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500章

這是下馬威

聽到逐漸靠近的咆哮聲,林戰連骨頭都有些酥了,完全是被強大的能量波動所震的,這種愈發強大的威能,讓他忍不住攥緊了手中的軒轅劍,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,來迎戰尚未露麵的妖獸。

眼看著麵前朦朧的碩大妖獸逐漸變的清晰,空氣中被激盪起來的能量波動,讓他感覺有些牙磣。

接下來顯然是一場艱苦的戰鬥,而林戰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可就在此時,一陣破空之聲從右後方傳來,轉瞬之間妖獸就被一柄長矛所洞穿,身上蔓延著的能量波動也在迅速消散。

這是比艱辛戰鬥還要棘手的情況,林戰轉過頭凝視著長矛出現的方向,準備看看來者究竟是善是惡。

來者冇有讓林戰等太長的時間,短短的幾秒鐘之後,就看見一抹女生的倩影出現在天邊,最終降落在了他的麵前。

是一位穿著淡白長裙的女生,用薄麵紗遮住了臉,就算這樣也能看出來,她是一位絕代佳人。

隻不過有一點很奇怪,林戰第一次來到帝都,對這裡可謂人生地不熟,按理說不會有人出手相助。

“敢問這位美女叫什麼名字,為什麼會選擇出手相助。”林戰儘可能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,仍然緊握著軒轅劍的手卻把他此刻的緊張透露了出來。

麵對一個強大的陌生人的時候,不管那個人多麼漂亮,在林戰看來,再小心謹慎都不為過。

把林戰咄咄逼人的模樣看在眼裡,這位美女並未在意,甚至還露出一抹悅耳的笑聲,從腰間拿出一塊散發著寒意的令牌,展示給他看。

令牌正麵很明確的寫著“夢境”兩個字,站在這個女人背後的勢力不言而喻。

再聯想到剛纔失敗了的傳送,以及傳送過程中出現的那股陌生力量,一個稍顯大膽的猜想便浮現在林戰的腦海。

“難道說,剛纔就是夢境神官出手乾涉,才讓我傳送的過程發生了偏移!”林戰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內心想法,盯著這個陌生的美女,隻要她說錯一句話,下一秒就會刀光相見。

對付像是這樣危險的傢夥,隻能是先下手為強,趁著對方手足無措的時候突然發動攻擊,否則一旦陷入被動,夢境神官派遣更多的支援力量,情況會更加棘手。

讓林戰意外的是這位美女的脾氣,哪怕麵對如此咄咄逼人的態度,麵對眼下劍拔弩張的局勢,她也能不慌不忙,甚至還能露出一抹更加怡人的笑聲。

可能是為了表示自己冇有敵意,這位美女舉起了雙手,表示冇有持有武器,並且撤掉了周身的能量波動,同時語氣溫和的說道:“對於那次傳送,我家小姐知道其中原因,如果你也想知道的話,可以跟我走一趟,到時候自然會清楚。”

這就從側麵回答了林戰的問題,乾涉傳送的並不是夢境神官,而她也知道究竟是何種原因,纔會導致傳送失敗。

至於是否答應她的要求,跟夢境神官見上一麵,需要有很大的勇氣,才能做出這個決定,說不定這就是**裸的陷阱,等林戰過去,等待他的就是甕中捉鱉。

“不用擔心,我家小姐雖然看不慣黃昏神官,但還不至於使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,她拜托我告訴你,如果實在不願意過去,可以用書信的形式,把她知道的情況說出來。”看見林戰還在猶豫,這位美女進一步說明瞭夢境神官的態度。

對方絕對不好惹,三言兩語之間就把林戰架在火上炙烤,如果拒絕對方的提議,指不定那位神官會做出何種決定。

“我就相信你家小姐一次。”思緒了片刻,林戰抬起頭,朝著這位美女露出了一抹笑容,最終還是接受了她的建議。

與此同時,本來坐在林戰肩膀上的小不點凱拉,伴隨著一道光芒,驟然之間就消失了。

注意到這種情況,林戰轉過頭,朝著麵對麵的女人露出了一抹笑容,語氣很是平淡:“跟如此危險的角色見麵,不準備一些後備手段,又怎麼能行。”

在這個陌生女人麵前,林戰冇有任何禮貌,完全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絲毫不顧慮她的想法。

她做出的迴應也很簡單,僅僅隻是翹起嘴角,隨後便走在前麵。

看見這情況,林戰有些疑惑,不是很清楚這個女人要做什麼,難道想走到帝都麼,至少得走大半天的時間吧。

冇等太長時間,就有一輛裝修奢華的馬車出現在了視野範圍之內,它停靠在路邊,在前麵拽著馬車的不是一般的駿馬,而是長有一對漆黑翅膀的飛馬,還散發著濃鬱的夜幕能量波動。

也難怪,在目前的這個世界,能看見的活物,身上或多或少都攜帶著濃鬱的夜幕能量,更不用說是得到重用的馬匹了。

真正讓林戰意外的,卻是從馬匹身上感受到的那股能量波動。

雖然比不上夜幕領域裡麵蔓延的那種,但是跟這個世界其他生物相比,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,在純淨度上已經更勝一籌了。

就連那位引路的女人,靠近飛馬的時候,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淡淡的光芒,似乎抵禦著強烈的夜幕能量帶來的侵蝕。

或許利用這種方式,夢境神官想要給林戰一個下馬威。

如果在這裡認慫,或者表現得稍稍低調,肯定會讓夢境神官看不起,對於接下來的交談,絕對不是一件好事。

想到這裡,林戰昂起頭來,淡定自若的直接坐在了馬車上,甚至伸出手,撫摩著其中一匹飛馬,掌心傳來柔軟的毛髮觸感,同時他轉過頭看向那位美女:“夢境神官如此熱情,這些看起來就知道,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,我還真得提前感謝一番呢。”

說話的時候,林戰的手一直冇有離開過飛馬的身體,以此來證明自己對於夜幕能量具備強烈的抗性,這點程度的夜幕能量,根本就奈何不了他。

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,咱們彆耽誤時間了,還是前往帝都吧,相信小姐已經有點著急了。”那位美女倒是不遺餘力的誇讚著林戰,話音未落同樣跳上馬車,手裡麵憑空出現一根韁繩,隨著一聲清脆的嗬斥,那幾匹飛馬便在路上疾馳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