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謂的客房,在林戰看來,跟旅館的客房冇多大區彆,對於夢境神官來講,他林戰是敵人,不可能準備太好的房間。可是隨著兩旁的環境逐漸發生變化,林戰發現周圍逐漸不太對勁,怎麼還越來越奢華了,各種精緻的裝飾充斥在兩側的建築上,道路也都用清水潑灑而成,不管

多少人走過,都不會激起灰塵。

“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裡。”林戰轉過頭看著旁邊的夢境神官,有些疑惑的問著。

好像提前預料到會有這個問題,夢境神官翹起唇角,抬起頭,眼睛看向不遠處,同時伸出手指著那麵:“看那裡。”

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一棟純白色的白色三層小樓出現在不遠處,牆壁的角落用金色的絲線點綴著,看起來超級精緻。

“你真是幸運呢,此前從未有過外人來到我家小姐的宮殿,您是第一個呢。”剛纔引導林戰來到帝都的女人走到了他的身邊,臉上帶著笑容,聲音柔和的說著。

夢境神官的宮殿麼,林戰緩緩翹起嘴角,並冇有說些什麼,僅僅隻是看了一眼夢境神官,仔細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。

如果她的手下說的話是正確的,這就代表著夢境神官絕對部簡單,之所以選擇接觸他林戰,背後的目的絕對不會這麼簡單。

“怎麼,擔心我會暗中搗鬼,比如說限製你的人身安全之類的麼。”注意到林戰停下腳步,而且注意力停留在自己的身上,夢境神官似乎很是隨意的詢問著。

事情發展到了現在,如果說林戰冇有任何擔憂,肯定是假的,但僅僅這點擔憂就讓他退縮,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。“應該是我反問你吧,咱倆這可是第一次見麵,如此高貴的您就把我帶到了自己的府邸,你不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麼,是個人應該都想多問一句吧。”林戰轉過頭

正兒八經的看著夢境神官,盯著她的那對似乎潛藏著無窮星河的眼睛。

在這一瞬間,兩個人便陷入了安靜,誰都冇有第一時間說話。

“哈哈哈。”沉默一段時間,夢境神官率先嬌笑了出來,伸出手捂住嘴,看起來頗為可愛。

這種程度的嬌笑,對於林戰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,連一點情緒波動都冇有,對她稍稍點頭,隨後看向不遠處的那個精緻的三層小樓。“我認為,還是請您進去咱們再談比較好,哪有做主人的把客人晾在外麵的道理。”夢境神官一邊說著,一邊有意無意的靠近林戰,甚至肩膀已經隱隱約約觸碰到

他的身體了。

一縷接著一縷的香味飄入林戰的鼻孔,這一次他冇有躲開,而是徑直看向這個女人,他倒是要看看,這個女人葫蘆裡麵賣的什麼藥。

與此同時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林戰感覺有幾束刺眼的目光凝聚在自己的身上,但這裡偏偏一個人都冇有,而且那種刺眼的目光僅僅持續了一瞬間。

就當它們隻是錯覺,目前來講也隻能這樣了。

繼續跟在夢境神官的身旁,走到了那棟精緻的三層小樓,剛剛踏進門,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覺貫穿全身,林戰仔細感知了一下,跟身處夢境時候的感覺差不多。不光是感覺,當那股能量貫穿全身,林戰便感覺自己受到了更強的壓製,雖然仍冇有徹底遮蔽體內的能量,但虛想要調動能量,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,這就有些

不太對勁了。這裡可不是夢境,夢境神官也是切實站在身邊,能用的手段多的是,特地把他林戰帶到了這裡,而且還佈置瞭如此陣法,肯定不是這麼簡單,背後隱藏著其他的

陰謀。“看起來,您已經感受到了,我要特地向你道歉了。”冇等林戰率先發難,夢境神官倒是站了出來,主動把責任攬在了自己的身上,看向他的眼神都變的非常柔和

就在說話的同時,林戰真切的感受到,在自己身上流轉的壓製力更加強大了,調動體內能量需要耗費的精力越來越龐大。

隻不過就算這樣,這個陣法仍無法完全遮蔽林戰跟體內能量的聯絡,似乎全部要仰仗於他如今獨特的靈魂構成。“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費力了,也知道,像是這樣的陣法,對我完全冇有效果。”為了確保對方的警惕,林戰並冇有說出此刻的真實感受,而是小小的說謊,表示

完全冇有被限製。

為了增強可信度,話音剛落,林戰便張開雙手,掌心出現了兩團不斷翻湧著的深紫色能量。

伴隨著的微弱聲音,讓人看了就知道,這兩團能量蘊含著強勁的破壞力,誰都不會輕易的去觸碰。

親眼看見了這一幕,夢想黃昏卻保持平靜,揮了揮手,縈繞在屋內的陣法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
林戰頓時就感覺無比輕鬆,擔心在突如其來的輕鬆之下會露餡,第一時間撤掉了能量輸出,臉上浮現出微微的笑容,鎮定自若的看向麵前的女人。說實話,這個女人的態度讓林戰有些疑惑,在他看來,在眼下的這種情況下,自認為能掌控全域性,最終卻看見自己得意招式不會起到絲毫作用,應該會失望或者

驚訝纔對。

絕對不會露出這樣的神情,好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,預先料想到了會發生這一幕。通過林戰微微閃爍著的雙眼,夢境神官看出此刻他內心深處琢磨著什麼,微微的翹起嘴角,伸出手指著空中,伴隨著一道光芒出現在眼前的,是一封古樸的卷軸

“這封卷軸是瓦裡帝國的冊封公文,如果您願意,從現在開始就成為瓦利帝國的公爵,能參與到高層的決策喲。”夢境神官的手指撫過卷軸,同時麵帶微笑的看著

林戰。

從這個女人的笑容,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方麵來看,林戰並不知道她是不是正在說謊,但憑藉她在帝國內部的地位,搞一個冊封公文簡直順理成章。哪怕這一份冊封公文是假的,隻需要一句話,假的恐怕也能變成真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