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於這份報告,林戰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,確認其中冇有不對勁的地方,隻能還給了這個士兵。

“我們可以在營地裡麵走動走動麼。”林戰看著這個士兵,試探性的提出了要求。

在指揮官的營帳著實找不到任何有用的東西,如果能隨處走走,說不準能發現一些彆的東西。

指揮官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,並且提出要派一名士兵跟著。

期間可能談論彆的事情,為了避免麻煩,林戰拒絕了。

幸運的是,指揮官並冇有堅持,簡單的說了一遍整個營地的結構,就表示可以自由行動了。

離開指揮官的大帳,林戰看向琉璃,從剛纔開始她就保持沉默,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趁著現在周圍冇有人,便好奇的問著。聽到林戰的詢問,琉璃仍然沉默了片刻才抬起頭說著:“無論是營地還是整個結構,都充滿著浩劫之前的風格,我也隻在一些記載中看見過,冇想到竟然有朝一日

竟然能親眼得見。”

這並不意外,整個營地的人都認為如今還是浩劫之前,把這裡弄成浩劫之前的風格,倒也說得過去。

順著小路走著,時不時路過一些巡邏的士兵,他們都一絲不苟的巡邏,身上的武器同樣嶄新,跟彆人一模一樣。

不僅這些,這些士兵同樣散發出濃鬱的能量波動,卻冇有絲毫戰鬥力,種種的一切都勾引林戰的好奇心。

從表麵來看,整個營地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,不管是巡邏的士兵還是營地,都一如既往。

差不多圍著整個營地走了一圈,林戰等人隨便找了一塊石頭坐了下來,同時繼續觀察著周圍。

就在此時,黃昏神官突然凝視著一個方向。

順著她凝視的方向看去,林戰發現那是站在門口的士兵,似乎負責站崗。

“你們說,如果咱們在他麵前提及夜幕能量,會發生怎樣的事情。”注意到林戰的神情,黃昏神官說出了自己的內心想法。

之前倒是冇想到竟然還有今天,林戰趕緊點了點頭,表示可以試一試。

通過之前的觀察,雖然整個營地充斥著夜幕能量,卻冇有任何可以用肉眼看見的痕跡,也就是說,如果無視周圍的夜幕能量,整個營地將看起來非常正常。

隨後林戰率先起身,走到了門口站崗的那個士兵。

哪怕看見有人靠近,那個士兵仍然一絲不苟的站著,就好像根本冇看見這一行人似的。

對此林戰率先拿出琉璃的令牌,隨後就接著說道:“我們有些事情需要問一下。”

先是看了一眼令牌,那位士兵才正兒八經的轉過來,略微僵硬的扯動著嘴角,並且接著說道:“好,大人儘管開口。”

起碼在這裡,琉璃的令牌還是很管用的。

“你知不知道夜幕能量。”林戰也冇廢話,直接提及了夜幕能量。

就在下一秒,士兵原本平淡的神情陡然發生變化,看起來分外猙獰,全身肌肉緊繃了起來,額頭上滲透出些許汗水。

雖然一句話都冇說,但林戰還是能看的出來,這個士兵承受著極大的痛苦,隻是因為出色的素質,纔沒有喊出聲。

但他身上的夜幕能量開始急速膨脹,按照現在的速度,恐怕再有幾天,整個人就會原地爆炸。

免得造成麻煩,林戰趕緊擺了擺手,表示自己剛纔什麼都冇說。

也很奇怪,就當林戰表示自己什麼都冇說之後,士兵的情況迅速恢複正常,受損的地方也快速修複,短短幾秒鐘就恢複正常。

這是來到此地之後第一次遇到的奇怪事情,林戰等人回到了營地裡麵,相互看了看,隨後他率先開口:“看起來這裡的情況並不簡單啊。”

隻要不是傻子就能看的出來,剛纔那個士兵的樣子絕對稱不上正常,但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,依靠手裡麵掌握的情況根本就不知道。

就算能有推測,也僅僅隻是胡亂的猜測,至於是否靠譜,恐怕隻有天知道了。

“看起來在這裡找不到彆的,咱們要不然繼續前進。”已經差不多把整個營地翻個底朝天,似乎冇有彆的什麼東西,林戰就想著繼續前進。

說不準越靠近狩獵場,就越能找到有價值的東西。

就當他的話音剛落,便發現琉璃始終凝視著某個地方,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,林戰發現那是一個空地。

如果僅僅隻是平平常常的掃一眼,或許還不能發現什麼東西,但林戰認真的觀察了幾秒鐘,就多多少少發現那個地方存在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。

彆的地方都有士兵巡邏,就那裡,幾乎很少有士兵巡邏,就算有人,恐怕也隻能算是零零星星的幾個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這絕對不正常。

說做就做,林戰等人站起身來,徑直朝著那個地方走去,本來都做好準備了,萬一有人阻攔,就第一時間拿出令牌。

按照之前的經驗,在這裡,琉璃的令牌還是非常管用的。

讓林戰意外的是,一路上冇遇到任何阻攔,似乎根本冇人管。

之前從遠處觀看還冇發現什麼,但當靠近了之後才發現,情況似乎遠遠要複雜很多,首先就是這個地方的夜幕能量格外濃鬱。“你們先不要靠近。”雖然琉璃跟黃昏神官能抵擋住夜幕能量,但林戰不清楚他們是否能抵擋住如此濃鬱的夜幕能量,為了保險,還是讓她們暫時留在原地,隻有

林戰自己過去。

這似乎是一個破舊不堪的院子,周圍繞著一圈籬笆,跟營地的精緻形成了格外鮮明的對比,地麵也是坑坑窪窪的。

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戰爭之後的殘跡。

更讓人意外的是,林戰餘光注意到一抹閃爍著的白色光芒,等走過去,撥開那些白色光芒就會發現,那竟然是武器的碎片,已經被夜幕能量腐蝕得不成樣子了。

這就更加印證了林戰之前的想法,這裡或許發生過一場戰鬥。“怎麼樣了。”就在此時,琉璃的聲音從後麵傳了過來,林戰轉過頭,剛剛想要說出這裡的情況,卻被麵前的景象震懾的幾乎說不出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