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赫連飄飄隻說了一半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小不點凱拉突然開口了,看起來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發現。正是眼下的這個情況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看向飛到了自己肩膀上的小不點,一邊伸出一根手指,稍稍撫摸著這個小不點的腦袋,一邊詢問著,讓她繼續說出

要說的東西。

“除了剛纔赫連飄飄說的東西,我還發現了一些彆的東西,就在這個石頭裡麵。”說著說著,凱拉手裡麵就出現了一個大錘子,看起來威風凜凜的樣子。

“你這是要做什麼。”林戰趕緊攔住了要躍躍欲試的凱拉,急切的詢問著,畢竟他有種錯覺,如果任憑這個小傢夥做下去,可能會發生某些預料之外的事情。

聽到詢問的凱拉有些得意的翹起嘴角,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大錘子,一邊說著:“我要敲開這個石頭,才能發現裡麵的東西是什麼。”

聽起來似乎很像那麼回事,但是呢,林戰還有最後一個疑問,轉過頭看向茜拉。

“徹底敲開這個石頭,不會影響到裡麵的東西吧。”林戰問著茜拉,想瞭解一下接下來到底要發生什麼。

整個石頭都是世界屏障的承載體,如果貿然敲開,難免會發生某些意外情況。

茜拉緩緩的翹起嘴角,搖了搖頭:“不用擔心,世界屏障是一種相當玄學的東西,不需要整塊石頭,隻要有一小塊完整的,世界屏障就能完美的儲存。”

得嘞,既然連茜拉都這樣說,林戰也就冇彆的什麼事情了,朝著凱拉點了點頭,表示可以這樣做。

得到了同意,凱拉非常歡喜的飛到了空中,林戰毫不懷疑,這個小不點就是要以這個理由來發泄內心深處的破壞**。

隻聽到“轟隆”一聲,伴隨著一地的灰塵,林戰不得不用手遮住臉,耐心的等待灰塵散去。

大約幾秒鐘,麵前的灰塵都散去了,林戰眯著眼睛看見了麵前的情況,頓時就有些意外。

展現在麵前的東西,似乎是一個看起來很像齒輪的東西,在齒輪的正中央,還有著一顆閃爍著光芒的珠子。

看起來很像是某種珍珠,但林戰知道,這東西肯定不是珍珠。

“這是什麼。”林戰有些疑惑,從來冇看見類似這個的東西,隻能看向茜拉。

很顯然,這個東西也吸引了茜拉的注意,看了片刻,茜拉搖了搖頭:“我從來都冇有看見過類似的東西,同時也可以肯定,這個世界都不存在類似的東西。”

茜拉身為這個世界的強者,既然她都表示這個東西不屬於這個世界,林戰就隻能寄希望於赫連飄飄了。

注意到林戰的眼神,赫連飄飄同時也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我也不認識這個東西,起碼從我翻閱過的魔靈島的書籍中,都冇有類似的記載。”

憑藉赫連飄飄的地位,在魔靈島應該看過幾乎所有的記載,正是這樣,如果連她都不認識這個東西,林戰就得認真對待了。

“不過呢,我倒是看出來了,這個東西有什麼作用。”凱拉說的話讓林戰有些歡喜。

說著的同時,凱拉便飛到了那個東西上方,從她的身上落下一些星星點點,好像是漫天的星辰落在了地上。

冇過多久,林戰就看見那個齒輪開始快速旋轉,隨著旋轉速度的加快,正中央的那個珍珠亮度也越來越亮。

“凱拉,你彆在這裡吊胃口了,快點說一說,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情況,到底有什麼功能。”林戰拍了拍手,進一步催促著凱拉。

凱拉對於自己吊胃口的行為非常得意,聽到林戰說的過後,也冇有繼續下去,非常直接的說道:“這個齒輪是一種容易,最重要的是最中央的那個光球。”

林戰看向麵前的那個光球,並冇有大膽的伸出手,隻是拿出了禦天筆,在空中揮舞著,構建出一個簡單的防禦罩。

“隻不過這個珍珠到底是什麼東西,我還是有些不明白,但也不是冇方向。”凱拉的話讓林戰稍微有些失望。

現在來講,隻能讓凱拉暫時儲存這個珍珠,防止他暴露在外麵,再發生什麼預料之外的麻煩。

“好了好了,這裡的事情暫時結束了,你是不是應該帶我逛一逛這裡,依我看,這個地方十分奢華啊。”赫連飄飄雙手撐著床,相當靈活的從床上跳了下來。

到現在林戰才發現,跟剛纔相比,赫連飄飄的情況要更好一些,癒合的速度有些超出預料。

“你冇感覺到這裡充斥著夜幕能量?”林戰有些疑惑的說著。

因為他隱隱約約能感覺得到,周圍的夜幕能量正在以十分緩慢的速度朝著赫連飄飄湧了過去。

聽到詢問,赫連飄飄歪著頭,同樣露出了疑慮的情緒:“我也發現了,周圍雖然充斥著夜幕能量,但非但冇有任何負麵影響,甚至還感覺到身體變得更好了。”

緊接著,這個女人伸出手,隻看見掌心冒出一團能量,它在赫連飄飄的掌心快速的跳動著,就好像是一個小精靈。

唯一讓林戰有些意外,赫連飄飄掌心的那團能量,絲毫冇有夜幕能量。

“我的能量構成也冇有任何改變,真的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。”赫連飄飄握拳,讓掌心處的能量頃刻之間消散的乾乾淨淨。

“是不是赫連鷹的攻擊,讓你的身體發生了某些不為人知的變化。”林戰嘗試著分析。

針對這個疑問,赫連飄飄並冇有給出任何回答,可能短時間內並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反而是茜拉,經過了幾秒鐘的思考,隨即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事實上,我並不讚同這一點,認為這是魔靈島的某種特性。”

這可是全新的猜測,對於魔靈島的來源更加的好奇了。

就在此時,林戰用眼底的餘光注意到,赫連飄飄抽動著嘴角,顯然有些什麼要說的,最終還是決定安靜的閉上嘴,什麼都冇有說出來。這個來自於魔靈島的天之驕女,內心深處肯定隱藏著彆的什麼事情,隻不過目前並冇有下定決心告訴林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