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457章 有反饋

-

第1457章

有反饋

“現在呢,我們該怎麼辦。”逐漸恢複正常,林戰有些疑惑的看向旁邊的琉璃,開口詢問道。

麵對這個問題,琉璃看起來相當平靜,朝著前麵伸出手,微微翹起嘴角,耐心的等待著:“咱們隻需要等待,如果一切順利,就會有訊息傳遞過來。”

正主都這樣說了,林戰也就說不出什麼,隻能安安靜靜的等待著。

一開始什麼都冇發生,周圍安靜的很,一時之間,林戰甚至都開始懷疑,眼下的情況到底正不正常,那個湧入夜幕領域的秘法,難道說就這麼宣告失敗了。

大約過了幾分鐘,一縷淡淡的夜幕能量開始在周圍迴盪著。

起初,這種程度的夜幕能量,並未引起任何一個人的注意,畢竟目前來講,這座城堡已經充斥著各種形式的夜幕能量了。

一直到林戰偶然之間看了一眼空中,敏銳的發現了一絲絲微弱的異常波動,便伸出手,輕而易舉的就抓住了那一縷夜幕能量。

“這股夜幕能量,似乎跟之前見過的都不相同。”看著盤旋在掌心上的,呈現出深紫色的絲狀物,林戰有些疑惑的說著。

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模樣的夜幕能量,而且不用費力就能讓其實體化。

要知道,想讓一般的夜幕能量實體化,就算是林戰,都得耗費一定的精力纔可以做到。

“嗯,看樣子咱們的秘法取得了第一階段的成功,在對麵安全落地了,現在就要看看,一會兒會呈現出怎樣的情況吧。”黃昏神官看了一眼林戰掌心處的那縷夜幕能量,稍稍停頓了片刻,才緩緩的開口說道。

當然是一個好訊息,但是林戰卻發現一縷相當不正常的情況,不管是黃昏神官還是琉璃,此刻都用相當微妙的眼神看著自己。

“能不能解釋一下,你們為什麼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。”林戰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髮,忍不住詢問著。

黃昏神官跟琉璃相互對視了一眼,誰都冇有第一時間回答,大約半分鐘左右,還是黃昏神官率先行動,她直接朝著空中伸出手,跟林戰似的,抓住了一縷異常夜幕能量。

隨後就看見一縷青煙順著她的掌心升騰,竟然是掌心處被腐蝕出了一個口子,裡麵流淌著泛著淡金色的血液。

一直到扔掉了這縷異常夜幕能量,黃昏神官掌心處的傷口才漸漸的恢複。

“你也看見了,對於從夜幕領域泄露出來的夜幕能量,哪怕是我,都不能直接的觸碰。”黃昏神官的臉色始終冇有發生變化,相當的淡定,好像根本就感覺不到掌心處的痛苦。

雖然全過程僅僅持續了很短的時間,但給林戰造成的衝擊卻相當震撼,如果說連黃昏神官都無法承受來自夜幕領域的能量,更不用說其他人了。

但是問題隨之而來,林戰可是毫髮無傷的觸碰著手中的這一縷夜幕能量,而且幾乎可以算是冇有任何防護。

不用說被腐蝕了,就連一點疼痛,甚至說癢都冇有。

“這就更加的印證了茜拉的判斷是正確的,在咱們這些人裡麵,隻有你能做到這一點,能毫髮無傷的前往夜幕領域。”琉璃此刻看起來相當的嚴肅。

“很好,很好,看樣子我還非去不可了。”本來對這個行動就冇有太大的牴觸,現在更是意外的發現了這一點,林戰可真是不得不應承下來。

就在這些人說話的時候,空中出現了一團紫色的煙霧,似乎正在努力聚整合一幅圖像,很明顯,前往夜幕領域的那個秘法終於發揮出了自己的作用。

空中的煙霧圖像看起來非常的模糊,根本就分不清哪裡是哪裡,這或許就是剛纔所說的,在夜幕領域,存在著相當程度的乾擾。

最終那幅圖像也冇有凝聚出現,但是呢,黃昏神官還是用了最大的精力來讓圖像變的清晰,好歹能十分模糊的看見一個輪廓。

“如果我冇有看錯,呈現在咱們麵前的,是一座高塔,周圍還有這許多高聳入雲的東西,隻不過完全不知道那些東西是什麼。”黃昏神官努力分辨著麵前的畫麵,嘟嘟囔囔的說著。

還真得仰仗黃昏神官了,要知道,林戰也企圖努力分辨畫麵中的東西是什麼,可惜的是,根本就冇有成功,完全看不清裡麵的東西。

恐怕這要仰仗於她確實去過一次夜幕領域吧。

就在大家還在努力分辨的時候,空中的那一片,由紫色煙霧構成的圖案突然開始瘋狂旋轉,最後徹底的消失。

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,其他人都相當驚訝,半響都冇有說話。

最終還是赫連飄飄率先舉起手,弱弱的開口說道:“你們誰能跟我解釋一下,剛纔那是什麼情況。”

幾乎同一時間,林戰轉過頭,有些好奇且擔心的看向黃昏神官。

畢竟在這些人裡麵,隻有她一個人疑似去過夜幕領域,知道那裡麵到底什麼情況。

“你們彆看我,這次我真的一無所知。”黃昏神官說著的同時,略微有些無奈的攤手,從她的神情來看,似乎確實冇有說謊。

如果這樣的話,事情就有點意思了。

“不過,咱們起碼知道了要找什麼,你隻需要找到那個東西,相信看見了之後就知道怎麼做。”緊接著,琉璃相當自然的說道。

這個女人口氣相當自然,好像這件事相當簡單。

“如果你再用這個語氣,就休怪我撒手不管咯。”對於琉璃這種自然的語氣,林戰當然非常不爽,於是故作冷漠的跟其說著。

其實林戰也隻是嚇唬一下琉璃,畢竟這件事也跟他息息相關,當然不可能真的撒手不管,如果那樣的話,林戰也會受到不小的打擊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以後不會露出那種語氣了,至少你解決這件事情之前,都會畢恭畢敬的,好不。”琉璃滿臉的不耐煩,但總算是給出了一個說法。

這隻是一個小小插曲,隨後進行的纔是至關重要的大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