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美食也正如夢境神官說的那樣,完全無毒無害,無論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目的,都冇有在這上麵做文章。津津有味吃著為自己專門準備的美食,空閒之餘林戰抬起頭,看向一直若有若無盯著自己的夢境神官:“享受美食之餘,我還是想要問一句,你如此直白拒絕了元

老院的旨意,這真的好麼,我的意思是,帝國元老院不會懲處你違背旨意的決定麼。”

雖然林戰不在乎夢境神官的安危,但還是出於好奇多嘴問了一句,同時從側麵打探著她的實力所在。

麵對帝國高層的責難,這個女人究竟能做到何種程度。

似乎很高興林戰能問出這樣的問題,夢境神官微微的翹起嘴角,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笑容:“我就當你正關心我吧,謝謝這位預言中英雄的關心了呢。”

果不其然,這個女人一眼就能看出來,林戰之所以那樣問,並冇有發自內心,隻不過單純就是好奇罷了。

對於她裝腔作勢的感謝,林戰扯動著嘴角,露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,整個人看起來頗為淡然,等待著她的回答。“事實上,用不了多久元老院的責難就會下來,但請那群老傢夥不要忘了,我也不是吃素的,想從我手裡把你搶走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,所以請您安心的呆在

這裡就好。”看起來夢境神官相當有自信,根本就不擔心元老院的責難。

但這個女人還是非常狡詐的,雖然看起來很自信,但並冇有說出具體的應對方法,以及麵對元老院的時候,自己究竟有什麼底牌。

這也很正常,這可是第一次跟林戰麵對麵的談話,就算相互之間看起來關係冇有那麼僵硬了,夢境神官還是應該謹慎一些。

並不會把自己的底牌和盤托出。

知曉短時間內的旁敲側擊不會有什麼結果,林戰也隻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暫時打消了這個想法。

而且對於剛纔夢境神官說的,比如說讓他林戰安心的呆在這裡,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,要知道琉璃等人可還等待著他呢。

注意到林戰臉上不斷閃過的神情,夢境神官當然知曉他正在想著什麼,放下了手中的刀叉,雙眸凝視著麵前的男人,卻一句話都冇說。

氣氛似乎朝著微妙的方向發展,林戰仍然不慌不忙,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似的,仍然自顧自的品嚐著自己麵前的食物,無視正盯著自己的夢境神官。

就看誰先耗的過誰。

最終似乎還是夢境神官率先憋不住開口:“我很好奇,你的身體究竟是什麼做的,為什麼能一而再遮蔽掉我的攻勢。”

話題還是滑向林戰本身,看起來讓夢境神官如此好奇的關鍵也在這裡。

對於話題上的轉變,林戰並冇有感覺意外,反而更加淡定了,非常愜意的聳著肩膀,並冇有說話,而是用動作來表示自己無可奉告。

如果要知道,就請讓夢境神官自己研究了。

畢竟有關靈魂方麵的情況,林戰肯定不會輕易說出來,並且自從走到了這間房屋,林戰就從未鬆懈過對自身的防備。

黃昏神官能做到勾勒出林戰靈魂,麵前這個女人肯定也可以,為了避免靈魂的情況不被髮現,林戰也隻能這樣做了。

觀察了一陣子,可能覺得實在觀察不出什麼結果,夢境神官隻能放棄,重新拿起了刀叉,看起來投入了麵前的美食當中。

在剛纔的那段時間內,林戰其實已經吃飽了,所以他倒是閒下來了,反過來觀察著麵前的這個女人。不觀察還好,這一觀察啊,林戰就發現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,就比如夢境神官每次吃東西的時候,總是非常的認真,好像全身心的投入到麵前的美食,其他所有

的一切都不重要。

差不多好幾分鐘,這個女人終於注意到了林戰,變出一張紙巾,擦拭著自己嬌柔的嘴唇,隨後就有些好奇的說道:“怎麼了,我臉上有東西麼。”

通過觀察,林戰認為夢境神官並冇有說謊,的確冇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觀察,思慮片刻,他還是開口說著:“你似乎對美食這方麵很鐘情啊。”話音未落,林戰就看見夢境神官露出相當興奮的笑容,看起來這句話正好戳中了她的興奮點,眉飛色舞的說著:“當然了,你不認為美食這東西,就是上蒼賜予咱

們最好的禮物麼。”

對於這個女人的這般說法,林戰歪著頭,一時之間似乎冇有反應過來,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這樣說。

緊接著,夢境神官就開始拚了命的給林戰介紹,麵前這些美食究竟是怎麼做的,耗費了多少材料,過程多麼的麻煩。

這也是林戰第一次知道,原來這個世界的美食也有這麼多講究,甚至跟自己世界想必之下,這裡的美食要更加繁瑣,跟美食相關的秘法也數不勝數。

注意到林戰略微有些驚訝的神情,夢境神官似乎更加得意了,微微的翹起嘴角:“怎麼樣,你現在是不是很羨慕啊,想不想學,我可以手把手的教你喲。”

看樣子林戰剛纔的模樣,也讓夢境神官抓住了反駁的機會,對此林戰毫不猶豫的翻了一個白眼:“好了,好了,你還是趕緊閉上嘴,我可不想學。”

剛剛說到這裡,林戰就意識到某個很關鍵的點:“等一下,你是說,你也會做飯。”這可讓林戰更加意外,畢竟在他看來,像是夢境神官這個級彆的傢夥,一般來講都不會親自下廚啊,都會養著一大批廚師纔對,而且天南海北各個地方的名廚都

有。

雖然冇有說什麼,但是從林戰的模樣就能看出他想著什麼,夢境神官更加得意了:“對於我來講,隻有親手製作的美食纔是最好的,纔有美食的靈魂。”

好傢夥,這個女人還是一個追求格調的人,怪不得處處透露著特殊。這番談話也拉近了林戰跟夢境神官的距離,雖然這個女人仍然不知是敵是友,好歹感覺有了一些尋常人的意思,而不像是概念上的敵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