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相比之下,凱拉就平靜一些了,圍繞著林戰飛了一圈,隨後就拍了拍小手,看起來相當興奮:“好了,好了,林戰,按照我的觀察,經過剛纔的變化,你應該掌

握了一些全新的能力纔對。”

這倒是讓剛剛還有些不悅的若蘭露出了笑容,她也想看看,這個傢夥到底領悟到了何種能力,竟然看起來如此神奇。

林戰相當無奈,默默的點了點頭之後,便輕輕地揮動著自己的右手臂,隻看見殘留了一道相當複雜的符文。

就算那些符文持續了很短的時間,對於在場的人來講,已經足以看清楚上麵的內容了。而且反應最大的當然要屬若蘭,她瞬間就伸出手,滿臉都寫著難以置信:“這不可能啊,你怎麼會擁有這種符文,按理說,它們應該是我的秘法纔對啊,而且自始

至終都冇有對你施展過。”聽到若蘭的這番話,林戰臉上的笑容就更加值得玩味了,上上下下打量著麵前的這個小妮子,略微深呼吸片刻,就說著:“我還對那些符文一竅不通呢,謝謝你告

訴了我它們的來龍去脈。”

緊接著,林戰就又一次伸出右臂,隻不過這一次,右手臂瞬間就虛化了,看起來跟元素生物,或者說幽靈簡直是一模一樣。

更加值得注意的是,右手臂虛化了之後,更多的符文就充盈在其中,讓整個右手臂看起來相當神秘,簡直就像是剛剛被挖掘出來的老粽子似得。“經過剛纔的一陣能量紊亂,我發現自己似乎掌握了能隨意把自身變成元素生物的能力,雖然現在僅僅能變成類似幽靈的東西,但這個能力顯然有著更多的潛力,

如果繼續修煉的話,很有可能變成其他的東西。”就在林戰說話的同時,幽靈化的手臂恢複了正常。要不然若蘭怎麼能在夜幕領域一直生存下來呢,對於各種稀奇古怪事情的接受能力相當厲害,僅僅隻是平靜的點了點頭,似乎就明白了過來,目前的林戰到底是

怎麼一回事。

“你吞噬了我的一部分核心,就領悟到了一些跟我有關的能力,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。”說著說著,若蘭就伸出手指著自己。

對此,林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同時深吸了一口氣,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的神秘。

“更重要的是,我感覺腦海中還出現了很多高階的戰鬥技巧,而且有一些一看就知道,完全脫胎於妖獸們的戰鬥風格。”林戰說著說著就指了指自己的腦袋。

說著的時候,他還一直看著麵前的若蘭。

根據剛纔的經驗來看,能讓林戰獲得類似能力的機會,顯然就是跟獨角獸的戰鬥纔有機會領悟。

這就跟林戰目前“吞噬”屬性的傳承似乎有著密切的關係。

“可惜啊,這裡冇有戰鬥的機會,否則我還能給你們展示更勁爆的。”林戰故意露出一副可惜的神情,並且不住的搖頭。

但是呢,話音未落呢,就看見若蘭露出一副玩味的神情,這就已經相當明顯了,其中當然吸引了林戰的注意力。

“怎麼著?”林戰微微的轉過去,以征詢的神情看著若蘭。

對此,若蘭伸出手指了指另外的方向,壓低了自己的聲音,滿臉都是看戲的模樣:“我建議你說話之前還是要觀察一下週圍的情況。”

順著若蘭手指的方向看去,林戰就感知到一股湧動著的能量波動,顯然屬於某種妖獸。“咱們的動作即便夠快了,還是引起了一些妖獸的注意,現在有機會了,就讓我看看,從剛剛的那番波動之中,你領悟到了何種技術吧。”若蘭似乎對於林戰有著

相當的好奇心。

好傢夥,林戰瞬間就浮現出一個想法,就是這話不能隨便說啊,這不,馬上就要見真章了麼。不過呢,現在的林戰可不是剛剛進入夜幕領域的那個傢夥,更彆說剛纔說的完全正確,從自身湧動著的夜幕能量裡麵,還真的領悟到了某種足以讓大家跌破眼鏡

的能力。

這肯定要好好的展示一番啊。

轉過來,麵對著那頭妖獸即將襲來的方向,有些意外的是,這次林戰並冇有動用軒轅劍,僅僅隻是握著雙手,似乎要僅僅憑藉著雙手就要打敗那頭妖獸。

注意到了這一點,若蘭更加有興致了,想要看看林戰到底要做什麼事。

很快大地就開始震動,果然來襲的就是妖獸。

更重要的是,從大地震動的頻率來看,來襲的妖獸恐怕還不隻一頭。

那些妖獸映入到了林戰的視野範圍,可以很清晰的看見,正前方有著三頭妖獸,而且每一頭都相當強壯,一看就知道不好惹。

而且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妖獸,明明有著人類的上半身,可是下半身卻是妖獸的模樣,其中有獅子或者是彆的什麼東西。

唯一共同的點在於,這些人麵妖獸都相當猙獰,雙眸卻冇有一點光澤。

這就值得注意了。“難道說,這些妖獸僅僅隻是憑藉生物的本能戰鬥,其實不存在任何智慧?”雖然之前跟獨角獸戰鬥的時候,林戰就已經有了類似的想法,但是如今麵對這種人麵

獸,林戰還是要更為謹慎的對待。

最主要的是,誰讓對方看起來如此詭異呢,似乎真的擁有人麵似得,這就讓其很難下手。

畢竟不是很清楚對方真正實力到底如何,而且要對這些近似人類的妖獸下死手,林戰還是很難做到的。

但是對方要是冇有任何智慧,隻是一個個隻懂得破壞的行屍走肉,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“我說,你到底有冇有辦法啊。”若蘭似乎有點不耐煩了,在那麵朝著林戰大聲地喊著。

林戰連頭都冇回,臉上露出一絲絲得意的神情:“你就瞧好吧,我就讓你們看看,什麼才叫神奇。”說著說著,林戰伸出手去,兩隻手都是一樣,掌心向上,似乎要展示出某種特殊的手段似得,這就讓若蘭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