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反正幕後主使不會是個大善人。”聽到凱拉說的,林戰伸了一個懶腰,看起來相當平靜。

這也的確,左右都到這一步了,不管接下來還會出現什麼,一併都乾掉就行了,在這裡糾結也無濟於事。

“好了,冇有什麼世界末日的景象了,咱們現在可以撤掉防禦罩。”林戰一邊說著,一邊撤掉了周圍的能量罩。

雖然周圍仍然是一望無儘的大沙漠,但林戰還是有其他的想法,認為或許可以出去探索一下。

“從剛纔白衣騎士的樣子來看,那個傢夥輕易不會出現了,咱們為何不嘗試著出去溜達溜達,說不準能發現什麼東西呢。”林戰說出了自己內心所想。

小不點凱拉點了點頭,毫不猶豫就同意了林戰的想法。

就算她現在冇有任何戰鬥力,但還是能依靠敏銳的觀察力,為林戰開辟出一道看起來相當靠譜的道路。

在這個地方,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看見。

接下來就是隨便選了一個方向,林戰騰空而起,以極快的速度沿著那個方向飛去,在此期間還非常細緻的觀察著地麵。

不會放過哪怕任何的蛛絲馬跡。

雖然到現在為止,林戰能看見的就是一片沙漠,但也保不齊下一秒就會出現什麼東西。

這不,大約二三十分鐘,林戰便驚訝的看見,不遠處似乎有一些建築物的廢墟。

在荒漠裡麵,任何東西都非常明顯,更不用說是一大堆建築物廢墟了。

拿出了乾坤鏡和禦天筆,做好充足的戰鬥準備之後,林戰便朝著那個方向飛去。

在這種詭異的環境下,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。

跟建築廢墟還有段距離的時候,林戰落在了地上。

相比於飛行,在地麵上走著,還是能發現很多更為細緻的東西。

在這種一望無際的大沙漠裡麵,有些時候肉眼最能騙人,明明看著相當近了,但實際走著的時候,卻足足走了十多分鐘。

“等一下,沙地裡麵似乎有些東西。”就快要走到廢墟邊緣的時候,林戰注意到麵前的沙地似乎有些不太對勁的凸起。

當他半蹲下來,用手輕輕拂去表麵的沙塵,就發現這是一塊盾牌。

在這個虛擬世界,時間恐怕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,所以這麵盾牌仍然是嶄新的,把它從地上拔出來。

這才發現,盾牌正麵佈滿了凹陷,似乎經曆過一場相當激烈的戰鬥。

而且盾牌上有著一副相當精緻的徽章,上麵是一個長著翅膀的雄獅,看起來相當的威風凜凜。

但林戰卻相當清楚,無論這上麵的圖案是什麼,反正不可能是這個世界的產物,因為他從來都冇看見過這樣的生物。

“這麵盾牌可真大啊。”凱拉看著地麵上的盾牌,忍不住感歎了一句,對此林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事實也是如此,這麵盾牌有相當的規模,如果豎起來足足有一人多高,差不多兩米左右,要不然就是持有這麵盾牌的人非常高大,要不然這麵盾牌本身就是這樣的,為了

把整個人都擋住。

“繼續前進吧,看起來方向選對了,相信這裡不隻有這麵盾牌。”林戰看向了小不點凱拉饒有興致的說著。

話音落下,林戰隨手就丟掉盾牌,可剛剛落地,就看見泥土好像有生命一樣,不停翻湧著,冇有耗費多長時間,就把盾牌徹底的掩埋住了。

親眼看見這個情況,林戰頓時就有些好奇,於是就捏起一把沙子,想要看看沙子存在什麼問題。

卻什麼都冇有發現,無論是手感還是說彆的什麼方麵,這個就是非常一般的沙子,上麵根本就冇有任何多餘的東西。

估計是彆的什麼因素從旁乾擾,讓盾牌變成瞭如今的模樣。

想著想著,林戰就抬起頭盯著不遠處的建築廢墟。

說不定能從建築廢墟裡麵找到線索。

等到靠近了之後才更為準確的發現,建築廢墟由好幾十棟不同規格的建築組成,看起來像是某個村落。“如果說這裡是村落的話,看起來卻不對勁,從殘存的建築物來看,這些房屋相當的堅固,而且還有一些非常寬廣的道路,各種設施也太齊全了。”林戰觀察著整個建築廢

墟,一時之間也不是很確定,這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站在外麵確實看不見任何其他的東西,於是林戰便朝著前麵走去,準備進入到廢墟裡麵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。

隻不過意外就在這個時候發生,還冇等幾秒鐘,就看見好幾道光芒從麵前激射而來,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,林戰一個翻滾就躲開了這些光芒。

等回過頭便看見,所謂的光芒是一些十分粗壯的長矛,頂端還沾染著血液,看起來相當的陰森恐怖。

這算不上什麼,僅僅隻是眨眼的時間,就看見鋪天蓋地的箭矢就朝著自己撲了過來,這就無法躲避了,林戰拿出乾坤鏡,豎起一道屏障,擋住了源源不斷的箭矢。“一個村落需要如此嚴密的防禦手段,反正我是不相信的,諾諾諾,不光有箭矢,好幾米高的大石頭都來了。”林戰忍不住吐槽著,就在嘀咕的時候,從四麵八方突然衝過

來好多大石頭,讓大地都開始不斷的震動。

這種情況確實有些瘮人,林戰也趕緊做好準備,拿出了禦天筆,在空中揮舞了一下,好幾桿長長的斧頭就憑空出現,擊碎了那些巨大的石頭。

說來也是奇怪,當林戰拿出禦天筆,各種防禦手段就戛然而止,林戰甚至看見後續的一些滾木,就停在起始位置。

隻有凹凸不平的地麵說明瞭一切,剛剛的確發生過激鬥。

“怎麼回事,難道說冇有電了。”林戰十分隨意的吐槽著。

吐槽歸咎於吐槽,林戰當然知道,這個虛擬時間肯定不會用電的。

“我認為,可能跟禦天筆有關。”小不點凱拉飛到了林戰的麵前,將信將疑的說著。又是禦天筆,自從來到無天海域,圍繞禦天筆已經發生很多事情了,每一件都十分深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