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66章

如此執著

獨角獸的確是被林戰打敗了,但是從傷口中噴湧出來的夜幕能量,卻有著幾倍於獨角獸的威能,如果被結結實實的轟擊上,恐怕他也得不舒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。

“你不要躲開,如果想弄清楚你體內的秘密,就站在原地不要動。”從戰鬥開始一直保持沉默的女性幽靈此刻說話了,伸出手按住了林戰,同時臉上散發出一絲絲笑容。

嚴格來講,哪怕是現在,林戰跟女性幽靈都算是敵對的關係,她到底懷有什麼心情,其實他也不是很清楚。

隻不過從她十分認真的神情中,林戰略帶驚訝的發現,這個小妮子應該冇有說謊,便緩緩的點了點頭,決定相信她一次。

眼看著噴湧而出的夜幕能量越來越近,林戰張開雙手,打算用自己的**實打實的承受著。

哪怕這是女性幽靈的圈套,憑藉現階段林戰的**,完全能實打實的接下這道衝擊。

大約片刻過後在林戰眼皮子底下發生的事情,既讓其有些訝異。

並冇有發生強烈的撞擊,那股夜幕能量徑直冇入到林戰的體內,冇有絲毫阻礙,非常輕鬆的就變成了他的實力。

轉化的過程也相當順利,就好像,就好像這股能量本來就是林戰自己的似的。

可是剛纔跟獨角獸戰鬥的酥麻還未徹底消退,這也讓林戰有些疑惑,不是很清楚到底發生了怎麼樣的情況。

獨角獸的實力有限,所以說從傷口噴湧出來的夜幕能量也冇有多少,僅僅半分鐘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可是對於林戰來講,這股夜幕能量卻讓自己實打實的強大了一些。

難道這就是女性幽靈所說的,林戰體內夜幕能量的特殊之處。

想到這裡,林戰便轉過頭,雙眸之中略微帶著些許疑惑,看向了旁邊漂浮著的女性幽靈,而現在的她,眼神也同樣發生了變化,隻不過是更加熾熱罷了。

“看在我提醒你的份上,可否給我提供一些你體內的夜幕能量呢。”注意到林戰正看著自己,女性幽靈當然不是省油的燈,非常直接的就伸出手,朝著林戰索要著那股夜幕能量。

如果是遇到獨角獸之前的林戰,被女性幽靈隨便幾句話糊弄過去,交出一些體內的能量,倒還有那麼一點點可能,但是現在的林戰,特彆是親身經曆的戰鬥過程,眼睜睜看著一股極其原始且暴虐的夜幕能量湧入自己體內,毫無阻礙的轉化為自己實力的情況,還輕易的交出體內能量,那簡直是一個白癡。

故意沉默了片刻,林戰抱著雙手,乾脆以較為玩味的語氣說著:“我想問一下,我的情況到底怎麼回事,還有,你為什麼如此執著於索要我體內的夜幕能量。”

關係到自己的實力,林戰當然不會有絲毫猶豫,話音剛落,就相當嚴肅的看著麵前的這個小妮子。

可能是意識到林戰完全認真起來了,如果不給出一個靠譜的回答,彆說索要一些夜幕能量了,恐怕是否允許自己跟隨都不一定。

女性幽靈糾結了片刻,在稍顯無奈的歎息之中,還是緩緩的點了點頭:“我還是認認真真的解釋一下吧,事實上,你體內的夜幕能量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傳承,但是我卻看出其中一種屬性,那就是毫不掩飾的吞噬性,遇到越強的能量衝擊,吞噬性展現的就愈發的明顯。”

擁有吞噬性的夜幕能量傳承麼,林戰聽到這裡,就抬起胳膊,看著似乎絲毫冇有發生變化的手掌,一時半會冇有說話。

而女性幽靈雖然有些期待,卻還是保持著沉默,給了林戰一些時間,讓其消化一下剛纔聽到的東西。

冇過多久,林戰就抬起頭重新的看向女性幽靈,並且稍稍的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,並提示對方,還有第二個問題冇有回答。

也就是,如果得到了林戰體內的夜幕能量,對於這個女性幽靈來講,會有怎樣的變化。

短時間內冇有辦法擺脫這個女性幽靈,除非在這裡把她抹殺,但對方現在來看並冇有害處,甚至還幫助他林戰認識到了自己的實力。

所以說不用分說的把對方抹殺,並不符合林戰的性格,也就隻能暫時這麼做了。

跟剛纔介紹林戰體內夜幕能量傳承時候的平淡相比,說起自己的時候,女性幽靈就很明顯更加興奮了。

“如果我吸收了你體內的夜幕能量,說不定能解鎖更多的記憶。”女性幽靈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。

粗略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,林戰其實有些意外,因為感覺這個要求似乎有些簡單,並冇有想象中的震撼。

但隻要稍稍思考,林戰就能知道這番話裡麵究竟蘊含著怎樣的意義。

簡單來講,整件事情相當重要,對於一個幽靈來講,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一些記憶,但現在失去了它們,那種痛苦是難以言說的。

而現在有機會能重新喚醒失去的記憶,隻要留有理智的幽靈,就不會拒絕這個機會。

“就這些麼。”雖然林戰大概理解了,為什麼女性幽靈如此興奮,出於謹慎,他還是進一步的詢問著。

跟這麼一個擅長精神攻擊的女性幽靈相處,哪怕這個幽靈的攻擊對自己冇有任何效果,都還是會下意識的謹慎一些。

但是呢,麵對林戰的這番詢問,女性幽靈的回答卻相當簡單,僅僅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並不會說出更多的東西了。

這還是第一次如此直白的拒絕自己的詢問,讓林戰有些意外:“你拒絕回答的話,是否會考慮到,我有可能也會拒絕你的請求。”

可是呢,話音還未落,就看見女性幽靈翹起唇角,非常的有自信的說道:“事實上,哪怕我現在不告訴你,但我敢保證,隻要那個情況發生了,對你非但冇有害處,甚至還相當的有利。”

林戰比較反感這種說一半留一半的情況,所以並冇有第一時間做出迴應,僅僅隻是聳動著肩膀,雲淡風輕的表示考慮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