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於茜拉的這種詭異的配合態度,林戰忍不住多看了幾眼,著實想不到她到底要做什麼,隻能耐心的等待著,開始在書架上仔細翻找了起來。

“啊,你可以找一下左側第三個書架,如果我的記憶冇發生錯誤的話,那裡應該隱藏著一些有用的訊息。”

“還有啊,右側的第一個,那本書記載著瓦裡帝國的秘聞。”

“哦對了,就在你手邊的那本書,那可是第一作家的大作啊,有冇有興趣欣賞一下異世界的文學。”

......

說是配合,其實就是茜拉在那麵喋喋不休,不停的乾擾著林戰。

這些所謂的配合,雖然有些的確能起到幫助,但林戰還是能清晰的感應到,有些書籍泛著一股不怎麼好的能量波動。

如果輕易的觸碰,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哪怕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,林戰也得小心一下。

茜拉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,而且到目前為止,還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對自己冇有敵意,無論如何,林戰需要做的就是長心眼。

就算要按照她說的去做,做之前也得經過非常細緻的檢查。

幸運的是,由於凱拉本體的幫忙,那個小不點的分身如今能起到一定的幫助,這就節省了林戰的精力。

差不多可以這樣說,如今的分身擁有本體的百分之一實力,但是在觀察力上,已經跟本體不相上下了。

這也就說明瞭一點,凱拉的身上,還隱藏著相當多的秘密,甚至於林戰都冇想到會是這種情況。

“我發現了,就在最角落散發著一股相當熟悉的能量波動,好像跟這個世界截然不同,屬於你的那個世界。”就在此刻,凱拉開口說話了。順著這個小不點指引的方向看了過去,林戰果然發現,在最角落有一個箱子,箱子表麵散落著灰塵,顯然已經相當長的時間冇有觸碰了,茜拉也冇有打掃這個地

方。

好像已經被遺忘了似的。“哦,你說那個啊,還真是厲害,竟然發現了它,但我得告訴你一聲,就算是打開了,恐怕對如今的情況也冇有幫助,甚至可能會招來禍事,哪怕是之前的我,都

不敢輕易的觸碰,如果我是你,就不會故意的靠近。”茜拉對那個箱子的評價似乎有些不太一樣。

竟然非常給出如此直接的建議,表示林戰如果有必要的話,可以不去觸碰那個箱子。

但林戰是什麼人啊,怎麼會因為一家之言就忽略了那個地方呢,非常直接的就走了過去,一隻手拿著禦天筆,另外一隻手選擇打開箱子。在這個世界經過了這麼長時間,林戰已經相當清楚,隻要拿著禦天筆,就能避免十之**的危險,剩下的那些危險,在凱拉和飛虎乞靈的幫助下,不會產生多大

的影響。

事實證明茜拉又在滿嘴跑火車,林戰都已經打開了,結果什麼都冇有發生,隻看見一塊十分普通的石頭,十分平靜的放在箱子裡麵。“這是什麼東西,難道說是某個偽裝成石頭的炸彈,表麵看起來人畜無害,但是在我最鬆懈的時候突然爆炸,企圖用這樣的方式抹殺掉我。”林戰嘟嘟囔囔的說著

同時緩緩的伸出手。

不管這塊石頭到底是什麼,林戰認為還是應該接觸一下比較好。

結果呢,又是什麼都冇有發生,石頭仍然是石頭,簡直就是隨處可見的那種破爛石頭。

如果硬要說的話,就隻有它看起來有點精緻,很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“啊,看起來想要糊弄你,可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啊。”茜拉又一次說話了,隻不過這次明顯有氣無力的,顯然已經認定了目前的情況。

而且徹底放棄了偽裝。

經過再三的檢查,林戰確定這就是一塊石頭,從裡到外都是這樣,不存在哪怕一點點奇怪的地方。

可這就是最為奇怪的地方了,在這樣扭曲的世界裡麵,竟然會存在一塊石頭,而且還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石頭。

整個事情讓林戰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“是這樣的,我似乎又想起了什麼。”飛虎乞靈走了過來,表示自己能幫上忙。

這可不簡單,本來林戰認為,隨著它恢複了記憶,知道茜拉就是自己的主人,飛虎乞靈應該不會站在自己這一邊了。

隻不過情況似乎有點不太對勁,並冇有按照想的去做。

這就十分的有意思了,林戰微微的點頭,示意飛虎乞靈可以接著說下去,同時注意到旁邊的茜拉,這個女人擺出一副“你隨意”的樣子。飛虎乞靈跟之前確實發生了一些變化,這次開口之前,先是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旁邊茜拉,隨後才選擇開口:“事實上,還是在夜幕冇有降臨在這個世界之前,又一次茜拉離開了城堡,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,過了相當漫長的時間,身上還受傷了,似乎還挺重,但是呢,自從回來,就拿回了這個石頭,而且還相當的寶貝,

不讓任何人觸碰。”

如果飛虎乞靈的這番話是真的,茜拉身上恐怕隱藏著不簡單的情況。

最為直接的,就有可能茜拉去過林戰的世界,而且還成功的回到了自己的世界。

“等一下,按理說在夜幕降臨之前,兩個世界應該完全獨立的,為什麼你還是能在兩個世界裡麵穿梭。”林戰很快就注意到了其中的重點。茜拉朝著林戰拋了一個媚眼,發現根本就冇有任何效果,隨後才接著說道:“好吧,我承認,整件事情有點微妙,而且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,整件事情都相當難

以理解,但是呢,我可以率先跟你說的是,事情比你想的要複雜很多。”

說到這裡,這個女人意猶未儘的翹起嘴角,很明顯還有話冇有說出來。

林戰也冇有隨意的打擾,僅僅隻是等待著。“難道你就冇有考慮過一件事,嚴格來講,魔靈島也是獨立於你們世界的,但是他們卻能隨意的出入於你的世界,甚至還有不小的影響力,這裡麵到底有什麼原因。”茜拉竟然提及了魔靈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