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23章

陌生的禮物

走了好一陣子,林戰才發現赫連飄飄似乎陷入沉思,便走到了她的身邊,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本來低著頭下意識跟著的赫連飄飄,似乎被突然拍肩膀嚇了一跳,隨後才猛然抬起頭:“啊,怎麼了。”

看見這個小妮子如夢初醒的樣子,林戰下意識捂住嘴笑了出來,隨後就說著:“從剛纔開始,你似乎就不太對勁,這可不像正常時候的你啊,怎麼了,難道說看出了什麼事情。”

對此赫連飄飄先是猶豫了片刻,隨後才緩緩的點了點頭,把自己一直沉思的東西說了出來:“我從太陽王身上察覺到了赫連鷹的氣息。”

本來認為冇多大事,但聽赫連飄飄說的之後,林戰著實被嚇了一跳:“你說什麼,感官冇出錯麼。”

這麵話音落下,赫連飄飄遲疑了片刻,一邊搖著頭一邊略帶遲鈍的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我過於敏感還是怎麼,雖然感覺到了赫連鷹的氣息,但非常的微弱,如果我不是出自於魔靈島,恐怕根本感覺不出來。”

這就有點意思了,林戰撓了撓後腦勺,隨後便接著在前麵走著:“好了,先彆考慮這些有的冇的,還是回去再說吧。”

現在的帝都可不安全,一直在外麵轉悠,難免會遭到一些危險,要是再碰到太陽王,誰知道他會說什麼。

幸運的是,接下來並冇有發生意外,林戰一行人很快就回去了,當然,回的是琉璃給林戰安排的那棟彆墅。

既然無法反抗,就隻能享受了,現如今林戰都見了至尊,就算冇有這棟房子,恐怕也相當顯眼。

走到彆墅的正門口,林戰就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,穿著一身紅色的製服,手中還抱著一個箱子。

看起來好像是禮盒之類的。

看了看其他人,林戰便走了過去,跟那個男人說道:“你是誰,怎麼在我家門前,還有,手裡麵抱著的到底是什麼。”

這個男人帶著近乎完美的笑容,看了一眼懷中的箱子,語氣很是柔和:“見過大人,我是元老院的侍從,奉命給您送來一些禮品。”

說著,這個侍從就把箱子放了下去,對著林戰鞠了一躬便要離開。

看著他如此的急切,林戰趕緊伸出手攔住了他:“先等一下,先等一下,具體是誰讓你來的,給我說清楚。”

多虧了太陽王,現在的林戰對元老院冇有任何好感,對方鬆來一些所謂的禮品,在他看來,對方冇有暗中下毒就謝天謝地了。

可是呢,這個侍從似乎要把神秘進行到底,聽到林戰的話過後又是鞠了一躬,隨後便接著說道:“很抱歉,我不能說出那位大人的名字,等您打開禮品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話音落下,他就頭都不回的離開了。

等到看不見那個侍從,林戰更加疑惑了,對方如此神秘到底要做什麼。

看了看琉璃,發現她的神情倒也差不多,根本就不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讓長公主都能露出這種表情,倒也算是頭一回了。

在琉璃確認所謂禮品冇有危險之後,林戰就決定把這玩意搬進去再說,俗話說的好,是騾子是馬要拉出來遛遛。

還真彆說,這個箱子看起來不大,但實際搬起來很是費勁,有著不符合外表的重量。

對此林戰就更加疑惑了,歪著頭,滿臉都寫著迷茫。

隨著沉悶的聲音,這個箱子就被放到了待客廳的大桌子上。

從表麵上來看,這個箱子很簡單,外表篆刻著一個陌生的圖案,周邊還刻著一些似乎很神秘的符號。

後來經過琉璃的提醒林戰才知道,箱子上的符號屬於元老院,更為準確的說是,這個符號屬於浩劫之前的元老院。

對於這種情況,琉璃端起杯子,一邊品嚐著飲品一邊說道:“由於那場夜幕浩劫幾乎摧毀了這個世界,瓦裡帝國雖然倖存了下來,但也損失慘重,倖存的人重組了整個帝國高層,為了跟浩劫前的世界做區分,就創作了一個全新的符號來代表元老院。”

通過解釋林戰大概瞭解了,用他的家鄉話來說,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哪怕度過了一場足以毀天滅地的浩劫,待穩定下來,該有的政治鬥爭還是會有的。

讓人忘記浩劫之前的世界,就是要抹除所有相關的印記,久而久之,人們就隻能記得現在的世界。

“真的是好手段啊,看起來瓦裡帝國高層倒也是一群精英呢。”林戰頗為讚賞的點了點頭,緩緩的說道。

如果是這樣,事情可就更加棘手了,畢竟根本就不知道麵前的箱子到底是什麼,為什麼會篆刻上屬於浩劫之前的印記。

對此琉璃也是滿臉想不通的模樣,來來回回盯著這個東西,最後略微有些無奈的說道:“對於一般人來說,由於擔心混亂,不被允許使用浩劫前的印記,但對於元老院的成員來說,到冇有這麼多限製,畢竟他們就是規則製定者。”

從外表似乎找不到什麼貓膩,無奈之下林戰隻能伸出手,打算解開這個箱子,看看裡麵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此舉也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。

但當林戰的手指剛剛觸碰到箱子,就傳來一股觸電般的感覺,隨之而來的還有強烈的抗拒。

就好像由東西阻止他接觸箱子。

故意送來這樣奇特的禮物,卻在外表做了什麼多文章,對方的行為讓林戰著實有些頭疼,不知道究竟要做什麼。

身為王族成員,琉璃還是知道一些東西,伸出手停在箱子上方,伴隨著一道光芒掃過,她就露出了些許笑容。

似乎知道箱子究竟做了什麼文章。

注意到林戰和赫連飄飄好奇的眼神,琉璃稍稍解釋著眼下的情況:“這是一種血液封印,如果想要解除封印,就隻能用指定的血脈,或者強行以暴力破解。”

特地的血脈麼,林戰陷入了沉思,片刻後就看向了琉璃。

身為王族,跟元老院的關係更為密切,嚴格來講,整個瓦裡帝國都是她們家的,論血脈的正統性,肯定非她莫屬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