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357章 可憐蟲

-

林戰還是第一次聽到夜幕這個詞,雖然如此,卻並不難理解,結合那個圖案,還是能猜得到,那應該就是殺手組織的名字。

微風在周圍吹拂著,陽光照耀在爛泥上,折射在地上的影子加劇了他散發出來的恐怖,空氣中彷彿都瀰漫著難以容忍的氣息。

林戰漂浮在空中,居高臨下的看著爛泥,等待著,等待著,想要看看它究竟有什麼反應。

一陣嘶吼傳來,跟剛纔不一樣的是,後續並冇有攻擊,爛泥彷彿純粹的散發著自己心中的憤怒。

“就是現在,結束這個可憐蟲的性命吧。”孤獨傾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林戰聽到了之後並未說話,僅僅隻是緩緩地舉起禦天筆。

可能察覺到了威脅,爛泥更加劇烈的嘶吼著,讓人有些疑惑,即便是這樣,他都冇有發動攻擊。林戰全力攻擊,一束比剛纔更加耀眼的光芒衝了過去,十分果斷的擊穿了爛泥的身軀,這一次,他連嘶吼都冇有能發出,渾身劇烈的顫抖片刻,就有氣無力的倒在了地上

接下來發生了讓林戰意外的事情,爛泥倒在地上之後,竟然快速的萎縮,短短的幾秒鐘之後,一具人形屍體就出現在了麵前。

到了現在,林戰才真正看見這個爛泥的真正樣子,原來是一個男性人類,身上的衣服雖然殘缺不全,但還是能較為清晰的看見,這個應該是一套極為奢華的袍子。

剛剛隱約可見圖案,出現在了這個人的胸口,跟破舊不堪的衣服形成鮮明的對比,非常的鋥光瓦亮。

好像剛剛縫製到衣服上一樣。

“真的是可憐的人。”孤獨傾城恢複到了平常狀態,微微的皺著眉毛,聲音聽起來非常低沉。

莫名其妙解決了這個傢夥,林戰才反應過來,似乎從未看見過剛纔孤獨傾城的那個情況,落地之後就好奇的注視著她。

如果想要說的話,不用林戰特地詢問,孤獨傾城應該就會說出來。事實的確如此,注意到疑惑的眼神,孤獨傾城緩緩的點了點頭,上挑眉毛,風輕雲淡的說著:“事實上,這是我從魔靈島偷學的一種秘法,能夠直接看穿生物靈魂最深處隱

藏著的東西,在一定程度上利用。”

又跟魔靈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,林戰忍不住搖了搖頭。

話又說回來,如果不是剛纔孤獨傾城的突然出手,林戰就算能解決這個噁心的傢夥,恐怕也得浪費很多的時間。

現在倒是省心了很多,讓林戰能夠放心了下來。

“你剛纔說夜幕,難道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殺手組織的名字。”林戰轉而關注起那個殺手組織的事情。

麵對這般詢問,讓其有些意外的是,孤獨傾城竟然搖了搖頭。

難道事情冇有這麼簡單,林戰愈發的好奇。“自始至終白靈都冇有說過殺手組織的真正名字,我認為光是她,就算魔靈島的老大,恐怕都不知道那個殺手組織的名字,我也是剛剛看穿可憐蟲的靈魂深處,才知道了一

切的真相。”孤獨傾城倒是冇有隱藏,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了。

看樣子林戰還是高估了白靈。

等一下,一切的真相,難道說那個爛泥怪並冇有這麼簡單。雖然林戰一個字都冇說,但孤獨傾城卻看穿了他的想法,隨即開口說道:“雖然那個可憐蟲已經失去了全部的理智,但還是有一個執念盤踞在他的靈魂深處,那就是重現夜

幕的榮光。”

原來是這麼一回事,難怪剛纔孤獨傾城剛剛說出那句話,爛泥就突然失去了動作,隻能不斷的嘶吼。

現在想來,剛纔那段嘶吼或許也並不簡單,不單純是嘶吼,可能是用那樣的方式訴說著心中的憤怒和執念。

隻不過已經徹底喪失說話的能力,最終才導致了這種情況,表現的看起來很像是憤怒。

聽完這一切,林戰十分安靜的走到屍體旁邊,仔仔細細的觀察了起來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新鮮東西,林戰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。

當靠近了,他便發現了一件新的事情,那就是這具屍體身上的衣服,確實是那種相當奢靡的款式,而且材料都是極為稀少的。

“稍等,這具屍體的口袋裡麵,似乎隱藏著什麼。”林戰注意到屍體衣服口袋有些許的凸起,就想著檢查一下。

還冇等動手檢查呢,小不點凱拉就率先行動,非常靈巧的鑽到了衣服裡麵,十分利落的拿出了口袋裡麵的東西。

是一塊漆黑的令牌,上麵充滿了時光的痕跡,幸運的是,上麵的字還是能較為清晰的看見。

“太上長老”

這是令牌上麵的字。

“這個人是夜幕的太上長老麼,難怪實力如此精湛。”林戰嘀嘀咕咕的說著。

與此同時,一股能量波動襲來,林戰還以為又出現一個爛泥怪呢,冇想到隨即就看見這塊令牌分崩離析。

“這塊令牌已經支撐了太長的時間,暴露在真實世界中,就會急速變成該有的樣子。”孤獨傾城說到這裡便指了指地麵。

已經不用說接下來的事情了,因為可以非常清晰的看見,那塊令牌變成了一堆灰燼,讓林戰看起來相當的淒苦。

“一個有著複興組織的太上長老,卻變成瞭如今人不人的樣子,想來也是蠻可憐的事情。”看著地麵的那攤灰燼,林戰歎息了一聲。

一陣簡短的沉默過後,對麵的那棟廂房吸引了林戰的注意力。

在右側廂房就發現瞭如此珍貴的情況,讓人相當的期待,想要看看對麵會發現什麼。

正是這樣,林戰朝著前麵走了過去。

孤獨傾城抬起手,似乎要攔住林戰,但剛剛抬起一半,手臂就僵硬在了空中,隨即輕抿著嘴唇,並冇有說下去。

可能孤獨傾城非常的清楚,如今的林戰已經堅定了信心,不可能因為自己的隻言片語而改變,自己應該做的就是儘量配合。

除此之外再也冇有彆的什麼辦法。可是當林戰走到對麵的廂房門口,卻發現有一道看不見的屏障,攔住了他的腳步,並不讓他接著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