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401章

茜拉的閨房

“我認為不會有危險的,相信茜拉將軍會保證我的安全。”林戰如此說著,隨後便看了一眼旁邊站著的茜拉。

茜拉的臉上浮現出一縷淡淡的笑容,伸出一根手指,朝著林戰勾了勾,似乎讓他趕快過來。

片刻過後,茜拉的投影便消失了。

林戰也隻身一人走出了書房,順著樓梯繼續的往上麵走著。

很快,林戰就在第三層發現了有些不對勁的東西,就比如說,牆壁上總會出現一些比較違和的凹槽。

等到靠近了,林戰才發現,凹槽裡麵都是一根根銀光閃爍的毒箭,顯然有著充沛的殺傷力。

“你可真看得起我啊,準備了這麼多毒箭。”林戰略微嘲諷的說著。

似乎為了迴應林戰的嘲諷,他右手邊的凹槽發出一陣聲音,同時一根毒箭稍稍的探出頭來,虎視眈眈的看著他。

好像下一秒就要激射出來,奪取他的性命。

但是呢,林戰其實還算是相當淡定,如果茜拉想動手,早就動手了,根本就不會等到現在,至於這個毒箭,純粹是虛張聲勢罷了。

“也就是你這個小帥哥,換做彆人啊,此刻恐怕早就已經命喪黃泉了。”茜拉的聲音似乎從四麵八方傳了過來。

聽到這番話,林戰翹起了嘴角,朝著上方抱了抱拳:“要是這麼說,我還得感謝你唄。”

茜拉一陣豪爽的笑聲,同時緩緩的說道:“你冇必要感謝我,這都是應該做的,我已經獨守空房這麼長時間了,好不容易來一個男人,當然得好好的珍惜。”

如果單純的從對方的話語聽來,或許會誤解茜拉,認為她是一個作風不乾淨的人,但林戰非常清楚,這隻是茜拉擺出來的樣子,如果自己真的選擇相信,到時候恐怕就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“來吧,我的閨房需要再上一層,當然,我還是想著提醒你一下,最好做一些心理準備,因為,現在的我跟剛纔有些差彆。”說到最後,茜拉的聲音似乎有些失落。

林戰感覺到有些困惑,不知道茜拉這是故意的還是彆的什麼,怎麼就突然這樣說了,難道說內心深處真的是這樣想的。

當然,思考歸咎於思考,林戰還是相當謹慎的,握著禦天筆,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麵走著。

第三層的奢華程度要更甚於下麵的兩層,看起來相當的精緻,而且有著一些奢華且寬闊的房間,裡麵總會有一張長桌子。

“這些呢,我一般當做會議室,畢竟地方寬闊嘛,能容下好多人。”茜拉又開口了,隻不過現在聽起來,更像是閒聊,冇有了剛纔那般味道。

起碼在林戰看來,茜拉現在的聲音比較舒服。

“這些不應該是餐廳麼,你吃飯的時候,還有幾百個男仆在旁邊吹彈著。”林戰也跟茜拉打趣著。

冇想到的是,茜拉“呸”了一聲,隨後有些慵懶的說著:“誰喜歡那樣啊,多麻煩,還幾百個男仆,你不覺得有人在場的話,連吃飯都不舒服麼,一個人獨自呆著,才能充分享受美食帶來的樂趣。”

這倒是有些出乎林戰的預料,冇想到這個小妮子竟然如此灑脫,對待事情的看法,似乎跟一般的貴族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。

“你不像是一個貴族。”反正這裡又冇有彆人,林戰十分隨意的說著。

茜拉也相當平淡的笑了笑,隨即就開口:“當然咯,我也知道,自己與其說像是一個貴族,還不如說像是一個平民百姓,但我就是這樣認為的呀。”

如果茜拉說的這些都是真的,說不準這個女人還聽有親和力的。

當然,這一切都得等看見茜拉本人再說,指不定都是故意讓林戰聽到的。

畢竟像是這個級彆的貴族,說謊和虛偽的能力都是一流的,一般人可聽不出來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就彆在那裡胡思亂想了,趕緊上來。”茜拉對於林戰慢慢悠悠的樣子有點不耐煩了。

可是呢,林戰聽到了這個女人的態度,就更加放慢了腳步,還故意說著:“好不容易來到如此奢華的城堡,我當然得好好的欣賞一下咯。”

對待這樣的女人,對方愈生氣,林戰就愈發的開心。

冇想到的是,這一次林戰似乎做的有點過分,讓茜拉有點生氣,自己的話音剛落,就感覺到一股夜幕能量從天而降。

嚇得他趕緊拿出禦天筆,認為茜拉要乾掉自己。

可是呢,當這股夜幕能量灌注到自己周圍的時候,林戰卻驚訝的發現,它跟尋常的夜幕能量不太一樣,冇有那麼強烈的侵蝕性,倒像是一個無形的手,在自己的身後推著,讓自己不得不加快腳步。

“跟你好好說話,你偏偏不停是吧,非得讓老孃來硬的。”茜拉的說話聲音都大了起來。

對此林戰皺著眉,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,既然無法抵抗身後的夜幕能量,就隻能任憑它推著自己前進。

這可是一種非常奇妙的經曆。

看著自己周圍的景象飛速後退,林戰有一種坐車的錯覺,就當走到樓梯的時候,林戰剛剛要大聲叫出來,讓茜拉放慢速度,按照現如今的速度,如果直接裝上去,可是會有骨折風險的。

可是呢,林戰竟然自動躲避著台階,雙腿根本就冇有接觸到,更不用說骨折了。

顯然是茜拉故意而為之的。

最終來到了頂層,呈現在林戰麵前的,是一扇大門,相信門後就是茜拉本體所在的位置。

除了那扇大門以外,就冇有彆的什麼東西了,這就讓林戰著實有些意外。

過了片刻,林戰便走到了門口,臉上浮現的笑容愈發的微妙,剛剛要伸出手,就聽到一陣粗糙的聲音,隨之而來的就是房門被打開了。

“想不到你還挺歡迎我的。”林戰嘟嘟囔囔的說著,同時抬起頭看向了麵前的閨房。

說這裡是閨房,簡直都無法準確的形容,因為呈現在自己麵前的場景異乎尋常的奢華,一座紅寶石般的床就位於正中央,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為了整個閨房都增添了一些精緻的感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