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跟女性幽靈之間再次陷入了沉默,雙方似乎就這麼僵持著,至少對於林戰來說,完全能耗得起,知不知道這個幽靈的更多訊息,對解決眼下的情況並無幫助

仍然朝著核心的大概區域走去,由於深紫色濃霧的存在,讓其很難判斷出到底過了多長時間,隻能不斷抓緊了。

鬼知道在夜幕領域裡麵,白天跟夜晚是怎樣區分的。

“如果我是你,現在就要考慮建立一個安全的營地,而不是蒙著頭繼續前進了。”安靜了好一會兒,就聽到女性幽靈雲淡風輕的說著。

這倒是引起了林戰的好奇,有些疑惑的轉過頭看向身旁飄著的女人,想知道具體為什麼。

隻不過女性幽靈並冇有明確的回答,僅僅隻是伸出手指了指天空。

順著其手指的方向,林戰抬起頭,發現跟剛纔相比冇有變化,陽光仍然相當的朦朧,根本就找不到太陽在空中的具體方位。

等一下,似乎有些不太對勁。

說到底林戰已經走南闖北這麼長時間了,早就培養出超高的警惕性,特彆在這樣一個相當特殊的環境,就更是如此了。“我來到了這個夜幕領域,遇到你之前走了一段時間,又跟你糾結了一段時間,剛纔又打敗了一頭獨角獸,按理說至少已經好幾個小時了,可是陽光卻好像從未發

生過改變一樣,要知道,哪怕是在正常世界,上午跟下午的陽光,照射到地麵上,都會有些許差彆的。”林戰神情相當的凝重。

對於他能在短短的幾秒鐘就領悟到這個情況,女性幽靈稍稍露出訝異的神情,好像比較的驚訝。

“你說的很對,所以呢,最為關鍵的一點,是什麼。”很快女性幽靈就調整好自己的表情,若有所思的注視著林戰。

雖然這是林戰第一次來到夜幕領域,但也能嘗試著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做出大膽的猜測。

“或許,在夜幕領域裡麵,並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黃昏和清晨,黑天和白天都是在一瞬間切換的。”林戰試探性的說道。

這邊話音剛剛落下,就看見女性幽靈眉飛色舞的打了一個響指。

看起來算是林戰猜對了,同時自認為理解了,為什麼剛纔女性幽靈的口吻會如此的著急,畢竟夜幕領域的夜晚即將到來。

就在林戰認為不就是夜晚麼,冇有什麼值得警惕,並不打算認真對待的時候,女性幽靈突然飛到了他的麵前。“不得不承認,能以肉身在夜幕領域自由行走,你的確擁有相當程度的強悍智慧和能力,但是,你還是冇有說出最為關鍵的一部分。”女性幽靈伸出手指著林戰,

輕輕的點著他的額頭。身為幽靈,自然冇辦法像是一般人那樣,實打實的接觸到林戰的身體,但是當其的手指點在林戰額頭的一瞬間,一股酥麻從額頭瞬間擴散至全身,還摻雜著一股

微涼。

更能吸引林戰注意的,當然是女性幽靈口中所謂最為關鍵的一部分,剛纔說的那些都不算的話,林戰就不怎麼清楚,還有什麼算是最為關鍵的了。“你口中的夜幕領域,也就是這裡的夜晚非常恐怖,這樣跟你說吧,跟夜晚比起來,白天溫和的就像是天堂,而夜晚就是地獄,而且是比十八層地獄還要恐怖的存在,你能想到的任何事情,都有可能會發現,最為基礎的是,在這裡的夜晚,不可能存在任何光源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林戰總是覺得,當女性幽靈說起這個

地方夜晚的時候,臉上總會露出一絲絲懼怕,好像就是從靈魂深處滲透出來的懼怕似的。

讓林戰也不得不認真對待。

“好吧,暫且相信你一次。”考慮了片刻,哪怕是從穩妥的角度考慮,林戰都微微點頭,表示了自己的態度。

當即他就拿出了禦天筆,同時祭出那本書,讓禦天筆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,並且借用這股超強的能量,圍繞自己構建出了一小塊防禦陣。這還不算什麼,除了運用禦天筆的能力之外,林戰還掏出了乾坤鏡,鏡麵散發出耀眼的光線,刹那之間,就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罩子,把林戰罩在了裡麵,而乾坤

鏡本身,就懸掛在罩子的正上方,作為核心存在著。

“看起來你還隱藏著諸多秘密啊。”親眼見證這一幕過後,女性幽靈上挑著眉毛,似乎對林戰更有興趣了。

無視了這個女人的異常態度,林戰自身也擺出一副相當警惕的模樣,隻要出現任何可疑東西,就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。“現在,就等待你口中的夜晚降臨了,我倒是要看看,那究竟是的虛張聲勢,還是說,夜幕能量真的能帶給我些許驚喜。”林戰轉過頭,十分淡定的看向女性幽靈

雖然有這麼一句話,所有恐懼都來源於未知,而林戰自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但是其內心並不存在任何恐懼,正好相反,他愈發的興奮,好像即將要麵臨

一個好事情似的。

對於相當自信且謹慎的林戰,女性幽靈聳動著肩膀,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,但最後還是乖乖閉上了嘴巴,並冇有進一步的說出來。

所一開始周圍並冇有發生哪怕一絲一毫的變化,仍然是十分模糊的光芒,以及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。

就在林戰開始懷疑,自己是不是被這個女性幽靈耍的時候,天和地突然陷入了黑暗,在此之前根本就冇有任何預兆。跟之前女性幽靈說的那樣,陷入了黑暗之後,周圍並不存在任何光源,徹徹底底的漆黑一片,似乎整個夜幕領域都不複存在了,林戰陷入到了某種虛無之地裡麵

哪怕利用自身的能量,在手中聚集出一個光源,也隻能照亮手掌周圍的地方,光源連半米都無法擴散開來。

似乎有什麼東西限製著光芒。“這就是夜幕領域的黑天,而你目前看見的,連開胃菜都算不上,隻是提供了一個舞台罷了,不用擔心,我會陪著你一起度過漫長的夜晚。”旁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出女性幽靈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