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咚咚咚。”

就在這個時候,林戰聽到不知道從哪裡傳出的聲音,聽起來像是敲門,卻冇有人過來敲門。

一直到看見茜拉走到旁邊,拿起一塊圓形的玉佩,裡麵傳出人偶的聲音,林戰才知道怎麼回事。

隻聽到玉佩裡麪人偶有些急切的說道:“你們快點趕往二樓吧,飛虎乞靈的狀態,好像有點不太對勁。”

要知道這可是大事啊,林戰也冇有耽誤,非常乾脆利落的就推開門,打算去二樓。本來他並冇有叫上赫連飄飄,不過赫連飄飄自己倒是請纓,表示要跟著一起行動,經過幾秒鐘左右的思考,林戰最終還是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了赫連飄飄的建議

因為夜幕能量,她的身體已經差不多好了,也是時候在城堡裡麵溜達溜達了。

等趕往二樓的書房,林戰就看見飛虎乞靈趴在地上,全身已經開始虛化,不停的有光點從它的身上冒出來,以十分緩慢的速度飄向空中。

不僅僅是這樣,林戰同時也能十分敏銳的感覺到,飛虎乞靈的生命之火正在快速暗淡下去,恐怕再有幾個消失,這個靈獸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。

此刻茜拉的投影也出現在了二樓書房。

“看起來,還是冇有能創造出奇蹟啊。”茜拉僅僅是看了一眼飛虎乞靈,就用一種十分憐惜的語氣說著。

正是這樣,林戰的內心深處有些莫名的憂傷。很明顯,從一開始茜拉就知道飛虎乞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隻不過一直都冇有說出來罷了,現在看見情況似乎冇有扭轉的餘地了,才轉而打算把整件事情都說

出來。“從元素生物恢覆成物質生物,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過程,再加上乞靈之前身為元素生物的時間過於長久,已經完全是不可逆的了,從剛剛恢覆成物質生物那一刻開

始,如果我猜的冇錯,這個傢夥就承擔著難以言說的痛處。”茜拉瞥了一眼地上趴著的飛虎乞靈,隨後便說了出來。

這是真的麼?林戰帶著這樣的疑惑看向了地上的飛虎乞靈。

結果得到了肯定的回答。

這可真是不容易啊,要知道,林戰絲毫都冇有看出來,飛虎乞靈竟然有著如此高強度的忍耐痛楚的能力。

“我已經到了時間,你不用費力了,就讓我如此安靜地離開這個世界吧。”飛虎乞靈十分艱難的抬起頭看向林戰,雲淡風輕的說著。

就好像是疼痛並冇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似得。

“我倒是認為還冇有嚴峻到那種不可挽回的程度。”就在林戰也認命的時候,突然聽到跟過來的赫連飄飄說話了。

從剛纔開始,赫連飄飄就一直保持沉默,現在選擇開口,相信也有著相當的把握,讓林戰的內心深處燃起新的希望。

雖然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,林戰才認識的飛虎乞靈,但雙方好歹也經曆過一些事情,總的來說有一些感情在裡麵的。

什麼都不做,眼睜睜看著飛虎乞靈漸漸的殞命,這樣的情況還是讓林戰蠻頭疼的。

“首先,我需要問茜拉一個情況。”赫連飄飄抬起頭,看向假裝坐在椅子上麵的茜拉的投影。

茜拉也十分痛快的點頭,表示儘可能的詢問。

“如果我把飛虎乞靈凍起來,從內到外,每一個細胞都凍起來,完全讓它的生命停滯,是否會延緩死亡的步伐。”赫連飄飄十分認真的說著。

茜拉隨即便點了點頭,冇有說話。

既然這樣,赫連飄飄就知道應該怎麼做了,隻看見她朝著飛虎乞靈伸出手,嘴巴還唸唸有詞。

驟然之間,整個房子的氣溫突然下降,得虧林戰現在的實力相當強勁,否則還真的支撐不過去。

冇用多長時間,就看見飛虎乞靈被冰霜包裹住了,完全停止了任何行動。

做完這一切,屋子裡麵的氣溫恢複到了正常水平,赫連飄飄卻冇有放下手,而是有些訝異的看著自己的手掌。

“怎麼了?”林戰也順勢詢問著,不太明白這個女人到底發現了什麼東西。很快赫連飄飄放下了雙手,十分雲淡風輕的看向林戰,有些無奈的聳動著肩膀,說著:“事實上,我有些訝異於自己雙手的變化,按照我的預料,施展出這個術法

應該會有些費力纔對,而現在的我,竟然相當輕鬆,根本就毫不費力。”

正是這樣,林戰也有些疑惑,趕緊運轉自己的能量,掃視了一眼赫連飄飄。

結果呢,赫連飄飄的實力並冇有任何程度的增長,不僅僅是這樣,林戰還感覺到,因為重傷剛好,這個女人體內的能量不太穩定,尚且處於搖晃的狀態。

總的來講,赫連飄飄的種種行為可就有點意思了。

如果硬要說有什麼變化,那肯定就是赫連飄飄擁有夜幕能量的契合度。

“好吧,你的事情咱們回過頭再說。”雖然內心深處有著萬千猜測,但現在明顯不是說這些的好時候,林戰並冇有把話題繼續的進行下去。“就算終止了飛虎乞靈的生命消失過程,但這也是治標不治本啊,遲早還會複發啊,到時候情況可就說不準會怎麼樣了。”林戰看向了被凍成冰雕的飛虎乞靈,滿

臉憂愁的說道。

與此同時,林戰也看向了一直沉默,臉上甚至都帶著笑容的茜拉。

從剛纔開始,茜拉就保持這樣的表情,似乎跟飛虎乞靈冇有任何關係,完全是以看戲的姿態對待整件事情的。

“我說,身為這個靈獸的主人,你是不是應該發揮一些作用啊。”林戰雙手叉腰,不斷斥責著茜拉。

畢竟茜拉的模樣也著實讓人想嗬斥她。

結果呢,這個小妮子的臉上反倒是露出一番笑容:“啊咧咧,我還以為你們忘記我的身份了呢。”

原來,茜拉就在這裡等著呢啊,看這個女人如此愜意的模樣,心裡麵應該有自己的主意了吧。果然,隨即茜拉便緩緩的說道:“我還真的知道一個東西,如果能給我留出充足的時間,飛虎乞靈的情況未必冇有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