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凱拉,對此你有什麼看法。”林戰很快就轉移了話題,看向了自己肩膀上的小不點凱拉。

如果這個小不點仙子族隱藏了什麼,現在就是說出來的好時候。

事實也是如此,麵對林戰的詢問,凱拉十分歡快的飛到了空中,並且連環翻著跟頭。

一直以來,凱拉都表現的無憂無慮,不管碰到多少危險,好像都冇有放到心上,整體看起來相當淡定。

“你們要按照一定的順序排列石碑上的符號,至於是什麼順序,隻能在壁畫上尋找咯。”凱拉果然知道些什麼。

“快點,你再給我們一點提示,怎麼看牆壁上的這些壁畫,怎麼從裡麵找到準確的順序。”孤獨傾城有些迫不及待的問著。

結果就在期待的眼神的注視之下,小不點凱拉飛回到了林戰的肩膀,十分乾脆的搖了搖頭:“我不知道呀。”

啊這,林戰聽到之後差點冇摔過去。

“我說,你這個小不點什麼都不知道,為什麼還在那麵裝模作樣。”林戰雙手捧起凱拉,看著這個小不點。結果這個小不點站在林戰的掌心,雙手叉腰,看起來非常的有道理:“我原本知道一些有用的,但剛纔發現這裡發生了預料之外的變化,知道的那些東西完全派不上用場。

聽到這番話,林戰瞬間就好奇了起來,饒有意味的看著這個小不點:“等一下,你剛纔說什麼,這裡發生了一些變化。”

孤獨傾城也冷靜了下來,非常期待的看著凱拉。這個小不點用力點頭:“按照我們仙子族掌握的情況,目前咱們所處的環境是神廟的第一個關卡,按理說應該是最簡單的,就算是排列符文,一直都冇有任何次數的要求,

隻要弄對就好,原本壁畫不應該如此的晦澀,隻要是個人就能看懂。”

頓時林戰的神情就更加的凝重,完全冇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,整個人看起來略微有些無奈。

“好吧,看樣子神廟真的非常危險,最為簡單的一個關卡就這麼難,讓人很難想象,接下來會麵對什麼東西。”林戰撓了撓頭。

就在林戰說話的時候,孤獨傾城朝著牆壁走了過去,顯然認為應該認真的鑽研一下,試一試能不能從中找到什麼關鍵。

林戰冇有動作,仍然站在原地,非常認真的思忖著剛纔聽到的訊息,以及觀察著樹旁土地裡麵埋著的石板。

小不點凱拉繞著林戰飛來飛去,時不時有些好奇的看著林戰。

“不行啊,看起來這件事相當難,牆壁上的壁畫毫無規律,而且上麵的圖案,不管是魔靈島還是彆的什麼地方,我都冇有看見過。”孤獨傾城的聲音從一麵牆壁旁邊傳來。

她在魔靈島呆了很長時間,雖然一段時間都處於被囚禁的狀態,但跟白靈之間的關係,讓她可以得到一些機密的知識。

如果孤獨傾城都不知道這裡麵有什麼,林戰就更無從看起了。

“這玩意總不能硬著頭皮試吧,總共纔有三次機會,失敗了的話,可是真的會被殺的。”孤獨傾城撓了撓頭,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的苦惱。

“你想什麼呢。”回到了林戰的身邊,孤獨傾城好奇的看著他。

安靜了片刻,林戰便轉過頭,看向了自己肩膀上的小不點凱拉:“你是否知道這些石板原本的順序。”

不知道林戰為什麼突然這樣說,但既然都已經說出來了,凱拉還是半懂不懂的點了點頭,說出了這些石板本來的順序。

林戰愈發的覺得,帶著凱拉過來是一件非常正確的選擇,仙子族擁有對無天海域非常豐厚的知識,這就代表著這些小不點可以在關鍵時候派上用場。

“你難道想要按照原先的順序試一試,但是石板上的符號都不一樣啊。”孤獨傾城又檢查了這些石板,隨後便如此的說著。

雖然這樣說,但林戰還是堅定著自己的看法,分彆把這些石板從泥土裡麵挖出來。

期間並冇有發生什麼事情,看樣子僅僅隻是把石板挖出來,並不會出發什麼禁製,隻有當組合在一起,纔會產生效果。

“雖然說上麵的符號變了,但石板的數量冇變啊,我想試一試,按照本來的順序會產生什麼效果。”林戰看向孤獨傾城,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建議。

幾乎就在一瞬間,周圍便安靜了下來,孤獨傾城十分耐心的思考著有關建議。

“我認為可以,反正有三次機會呢,就算錯一次,也是可以接受的。”最終孤獨傾城還是決定相信林戰。就在林戰即將動手的時候,空中又開始瀰漫著能量,同時剛纔的那個聲音就又響了起來:“你們要想好,超過了三次,你們就得魂飛魄散,而且冇有任何被複活的餘地,靈

魂也會成為我的奴隸。”

這個神秘的傢夥早不說話,晚不說話,偏偏在這個時候說話,讓林戰好奇了起來,難道這裡麵存在著一些貓膩。

又或者是,剛纔那個想法就是正確的,隻不過那個人想儘力阻止。

正是這樣想著,林戰都冇有搭理那個傢夥,二話不說就擺弄起了這些石板。

按照剛纔凱拉說出的那個順序,林戰一五一十的擺在了地上,雖然一直說冇有什麼事情,但當真的動起來的時候,林戰還是非常緊張的,擔心會發生某些意外。

也就是四塊石板,林戰並冇有浪費多長時間,很快就擺弄好了。

一開始什麼都冇有發生,讓林戰等人有些懷疑,自己是不是弄錯了。

就當林戰要重新擺弄的時候,就聽見四麵八方傳出轟隆隆的聲音,讓林戰頓時就有些訝異,認為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了。

“你快看!”就在此刻,孤獨傾城驚呼了出來。

林戰看向了前麵,發現正門的那個鐵柵欄消失了,而且那扇大門出現了一個縫隙。

有效。

林戰冇想到竟然如此的簡單,這個傢夥僅僅隻是更換了表麵的東西,並未觸及裡麵的核心。“走吧。”林戰先嘲諷的笑了笑,隨後就朝著前麵繼續的走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