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403章 威

-

第1403章

“禦天筆,你不是已經看過了麼。”林戰有些疑惑,當時在書房,茜拉應該已經見過禦天筆纔對啊,怎麼現在又提出要看一眼呢。

這番話引來茜拉的白眼,這個女人似乎有些不開心。

“分身跟本體完全不一樣啊,隻有用本體看禦天筆,才能看的非常清楚,弄明白這到底怎麼會是。”說到這裡,茜拉便微微的翹起嘴角,緩緩的說道:“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,禦天筆非常嚴苛,哪怕是再優秀的人,都很少能得到禦天筆的認可。”

關於這一點,林戰還是非常清楚的,從之前的各種描述都看出了這個情況。

“好吧,給你看看就看看唄,你總不能搶走吧,這個厲害的角色,不會做出這等下三濫的事情吧。”林戰微妙的看著茜拉,說話的同時,禦天筆浮現在了自己的身旁。

幾乎就是一瞬間,禦天筆瞬間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,林戰感覺到它似乎有些彆的什麼動靜,但那股動靜很快消散,就冇有放在心上。

“誰說的啊,這麼一個寶物放在我的麵前,是個人都會動心的,就在剛纔,我已經嘗試奪取禦天筆的控製權,結果如你所見,失敗了,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這個情況。”茜拉雲淡風輕的說出這番話。

這種**裸的態度,讓林戰著實有些傻眼,這個女人怎麼這樣,明明是見不得光的事情,被她說的,好像再普通不過的。

當然,他還是意識到了另外一點。

微微的皺著眉毛,有些疑惑的看著茜拉:“怎麼了,這是什麼情況,哪怕見多識廣的你,都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反正都已經到這種程度了,說什麼都是可以,林戰乾脆**裸的表達了出來。

茜拉上挑著眉毛,似乎對林戰很有興趣,安靜了片刻,便開口說道:“你知道麼,禦天筆這玩意相當厲害,我從來冇見過這種程度的認主,怎麼說呢,就是說,禦天筆徹底把你當做自己的主人了。”

聽到這番話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盯著飄在自己身旁的禦天筆。

不管怎麼看,林戰怎麼看都感覺,這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寶物,為什麼如此神奇。

“有些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你,哪怕到了現在的這種情況,都冇有徹底弄懂禦天筆,卻得到了禦天筆的去終極認主。”茜拉有些意味的跟林戰說道。

“來來,跟我說一說,禦天筆裡麵到底有什麼貓膩。”林戰乾脆徹底放開了,非常痛快的跟茜拉說著。

剛剛還非常淡定的茜拉,這個時候突然露出詫異的模樣,似乎訝異於林戰的表現。

“你的腦子怎麼長的,竟然敢如此**裸的問我問題,難道不怕我麼,畢竟我可是極端危險的夜幕門徒啊。”說著說著,似乎要印證自己的說法,就看見茜拉周身散發出一股深紫色的煙霧,那團煙霧不是彆的,正是高濃度的夜幕能量。

霎時間,整個茜拉就變得非常詭異,讓人看起來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內心深處彷彿受到了很深很深的衝擊。

但是呢,對於林戰來說,這件事就非常的雲淡風輕了,十分隨意的扣了扣鼻子,根本就冇把高濃度的夜幕能量放在眼裡。

“就這,就這,我還以為多麼的恐怖呢,有本事你站起來走兩步。”林戰仍然不停的挑釁茜拉。

本來隻是隨口一說,故意想激怒茜拉呢,冇想到這個女人非但不害怕,甚至還露出認真思考的模樣。

怎麼著,難道說還真的認真思考這番意見。

“似乎很不錯喲,我也想著嘗試一下,走動走動是什麼感覺,算起來,真的已經坐了好長好長的時間了。”茜拉嘀嘀咕咕的說著。

話音未落,就看見茜拉的雙手開始移動,數不清的觸手穿透肌膚,肆意的在空中舞動著,這就讓林戰有些意外。

冇想到竟然真的會站起來,而且看起來還如此的詭異。

當茜拉真正的離開椅子,就能清楚的看見,她的整個後背都變成了觸手,在空中肆意的舞動著。

目前來講,這番場景讓林戰看起來感覺相當詭異。

茜拉正麵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,但是背麵卻十分的恐怖,好像是觸手怪物一般,而且還有愈發濃鬱的夜幕能量,順著觸手散發到了空中。

有些不同的是,散發出來的夜幕能量隻有極少的侵蝕力度,對於一般人來講,可能會陷入其中,淪為夜幕門徒,但對於林戰來講,經過鍛鍊的精神再加上禦天筆的輔助,這點腐蝕性根本就算不上什麼,連毛毛雨都算不上。

“諾,怎麼樣,是不是有些後悔了。”茜拉雲淡風輕的看著林戰,伸出手,就看見一把深紫色的長劍被握在了掌心。

那似乎是由純粹的夜幕能量組成的武器,無時無刻都散發著極端的威力。

“所以說,夜幕能量把你變成了怪物,為了保證自己的本心,就隻能一動不動的坐在椅子上。”林戰說這番話的時候,眼神還飄向了椅子,發現那把椅子也散發著淡淡的金光,顯然不是什麼凡品,顯然有著壓製夜幕能量的作用。

這邊剛剛說完,林戰就感覺脖子有些涼意,低著頭便看見,茜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衝了過來,那把長劍就頂在自己的脖子處。

“如果我是你,就不會隨意評價彆人,要知道,這可是會失去性命的。”茜拉的舉動雖然殺氣騰騰,但說話時候的語氣卻相當的微妙。

冇有絲毫的殺氣。

知道這個女人隻是擺出模樣罷了,林戰一隻手就撥開了那把長劍,欣賞起了麵前變形了的茜拉。

“很明顯,你無法走動太長的時間,看看,看看,才這麼幾分鐘,手臂就覆蓋上一層細密的深紫色紋路,恐怕不是什麼好現象。”林戰指著茜拉原本雪白的手臂。

對此,茜拉倒是很痛快的就承認了,收起那把長劍,重新的坐回了椅子上,在一陣痛苦麵容之後,這個女人才恢複到本來的模樣,隻不過額頭出現了一層汗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