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陸判便揮了揮手,讓空中瀰漫著的夜幕能量激盪起來,很快就凝聚成了一個有些眼熟的圖案。

林戰盯著空中的那個圖案看了片刻,隨後就拿出琉璃的令牌,發現跟令牌上的圖案一模一樣。

從陸判剛纔說的東西來看,這兩件事肯定存在著一些關係,但具體是什麼關係,隻能讓對方親自訴說了。

與此同時林戰趕緊轉過頭,擔心因為激盪著的夜幕能量影響到了琉璃,要是那樣的話,情況可就真的有點難以對付了。

幸運的是,從表麵來看,琉璃仍然一切正常,被一道半透明的防護罩蓋住了,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淡然,發現林戰正看著自己,便擺了擺手,表示冇有什麼事情。

正是這樣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重新看向了陸判,想著整件事情到底怎麼一回事。“準確來講,整件事情其實很簡單,無非就是這些夜幕能量透漏著濃鬱的舊王族的氣息,至少稍稍梳理,舊王族的徽章便會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來。”隨著陸判說著

的時候,空中的徽章消失的一乾二淨,周圍的一切恢複了平靜。

這簡直可以稱得上晴天霹靂的訊息,難道說是舊王族製作出了夜幕能量,從而席捲了整個世界麼。雖然冇有說話,但是從林戰閃爍不定的眼睛,陸判就直到他想著什麼,隨後笑著說道:“夜幕能量還是夜幕能量,這種東西不可能人為製作出來,但湧動於王族狩獵場的這批能量不同尋常確實真的,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我就順勢而為,讓這股特殊的夜幕能量注入到周圍的士兵體內,驚訝地發現他們很快就恢複正常,隻是

不知道浩劫是什麼,認為現在仍然是浩劫之前的世界。”

原來如此,按照這樣的說法,關於士兵們的變化就能說通了,陸判果然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。

但另外一個問題就出現了,那些士兵身上的服裝怎麼回事,都現在這個時代了,陸判從哪裡鼓搗出這麼多舊時代的鎧甲啊。

對此陸判的回答也很簡單:“當然由夜幕能量直接凝聚而成的了,你們剛纔也看見了,我都能凝聚出牛排和紅酒,一些鎧甲又算得了什麼。”

這已經超出了林戰的預料,硬生生製造出如此龐大的東西,雖然藉助著的是這裡的特殊夜幕能量,看起來也相當神奇。黃昏神官此刻開口了:“我之前就從書裡麵看見過你的情況,當時記載著說,你是有史以來最具天賦的長老,之前還對這個說法抱有懷疑態度,但現在來看,你卻

要遠遠比記載的更加厲害。”

陸判很淡然的接受了這番說法,十分坦然的坐在椅子上,雙手握著扶手,臉上散發出微微的笑容:“有些時候你們會知道,從書裡麵看到的不全是真的。”

不止一次見證過這個傢夥強大的實力,林戰對此也有些訝異,同時緩緩的點了點頭,似乎想著什麼東西。

緊接著,陸判看向琉璃,眼神裡麵都是溫柔,好像很高興看見她。下一步雙方似乎就要開始敘舊,但林戰卻冇給這個機會,轉而說起了另外一個話題:“對了,我這裡還有一個問題,那就是最後一道防線,為什麼那裡的士兵全部

陷入沉睡。”

話音剛落,就看見陸判稍顯凝重的歎息著,似乎對此非常在意,同時緩緩的搖了搖頭,整個人很快就陷入了沉思當中。

這裡麵肯定有貓膩,林戰也不著急,而是保持耐心的看著他。冇過多長時間,陸判就把頭抬了起來,同時說著:“這也是我即將要跟你們說的事情,哪怕我想到了完美的控製這些士兵的方法,但還是有些士兵超出了我的控製

完全變成了一個又一個暴虐的殺人狂魔,就好像被純淨夜幕能量影響時候似的。”

看樣子可以說是那種幻影漸漸的失效,這些士兵不再認為現如今是浩劫發生之前,而是單純的變成一個又一個殺人狂魔。

“所以說,為了保護那些士兵,你隻能讓他們陷入沉睡。”林戰說出了自己對此事的意見,同時陸判點了點頭,表示他說的很對。

正是眼下的這種情況,林戰緩緩的點了點頭,開始思忖著,同時觀察周圍的景象,似乎想要從瀰漫著的夜幕能量中發現什麼東西。

畢竟對於夜幕能量,林戰的感知能力可以說達到了全新的層次,這是彆人根本無法比擬的。

隻不過呢,就算林戰已經極力擴展自己的感知,卻還是不知道周圍到底發生了什麼,在他看來,周圍的這些夜幕能量非常正常,冇有絲毫不對勁的地方。

“不用白費力氣了,如果問題出在夜幕能量上,恐怕我早就解決了,幸運的是,危險並冇有進一步擴張。”陸判歎息著,阻止林戰進一步的檢查。

但就是這樣,一縷不詳的想法開始浮現在林戰的內心深處,越是這種情況,那種不詳的預感就愈發明顯,說不準偏偏就會發生不想遇到的事情。

“報!”果然,就在此時一個士兵推開門,非常急切的報告著一些情況,手裡麵還拿著一份檔案。

讓士兵把檔案放在桌子上,待他離開之後,陸判就拿起了那個檔案,剛剛拆開,臉色就陡然發生變化。

“怎麼會,怎麼會變成這樣。”陸判嘴巴裡麵嘟噥著什麼,臉上也浮現出難以置信的模樣。

從這種情況來看,這個傢夥的情況非常不對勁,恐怕隻有發生大事的時候,才能讓他如此失態。

畢竟在如今的環境下,還能順利的操縱整個王族狩獵場,這其中隱藏著的困難,是個人都知道,陸判也早早的就習慣了。

“你們看一看。”注意到林戰疑惑的神情,陸判把這份檔案遞給了他,讓他看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這份檔案非常簡單,隻是記載著第二道防線出現了不對勁的情況,原本敞開的營門突然關上,從裡麵還傳出陰森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