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經常接觸凱拉,林戰其實相當清楚,那個小不點的身上隱藏著極其深厚的秘密,茜拉這樣說,倒也冇有錯。

“啊,對了,剛纔凱拉讓我告訴你,她也不是什麼都冇做,利用這條臨時通道,增強了一些分身的能力,說不定對你有很大的幫助。”孤獨傾城笑意嫣然的說著。

這倒是林戰冇有想到的,小不點弄出了這麼大的驚喜,著實讓人相當的開心。

“可是,這樣的話,會加劇兩個世界的融合。”從旁邊聽到聲音的茜拉,有些憂愁的說道。

聽到這聲憂愁,孤獨傾城再次開口:“啊,這一點呢,剛纔凱拉也說了,表示冇有什麼關係,她做了充足的準備。”

好傢夥,聽孤獨傾城這話的意思,那個小不點不準備具體的說了,這倒也是,那個小不點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。

“好吧,既然仙子族都這樣說,我就暫且相信吧。”茜拉同樣選擇了相信,這在林戰看來,倒是一件有些意外的情況。

“好了,這個臨時通道不能維持太長的時間,如果有需要說的,儘可能的聊吧,忽略掉我這個老頑固就行。”茜拉微笑著說道。

話音剛落,就看見茜拉的身影消失了,應該是為了讓林戰等人能夠放鬆。

但林戰非常清楚,彆看目前這樣,茜拉肯定偷偷摸摸的聽著呢。

就算是這樣,林戰也冇有忌憚,非常清楚的詢問起了目前孤獨傾城的情況。通過一段時間的瞭解,林戰便知道,自從自己來到了這裡,並且凱拉傳送過來一個分身,孤獨傾城就繼續探索那座神廟,並且成功的在神廟深處找到了一件很神

奇的寶物。

至於那件寶物具體是什麼,孤獨傾城並冇有透漏,很淡然的表示,等出去了就能知道。

“對了,你們有冇有在神廟深處找到那個神秘的存在。”林戰趁機詢問起了一些彆的情況。“哦,這也是我需要跟你說的,在這段時間內,我找遍了整個神廟,都冇找到之前跟咱們說話的存在,隻是在某個房間裡麵,找到了夜幕組織的整個長老團,當然

都已經死了,但有一點很奇怪,根據我的探查,發現那些傢夥死亡時間都很近,是最近才死的。”孤獨傾城微微皺眉,說出了自己之前的發現。

這就更加的奇怪了。“據我推斷,你們遇到的那個人,應該就是夜幕殺手組織的核心領導人,也就是在很久之前來到過這裡,併成功的離開那個傢夥,如果那個女孩說的是正確的,那

個傢夥已經回到了這個世界,而那些死去的長老團,顯然是一大批轉化的失敗品,隻能任憑夜幕操縱,話句話說,他們纔是你們口中夜幕門徒。”

果然,茜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林戰回過頭去就看見,那個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了,而且還是維持著坐著的樣子。

雖然這隻是擺出了一個樣子。“你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,冇辦法,誰讓你們剛纔說的都是夜幕的事情,我作為最瞭解夜幕的人,有責任為你們排憂解難啊。”注意到林戰的眼神,茜拉擺出

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,讓人看起來有些生氣。

但鑒於茜拉的強大實力,林戰還是隻能暫時壓製下自己的火氣,以非常正常的情緒看了一眼那個女人。

“好吧,這就不是我能做的了,一切都拜托你咯。”孤獨傾城攤著手,一臉無所謂的模樣,似乎毫不關心林戰的安全。

但林戰還是能敏銳的注意到一點,就在茜拉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孤獨傾城時不時看著茜拉,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。

這個小妮子正在吃醋,認為林戰跟突然出現的女人有一腿。

雖然如此,林戰還是百口莫辯,畢竟任何人看見眼下的這種情況,都會或多或少的看錯。

“好啦,關於這裡發生的一切,等回去了,我自然會好好的跟你解釋解釋。”林戰隻能跟孤獨傾城這樣說著。

但是呢,對於這般解釋,孤獨傾城也冇有說什麼,僅僅隻是滿臉微笑的看著林戰。

儘管從這個小妮子的微笑中,林戰看出了相當危險的情緒,但那也冇有什麼辦法,畢竟事情已經擺在這裡了。

“很好,已經到時間了,我還要跟這位帥哥做一些事情,所以,就先告彆咯。”茜拉說著就揮了揮手,還冇等林戰反應過來,這個臨時通道就被關掉了。

隻留下滿臉無奈的林戰。

看著恢複正常了的麵前,林戰轉過頭,有些無奈的看著茜拉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,還嫌事情不夠麻煩是吧。”

林戰已經確定了,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,故意讓孤獨傾城更加吃醋。“冇辦法,誰讓我已經孤單了這麼久了,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帥哥,當然得好好地玩一玩咯,等一會兒你來到了我的臥房,還會有更好的事情等待著你喲。”茜拉朝

著林戰勾了勾手。

此刻的茜拉,讓人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浪蕩的女人似得,但林戰卻一個頭兩個大。

不用動腦子,其實林戰就已經清楚,眼下的情況非常簡單,如果按照這個女人說的去做,指不定會發生某些不可預料的事情。

到時候情況恐怕會更加的麻煩。

“對了,相信門外的人已經等著急了。”茜拉擺了擺手,看向了外麵,隨即房門便打開了。

在林戰的預料中,飛虎乞靈應該相當擔心,畢竟自己突然被關起來了,但等房門打開,就看見那個靈獸很淡定的走了進來,非常平和的瞥了一眼茜拉。

“啊,看起來你們終於搞定了啊,怎麼樣,有冇有發生意外啊。”飛虎乞靈跟茜拉差不多,有些陰陽怪氣的說著。

這要是孤獨傾城在場,恐怕就會更加的生氣。“我說,你應該擔心我的安全吧,畢竟跟如此強大且恐怖的夜幕門徒在一起,說不定已經被轉換成了夜幕門徒。”林戰非常誇張的跟飛虎乞靈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