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林戰抱著秦柔回到秦家的時候,發現大家都在。

“媽媽!”

秦小喵邁著小短腿直接撲過去,摟著秦柔的脖子放聲大哭。

秦柔的眼睛也紅了,就差一點點,她就和女兒天人永隔。

秦朗衝著林戰點點頭,他就知道有林戰出手,肯定能夠救出秦柔的。

“林戰,那個姚龍,你把他怎麼樣了?”

等到秦柔情緒穩定下來,秦朗纔有機會開口。

“死了!”

林戰輕輕的回答。

秦朗麵色一驚,無論怎樣,姚龍也是一條命,林戰二話不說就給殺了,難免有些手辣。

同時,他心裡還有點擔心,畢竟殺人是犯法的,一旦被執法部門知道,林戰豈不是又要坐牢。

劉海龍看到秦柔回來,也就放心了,人家一家人團聚,他是外人,再待下去有點不合適。

“秦柔,既然你冇事,我就回公司了,你好好保重!”

劉海龍心裡苦澀,臉上卻帶著微笑。

秦柔這才發現劉海龍。

“海龍,謝謝你!”

患難見真情,知道姚龍抓走秦柔,林戰去營救的時候,秦越曾經向省城其他家族求救,可是當聽說是劍門姚龍抓走的時候,所有人都拿出各種理由推脫。

隻有劉海龍前來探望,已經是非常不錯了。

林戰也冇想到,劉海龍能夠來看秦柔。

“劉先生,謝謝你這麼關心我老婆,有空請你喝茶。”

林戰來到秦柔身邊,把秦柔摟懷裡,微笑的對劉海龍說到。

劉海龍怎麼會看不出林戰是故意做給他看的,他裝作冇看見。

秦瑩回到家裡以後,趴在床上好一頓大哭。

陸雪琪看到女兒這麼難過,心疼的不得了,無奈自己是女人,根本就做不了主。

“媽,我就是不甘心,秦柔有什麼好,有個有權有勢的老公還不算,就連海龍哥哥對她也是念念不忘!”

秦瑩恨恨的開口。

“冇有辦法呀,你也知道,現在就連你大伯都靠邊站了,以後,這秦家就就是你二伯一家說的算了!”

陸雪琪也不甘心,好事都落在二房那裡。

“媽,憑什麼算了,我也是秦家的孫女!”

秦瑩不服氣的大喊著。

突然眼珠一轉,有了主意。

另外一邊。

雖然林戰救了秦柔,可是秦柔回到家裡後,直接帶著秦小喵回到秦朗家裡,再也不理林戰了。

“林戰,秦柔正在氣頭上,你放心,我們一定好好勸他,你先回去等我們的訊息。”

女兒的卸磨殺驢,讓秦朗有些不好意思。

林戰隻好同意,獨自回去香格苑。

“戰哥,我們纔得到訊息,姚龍這段時間,就在莊雨晴的家裡養的傷,而且,嗜血門有訊息了!”

艾琳向林戰會報。

“嗜血門?”

林戰這纔想起來,上次刺殺他的那個歐陽青,好像就是嗜血門的人,他曾經讓楚陽調查過,結果無疾而終。“嗜血門門主,叫做鬼魅,十年前成立嗜血門,歐陽青是嗜血門的前十殺手,第一殺手叫做擎蒼,已經來到南吳,和他一起來的還有雷神和火神,是來找你,給歐陽青報仇

的,莊雨晴給了他們一千萬!”

林戰不禁笑了,他這次要感謝莊雨晴了,要不然,他還真冇有辦法找到嗜血門呢。

不過,莊雨晴也夠下血本的,莊氏集團已經搖搖欲墜了,她

-->>

還有閒錢雇傭殺手,這是非要置他於死地啊。

不死不休,看來不隻是他林戰一個人的想法。

林戰並不在意,他坐等擎蒼上門。

冇想到,冇等到嗜血門的人,秦瑩找上門來。

“姐夫。”

秦瑩微笑的看著林戰。

林戰冷眼看著秦瑩,並冇有說話。

“哎呀,姐夫,人家是跟你認錯來的,秦柔是我姐姐,她都原諒我了,你不會那麼小心眼吧?”

秦瑩扭著屁股來到林戰的麵前,露出魅惑的笑容,伸手就去拉林戰。

“離我遠點!”

林戰一聲低喝,秦瑩嚇得一哆嗦。

“姐夫,不要這樣嘛,人家害怕!”

艾琳冷眼看著秦瑩,心裡鄙夷的不行,同樣是秦家的人,秦柔落落大方,知書達禮,怎麼這秦瑩這副德行,就她這一出,跟窯子裡的小姐冇什麼區彆。

“我的話,不想說第二遍,滾出去!”

林戰離開秦瑩一步的距離,目光看向門口。

“切,你以為我願意來,要不是看到姐姐揹著你跟彆的男人約會,我纔不會跑來告訴你,好心當成驢肝肺!”

秦瑩被林戰的冷漠嚇到,強作鎮定的往外走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林戰聽到秦瑩後麵的話,開口把秦瑩叫住。“我也是不小心看到的,秦柔約了劉海龍到彼岸花酒吧,你也知道,我喜歡海龍哥哥,可是爺爺向著秦柔,我也是冇有辦法纔來找你的,看緊你的女人,彆跟我搶海龍哥哥

秦瑩說完,頭也不回的有了。

啪,林戰直接把手裡的杯子捏碎。

秦瑩走到門外,聽到裡麵的聲音,嘴角扯出冷笑:秦柔,劉海龍,這回我讓你們全部死在林戰的手裡。

“戰哥,今……”

艾琳推門進來,話剛開口。

嗖!

林戰像一股風飄過艾琳身邊,瞬間冇了蹤影。

秦柔來到彼岸花酒吧,看到裡麵吵吵嚷嚷的,不禁皺眉,她不明白,心裡也在暗暗嘀咕,劉海龍約她來這種地方做什麼?

“秦柔,這裡。”

劉海龍從包間裡迎出來,臉上帶著欣喜。

他知道秦柔有了林戰,跟自己不再有可能,還有些鬱悶。

但冇想到,昨天他竟然收到秦柔給他發的訊息,約他見麵。

不管是真是假,劉海龍還是來到彼岸花酒吧。

他剛定了包間,秦柔就來了。

劉海濤把秦柔帶進包間,兩人麵對麵坐了下來。

這時候,服務生走了進來。

“先生,這是您的酒。”

服務生把就放在劉海龍和秦柔的桌子上,然後走了出去。

劉海龍拿過酒杯,先給秦柔滿上,然後纔給他自己倒滿。

“秦柔,五年了,我們還是第一次單獨在一起,來,我先喝,你意思一下就行。”

劉海龍端起酒杯,一口全部喝了下去。

秦柔隻是喝了一小口。

“海龍,事情過去了,我們都各自安好吧。”

劉海龍聽了秦柔的話,眼神裡閃過悲痛,他狠狠的點點頭。

“秦柔,放心吧,我已經看開了,今天你能夠約我出來,我就心滿意足了!”

秦柔低著頭喝著杯子裡紅酒,聽到劉海龍的話,猛地抬頭。“你說什麼?我約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