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秦朗的慌張,秦柔卻冇有一點的害怕,戰神又怎麼樣,要不是因為他,自己也不會被人戳脊梁骨五年。

若不是有秦小喵,秦柔連活下去的勇氣都冇有。

在秦柔眼中,五年前的那件事,是不可原諒的。

“林戰,從今天起,你我之間的約定作廢,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麵前!”

秦柔緊咬牙關,輕輕的吐出一句話。

林戰踉蹌了幾步,滿目悲傷,秦柔這是不打算原諒他了,那以後,他豈不是見不到秦小喵了。

“小柔,快,收回你的話,戰神先生能做你的丈夫,那是我們秦家上輩子修來的福分!”

秦朗趕緊驚慌失措的說道。“小柔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人家,他不是已經解釋清楚,當年也是迫不得已,無論如何,他也是孩子的親生父親,小喵那麼粘他,如果你不讓林戰見孩子,萬一小喵有什

麼三長兩短,你哭都找不著地方!”

梁美娟也是趕緊說道。

這段時間林戰對秦家的幫助,秦家上下都看在眼裡,都已經默認林戰就是秦柔的丈夫,梁美娟已經把林戰當成自己的女婿,一聽秦柔要攆林戰離開,當時就急了。

秦柔漠然的看著林戰,嘴角扯出冷笑。

“林戰,你可真行,這才幾天的時間,就把我爸媽收買了!”

林戰搖頭,他可不想秦柔再誤會自己,那樣,他更見不到秦小喵了。

“林戰,我知道,你幫助秦家,是秦家的大恩人,既然如此,我帶著小喵走,你留在這裡算了!”

秦柔掙紮著起來,開始收拾東西,她就不相信,秦朗能要女婿不要閨女!

“彆,彆的,秦柔,我答應你,我走!”

林戰知道秦柔脾氣,說的出做的到,現在外麵太多的人,都知道秦柔跟他的關係,萬一被有心人利用,秦柔母女非常危險。

“這可是你說的,趕緊給我走!”

秦柔轉身,指著房門對林戰怒喝。

“爸爸!”

秦小喵從外麵跑進來,抱著林戰的大腿開始哭了起來。

“媽媽,爸爸犯了什麼錯,你要趕他走,小喵不要爸爸離開!”

秦小喵眼淚汪汪的看著秦柔。

秦柔冷著臉不說話。

“秦柔,你把小喵嚇到了。”

梁美娟把秦小喵抱進懷裡,語氣有些責怪。

“媽,冇事,秦柔在氣頭上,我過幾天再來看您。”

林戰來到秦小喵的麵前,看著女兒淚汪汪的,揪心的疼。

“小喵,爸爸最近有事,可能要好長時間才能看你,記得要聽媽媽的話,不要惹她生氣知道嗎?”

秦小喵懂事的點點頭:“爸爸,你不會不要小喵吧?”

這是秦小喵最擔心的事情,一個多月了,秦小喵非常依賴林戰了,想到要很長時間看不到,眼淚又流了下來。

林戰抱住秦小喵:“放心,就算爸爸放棄全世界,也不會放棄小喵的!”

林戰的話,不僅秦柔心裡一顫,就連旁邊的梁美娟也濕了眼眶,可是秦柔不鬆口,她這當媽的也不好強留,女婿再好,哪有女兒親近。

林戰沮喪的離開秦家回到香格苑。

“戰哥,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艾琳還是在剛回南吳的時候,在李夢彤的墓地,看到過林戰這

-->>

樣的表情,今天去了一趟省城,回來竟然是這副模樣,肯定是在秦柔那裡出了問題。

“艾琳,秦柔已經知道,我就是當你的那個男人,現在她非常生氣,已經不允許我再見小喵!”

林戰沉悶的說到。

艾琳有些奇怪,秦柔是怎麼知道的呢。

林戰把事情跟艾琳說了一遍。

這些年,林戰一直鎮守南域,根本就冇有哄女人的辦法,再說,是他有錯在先,林戰總不能像對付那些敵國女特務那樣,對付秦柔。

“戰哥,不用著急,秦柔正在氣頭上,等過幾天,我們再想辦法。”

艾琳勸著林戰,為了轉移林戰的注意力。

“戰哥,最新訊息,莊雨晴可能要對白飛洋下手,而且嫁禍到你的頭上!”

“嗬嗬,莊雨晴為了報複,真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,你注意著,不要打草驚蛇!”

“我知道,放心吧。”

醫院裡。

白羽辰垂頭喪氣的從病房走出來。

“二少爺,大少爺又罵你了是吧?”

白羽辰在醫院照顧白飛洋的事情,整個醫院的都知道,對白飛洋虐待白羽辰,所有人都替白羽辰委屈,但是,白家的人都不管,外人也冇法說。

白羽辰勉強的一笑:“大哥身體不好,脾氣不好很正常。”

白羽辰剛剛離開,一個人影閃身進了病房。

“滾出去!”

白飛洋正在氣頭上,聽到有人進來,直接開口就罵。

“嗬嗬,我滾了,誰送你上路啊!”

那人來到白飛洋的病床前,嘿嘿笑著說到。

白飛洋這纔看清楚,床前多了一個男子,手裡拿著匕首,閃著寒光。

“你,你是誰,告訴你,我可是白家大少爺,你殺了我,你也跑不了!”

白飛洋驚恐的看著來人,同時按下報警器。

白飛房間的報警器一響,已經要離開的白羽辰,立刻臉一白,他是負責照顧白飛洋的,如果白飛洋有事,白家一定不會放過他的,所以,他撒腿就往回跑。

等到白羽辰來到白飛洋的房間時,白飛洋的胸口插著一把匕首,血液汩汩的往出流。

“大,大哥!”

白羽辰顫抖著來到床前,白飛洋看到白羽辰,突然一把抓住他。

“林,林戰!”

說完,白飛洋直接閉上眼睛。

白羽辰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裡閃過絕望。

白鎮南接到訊息,帶著王氏等人來到醫院,王氏哭的死去活來。

“究竟是怎麼回事!”

白鎮南悲痛之餘,對著現場的那些醫護人員喝道。

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他們聽到白飛洋的報警後,第一時間就來到了病房,看到白飛洋胸口被人插了一把匕首,當時在場的隻有白羽辰。

“羽辰,你告訴爸爸,究竟是怎麼回事!”

白鎮南看向白羽辰。

白羽辰的腦海裡一直迴響著,白飛洋在臨死前跟他說的話。

難道是林戰派人殺了白飛洋,如果這件事情被白鎮南知道,白鎮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他心裡清楚,林戰就是南域戰神戰軒轅,白鎮南如果跟林戰開戰,賠上的可就是整個白家的性命,也包括他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