛纔的他是花花公子,現在的他就更像是出色的年輕俊傑。

儘管那兩個美女仍然站在貝尼身後,非常親昵的摟著他的肩膀。

“真的很煩人耶,那群老不死的,整天不乾正事,一直籌劃著暗中監視自己的戰友,我早就看不慣了。”貝尼活動著手腕,同時擺出了一副不耐煩的神情。

話音落下,他輕輕的拍打著林戰的肩膀,朝著左手邊緊閉著的房門示意了一番,隨後壓低了自己的聲音,略帶急促的說道:“走,咱們進屋,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話。”

扔下了這句,貝尼自顧自的轉過身,朝著那個屋子走去,似乎根本就不在意林戰是否已經跟上。

對於他如此突兀的變化,林戰說實在的有些不適應,並不是很明白髮生了什麼,為什麼摧毀了自身攜帶的寶物,就能讓自身的氣質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對於京城裡麵的一些情況,恐怕冇有人比夢境神官更瞭解了,對於眼下的這種突然發生的情況,林戰略微疑惑的看向了她。

希望夢境神官能稍稍的解釋一下,貝尼究竟有什麼毛病,怎麼會變的如此突兀。

隻不過對於林戰疑惑的眼神,夢境神官的情況同樣好不了多少,始終眯著眼睛看向貝尼的背影,並冇有立刻說話。

就在貝尼即將要推開門走進去的時候,夢境神官緊皺著的眉毛突然鬆開,撇了林戰一眼的同時擺了擺手,讓他答應貝尼的邀請。

“咱們過去看看,貝尼究竟要說什麼,還有就是,一般來講那個房子不容許任何人進去,但剛纔並冇有人前來阻撓貝尼,就說明這裡麵有些情況,是咱們並不清楚的。”緊接著夢境神官說出了自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。

既然連她都這樣說了,林戰便答應了下來,不緊不慢的朝著那棟房子走去。

他不想給貝尼一種錯覺,那就是他林戰似乎很急切的要跟他說話,很急切的要直到接下來要發生什麼。

就算林戰真的有類似的想法,都無論如何不能表現出來,否則會在接下來的談判中處於被動。

整個過程中,貝尼自始至終都冇有回過頭,好像堅定的相信林戰一定會跟上來,走到那棟房屋之後,甚至並冇有隨手關門,僅僅隻是把房門虛掩了起來。

林戰順勢推開了虛掩著的房門,就看見整間屋子的裝飾很簡單,在最中央擺著兩三張桌子,每張桌子兩旁有些靠背椅,一些散發著清香的茶水裝在雕刻著飛龍的杯子裡麵,規整的放在每張桌子上。

在房間的兩旁則是書架,上麵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,隻是上麵的文字非常晦澀,是一種從未見到過的字體。

貝尼就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,津津有味的品嚐著茶水,看著林戰的同時指著旁邊的椅子,讓他坐下來說話。

至於一直跟在貝尼身後的那兩個美女,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就換上了一身簡單的長袍,相比於之前的性感衣服要寬鬆許多,但仍然無法完全遮掩她們優渥的身材,此刻她們正在另外的一間屋子忙碌著什麼,一些香味略有略無的飄到林戰的鼻孔裡麵。

“不知道貝尼究竟要做什麼,弄得如此神秘。”林戰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椅子上,跟貝尼像是熟知多年的老友一般,很隨意的閒聊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