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柔有些驚慌,閉著眼睛,聽到林戰安撫後,情緒漸漸的穩定下來。

“彆害怕,我們現在就回家。”

林戰扶著秦柔站起來。

秦柔點了點頭。

“啊!”

秦柔剛站起來,身體卻又是一倒,林戰嚇了一跳。

“林,林戰,我腿抽筋了!”

秦柔帶著哭腔,感覺到特彆丟人。

好像隻要跟林戰在一起,她就真的成了弱女子。

“我抱你!”

林戰吐口而出。

秦柔的臉一下子就紅了,臉上帶著怒氣。

“我又冇殘廢,乾嘛用你抱!”

秦柔賭氣的推開林戰,向前邁了一大步,誰成想,她的雙腿根本就不聽使喚,直接倒了下去。

“啊呀!”

秦柔再次驚叫出聲,下意識的閉上眼睛。

就在秦柔以為會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,一雙大手,直接把她摟了過去。

秦柔緊緊的抱住林戰。

“嗬嗬!”

看著懷裡的秦柔,林戰開心的笑出聲。

“笑什麼笑,顯擺你牙白嗎!”

秦柔從林戰懷裡掙脫出來,但是這次她學聰明瞭,一隻手冇有忘記抓著林戰的胳膊。

“不要鬨了,爸媽在家裡,一定會很著急,乖,讓我抱你下山!”

林戰像哄小孩一樣哄著秦柔。

“你……”

秦柔還冇反應過來呢,林戰已經把她抱了起來。

瞬間,秦柔的俏臉通紅,身體也像是觸電般,一陣酥麻,但不知道為什麼,她已經冇有力氣掙脫了。

之前,在得知真相後,秦柔簡直恨死林戰了。

但此刻,自己被林戰所救,她對林戰的恨意,似乎消散了幾分。

甚至她還想到,林戰是秦小喵的親生父親,這樣對於小喵來說倒是一件好事,一直以來小喵擁有的都是一個完整的家庭。

可是,五年前的那一場噩夢,是秦柔心裡始終過不去的坎。

糾結。

憤怒。

痛恨。

卻又慶幸。

各種複雜的情緒湧上秦柔的心頭,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。

雖然不是星期天,但是因為秦柔出事,秦朗也冇有去公司,一直守在家裡,等待林戰的訊息。

秦霄父子有些幸災樂禍,自從秦柔回來以後,林戰給秦氏集團投資一億元,秦越對秦柔的態度轉了180度,父憑女貴,秦朗在家裡的地位越來越高。

秦安和老婆女兒坐在椅子上,也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尤其是秦瑩,她還巴不得秦柔死掉,隻要秦柔一死,劉海龍就不會再惦記秦柔。

時間久了,她自己再努把力,劉海龍就是她的了。

“外公,外婆,媽媽怎麼還不回來,是不是有危險呀?”

秦小喵趴在梁美娟的懷裡,臉上掛著淚水,讓人看著特彆心疼。

“小喵乖,爸爸已經去救媽媽了,你不是說爸爸特彆厲害,肯定能夠把媽媽救回來嗎,你隻要乖乖的聽話就好。”

梁美娟眼裡含著淚水,輕輕地安撫著秦小喵。

這時候門外匆匆忙忙跑

-->>

進來一道身影,梁美娟和秦朗臉上一喜,以為是林戰回來了。

可當看清來人是劉海龍的時候,秦朗的臉上露出失望。

“秦叔叔,我聽說秦柔出事了,現在可有訊息?”

劉海龍自從上次離開秦家以後,就一直冇有和秦柔聯絡,劉海龍也已經想好,隻要林戰能夠讓秦柔幸福,他可以退出。

當自己的助理告訴他,秦柔被一個叫做姚龍的人抓走以後,他再也坐不住了。

“劉叔叔!”

秦小喵可憐巴巴的看著劉海龍:“我媽媽還冇有回來,爸爸也冇有回來,小喵真的非常害怕!”

秦小喵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。

秦瑩在劉海龍走進來的時候,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,當聽到劉海龍嘴裡全部都是秦柔的時候,她心裡湧出一股怒火。

“海龍哥哥,你放心好了,姐姐當初懷著孕被趕出秦家的時候,都冇有出事,那一定是有福之人,況且還有姐夫呢,你就不要太擔心了哦。”

秦瑩話中有話,讓梁美娟的臉色一變。

“瑩瑩,秦柔再怎麼樣也是你的姐姐,事情都已經過去,你還翻那些陳芝麻爛穀子做什麼!”

梁美娟以前不說,那是因為不想秦朗左右為難。

現在她是特彆有底氣的,因為如果冇有秦柔,林戰也不會給秦家投資那麼多的錢。

秦家之所以能夠站起來,完全是因為自己女兒。

秦越也是氣憤,秦柔是秦家的貴人,秦瑩這樣說,秦越也是有些聽不慣的。

“秦安,這就是你調教出來的女兒,如果你認為你感覺教不了,那就讓她到祠堂裡去反省幾個月!”

秦安渾身抖了抖,他何嘗不明白秦越的意思,如果秦瑩在祠堂裡呆幾個月,那還能有命活著出來嗎!

“爺爺,我也是擔心姐姐呀,更何況我說的都是事實!”

秦瑩生氣的一跺腳,衝著秦越撒嬌的說道。

劉海龍對秦瑩也是不滿,秦柔生死未卜,秦瑩不關心也就罷了,還說風涼話,實在是太過份了。

“秦爺爺,您不用著急,我這就帶著人去聖母峰去看一看!”

劉家是省城的大家族,手裡自然有一批誓死效忠劉家的死士,而且個個都是練過武的能者,劉海龍特彆擔心秦柔,所以打算帶著人去聖母峰去營救。

“海龍哥哥,那個人特彆凶狠,我不允許你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!”

秦瑩一聽劉海龍要帶人去聖母峰,當時就急了,上前拽住劉海龍的胳膊。

劉海龍有些生氣,一把甩開秦瑩:“秦瑩,雖然我和秦柔不可能了,但是跟你更不可能!”

秦瑩這麼主動的去拉劉海龍的胳膊,這個舉動讓所有的秦家人都驚呆了。

尤其聽到劉海龍毫不客氣的話,秦安感覺特彆丟人,臉上也掛不住了。

啪!

秦安過去就是一個大嘴巴,抽在秦瑩的臉上。

“你還嫌丟人不夠是嗎?趕緊給我滾回去,以後冇有我的命令,不準你再出來!”

秦越也是黑著臉,感覺到秦瑩特彆丟人。

“海龍,謝謝你的好意,林戰已經去了聖母峰,我相信他一定能夠救出秦柔的。”

秦朗開口對劉海龍說到。

劉海龍也是非常優秀的男人,隻可惜比林戰差了那麼一丟丟。

在他心裡邊,林戰絕對是最佳女婿。劉海龍不再說話,但是他實在是太擔心秦柔,所以也就冇有離開秦家,同秦朗等人一起等待訊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