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秘法已經修煉成功了,但對於夜幕門徒的抵禦能力究竟有多少,還得經過實戰檢驗才行。

林戰也不害怕,非常直接的就衝到了最前麵,直勾勾的盯著麵前的城堡,等待著裡麵的夜幕門徒再發動攻擊。

一開始非常安靜,夜幕門徒可能也相當的謹慎,非常清楚現在的情況,冇有絕對的把握之前,絕對不能輕易的出手。

看見情況似乎有些棘手,林戰冇有猶豫,朝著麵前的城堡伸出手,乾坤鏡瞬間就出現在了手中。

頃刻之間,一道極其耀眼的光芒就出現在乾坤鏡的表麵,似乎隨時都要轟擊麵前的城堡。

這可以稱得上是對城堡的挑釁了,有本事你就來攻擊我,如果你仍然這麼安靜,捱揍的可就是你了。

夜幕門徒當然不肯坐著捱揍,雖然非常的謹慎,但受到**裸的挑釁立刻就坐不住了,一道狂暴的吼聲從城堡裡麵傳來。

仍然是暴虐的能量波,實力進一步增強的林戰麵對這道能量波,應對起來簡直是得心應手,根本就冇有費力,就非常輕鬆的抵擋住了對麵爆發出來的能量波。

看見直接動手冇有起到應有的效果,夜幕門徒很自然的就選擇了下一招,也就是說勾引起一個人心中的擔憂和恐懼,利用它們讓強者一步一步的邁入陷阱。

第一次的林戰冇有任何感覺,就已經陷入到了夜幕門徒的陷阱之中,這一次他打起了精神,想著絕對不能夠錯過。

很快,林戰就感覺一道十分隱晦的能量試圖湧入到自己的腦海,看樣子就是那個玩意讓林戰陷入到重重危險。

既然已經發現了,林戰需要做的就相當簡單,把那股隱晦的能量擋在體外,事實上,現在的林戰擁有類似的能力。

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有些跳脫的想法突然出現在林戰的腦海。

“如果我試一試,看看在現在的強度下讓對方侵蝕,會造成怎樣的情況。”林戰在內心深處嘀嘀咕咕的想著。

反正飛虎乞靈隨時都在身後看著,就算林戰仍然陷落,都會有那個靈獸托底,這可是不可多得的機會。

這樣想著,林戰便舒展雙手,非常泰然的看著正前方,等待著秦柔和秦小瞄的出現。

旁邊的飛虎乞靈當然也看見了林戰的這個情況,他非常疑惑,不是很清楚這個傢夥搞什麼鬼。

剛剛要打斷林戰,飛虎乞靈的動作就被小不點凱拉打斷了:“咱們還是稍等一會兒吧,給林戰足夠的耐心,我相信他這麼做,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。”

麵對這番話,飛虎乞靈收回了伸出去的動作,同時回過頭,略微有些疑惑的看著小不點凱拉:“你是不是能猜的出來。”

這一次小不點凱拉冇有說話,僅僅隻是頗為神秘的翹起嘴角。對於這種似乎吊胃口的行為,飛虎乞靈倒是很順利的就接受了,有些無奈的趴在地上,低沉的說著:“算了,反正你們這幫小傢夥冇有出走的時候,就是這個樣子

想不到去了另外一個世界,你們這些小傢夥仍然冇有發生哪怕一點改變。”

對於身後的討論,林戰當然是不清楚的,他現在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正前方,想著看看接下來到底能發現什麼東西。

冇有意外,秦柔跟秦小喵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,仍然是那種哀求的眼神,似乎相當急切,彷彿下一秒就要殞命。

可是跟之前有點不同,這次林戰的心態非常鎮定,他很清楚這些都是虛假的。

“恩,看樣子現在的我,哪怕不小心被攻擊到了,都能保持最高程度的鎮定,如此一來,就冇有什麼事情了。”林戰在心底默默的說著。

事實上,現在的林戰不光能保持鎮定,甚至還能隨時離開這種狀態,可以做到自由出入。

就在他感覺有點無聊,麵前秦柔的幻象一來二去都是那些動作,跟機器人一樣不會發生變化的時候,變化還真的就突然發生了。

雖然秦小喵仍然是那般楚楚可憐的模樣,但秦柔卻恢複了鎮定,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,若有所思的看著林戰。

對於這種突然的變化,林戰相當的好奇,難道說被夜幕門徒發現了,他也臨時決定更改策略?還是說這是另外一種情況。“還真有你的啊,半年多都冇有見麵,隻有零零星星的幾個書信,讓我們知道你其實冇事,冇想到此刻的你竟然如此的花前月下。”對麵的秦柔換上了一副嬌嗔的

語氣,埋怨起了林戰。

說真的,這種方式對林戰具備更強的殺傷力,但也不足以讓他不顧一切的衝上去,隻是有些疑惑罷了。不是很確定,這個秦柔到底還是不是幻影,如果是幻影,為什麼對自己的事情那麼清楚,按道理說,林戰冇有感覺到自己的記憶被偷竊,夜幕門徒也無從得知自

己的記憶纔對啊。

注意到林戰麵容陰晴不定,秦柔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似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我說,你那麵怎麼回事,我可不記得無天海域有這麼一個虛擬空間。”就在此時,另外一個預料之外的聲音傳了出來,正是身為魔靈島高層的白靈。

當初白靈選擇留在了南域,現在能聽到了她的聲音,這就更為加劇了林戰的懷疑。

“難道說,你們不是夜幕門徒製造的幻影?”林戰試探性的說著。白靈的聲音似乎顯得更為疑惑:“什麼夜幕門徒,這都什麼稀奇古怪的,如果不是能察覺到孤獨傾城的靈魂波動冇有發生變化,她仍活蹦亂跳,我此刻恐怕都得趕

過去。”白靈的聲音從秦柔的影像旁邊傳來。

偏偏就看不到那個女人的身影。“是這樣的,白靈呢,察覺到我的靈魂波動似乎受到了某種觸動,而且是直接來源於無天海域,再加上隱隱約約傳出了你的氣息,我就擺脫白靈,讓她幫忙順著線索找過來,冇想到還真的找到了你。”秦柔解釋著,可是林戰聽來卻有些疑惑,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