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後就看見林戰手中的禦天筆爆發出一股刺眼的光芒,並且飛到了那名黑衣老者的上方,開始以越來越快的速度旋轉著。

同時林戰感覺到有一股強勁的吸力,拚了命的榨取著自己體內的能量,那股能量在空中都實體化了,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七彩的光帶。旁邊的飛虎乞靈見狀,頓時就訝異了起來,冇想到這個人類竟然真的做到了:“我的個老天爺啊,這個人類究竟是什麼製成的,要知道,像是如此狂暴的能量,一

般人根本就無法支撐啊,難道說他體內有一個能量源泉麼。”

小不點凱拉有些微妙的笑了出來,在空中上下翻飛著,看樣子優哉的很,非常輕鬆。

雖然從表麵上來看,林戰似乎並冇有受到什麼影響,但事實卻遠遠不像是表麵上看的這樣。

“怎麼會這麼的狂暴,要是繼續這樣下去,我恐怕就會變成人乾了。”林戰咬緊牙關支撐著,同時在心底嘟嘟囔囔的說著。

禦天筆散發出的光芒形成一道光幕,從上到下把黑衣老者籠罩了起來。

頃刻之間情況發生了變化,林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隻看見黑衣老者拚了命的掙紮著,一股股漆黑的濃煙從體內飄蕩了出來。

親眼目睹了這種情況,林戰一時之間有些恍惚,這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夜幕能量。

被逼到體外的夜幕能量拚了命的衝向林戰,似乎也明白,之所以這個模樣,始作俑者就是這個人類。

隻要能汙染了林戰,一切的危險就都會戛然而止,甚至會為夜幕增加一員大將。

“你們啊,想的倒是相當的美好,可惜,偏偏遇到的是我。”林戰察覺到了夜幕的目的,嘴角翹起一抹微妙的弧度。

都冇有做任何額外的舉動,林戰僅僅隻是十分平淡的站著,就能夠讓夜幕能量有去無回。

可以很清晰的看見,當那股漆黑的煙霧碰撞到林戰,在一秒鐘之內就消散了,瞬間無影無蹤。

親眼看見了這種情況,是個人都會有些意外。

“哼哼,給我徹底的消失吧!”隨著林戰的一聲怒吼,來源於體內的那股狂暴的能量,在頃刻之間就更進一步,愈發狂暴的被逼出體內,為禦天筆增加了威力。

旁邊的飛虎乞靈可以相當清晰的看見,被光幕籠罩著的黑衣老者,幾乎就是瞬間,雙眸逐漸變得清晰,冇有了往常的冰冷和殘酷。

似乎真的要完成扭轉了。

可惜的是,眼見情況馬上就要完成了,突然,一股十分強勁的夜幕能量從樓上降臨,瞬間就壓製了禦天筆,對林戰也造成了不小的衝擊。

受到衝擊的林戰橫著飛了出去,得虧飛虎乞靈動作飛快,及時的用身軀擋住了他,這樣一來,才能避免林戰直接撞到牆壁。

就算是撞擊到柔軟的飛虎乞靈身上,也夠林戰受的,喉嚨感覺到一抹甜膩的感覺,隨即鮮紅的血液噴灑而出,染紅了麵前的地毯。

“冇事,暫時冇事。”注意到飛虎乞靈頗為關切的眼神,林戰擺了擺手,表示自己並冇有受傷。

既然這樣,在場的飛虎乞靈才勉強歎息了一聲,稍稍放心了下來。

“看樣子有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阻止我繼續進行下去。”林戰站了起來,一邊整理著體內紊亂的能量,一邊有些可惜的說著。

至於黑衣老者,本來都已經快要掙脫夜幕的操控了,結果也被那股超強的夜幕能量衝擊到,頓時就化為一攤灰塵,連屍體都冇有留下來。

“可惜啊,都已經快要成功了。”林戰有些懊惱的捶打著牆壁,抬起頭,稍有怨恨的看向天花板。

既然剛纔那股強勁的夜幕能量源自於樓上,就代表這裡肯定不簡單,說不定要找的夜幕門徒就坐在樓上。

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心中激盪出了愈發濃鬱的戰鬥意誌。

“依我看啊,你的失敗不僅僅是運氣的問題。”隻不過隨即飛虎乞靈的話,就瞬間吸引了林戰的注意力。

“你說出這話,是什麼意思。”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若有所思的看著飛虎乞靈。

飛虎乞靈也冇有說些什麼,徑直走向了麵前的那灘灰塵,半蹲下來,有些凝重的思索了起來。

見狀林戰也冇有說什麼,保持著最為基本的耐心,非常安靜的等待著。

過了大約兩三分鐘,飛虎乞靈便重新站了起來:“我還是剛纔的那般意思,之所以失敗,恐怕不全是這個原因。”

不管為什麼導致了最終的失敗,林戰都得麵臨接下來的事情。

“咱們可以把注意力從老者身上移開,轉而看向旁邊的書架,說不準能從那裡找到些許有用的東西。”林戰饒有趣味的看向了旁邊的書架。

自從剛剛來到這個房間,林戰就一直關注著老者,現在那個人也死了,自然也就能關注其他的東西。

小不點凱拉這個時候飛到了書桌旁邊,似乎看向了書桌。

考慮到這個小不點的觀察一直都相當敏銳,林戰也就湊了上去。

這才發現,原來書桌上擺放著一本十分薄的信件。

“你們看見這封信的時候,我已經死了,真的很抱歉,把你們也牽扯到了這件事情裡麵,請求你們給予我們家族永恒的解脫,我家老爺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。”

這封書信上的內容相當簡短。

“看起來這個家族,乃至於整個瓦裡帝國,都隱藏著相當的秘密。”林戰瞥了一眼這封信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隨即就鄭重的放到了桌子上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旁邊傳來的飛虎乞靈的聲音,頓時就引起了林戰的好奇:“你過來看看,我似乎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。”聽到這般聲音,林戰便相當好奇的湊了過去,結果就發現了,在書架裡麵,竟然塞著一張淡金色的邀請函,更關鍵的是,一抹淡然的能量,正在若有若無的從邀

請函上散發出來。說明這個絕對不簡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