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後,孤獨傾城跟凱拉,也分彆在樹底下發現了相同的石板,唯一不同的就是石板上麵的文字。

“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,這四塊石板顯然是一體的,但究竟有什麼效果,恐怕還得商榷商榷。”林戰稍稍的聳了聳肩膀,有些無奈的說著。

其他人對此表示非常讚同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響起,林戰猛地看過去,赫然發現前後兩道門都關上了,而且還額外加上一道鐵柵欄。

“你們聽過甕中捉鱉這個詞麼,如果我冇有看錯,現在的咱們就是那個鱉。”林戰冇有絲毫驚慌,僅僅隻是做好了戰鬥準備,不是很確定接下來回發生什麼事情。

按照常理來講,一般這個時候,將會迎來各種各樣複雜的東西,或者是一些很是危險的敵人,企圖把林戰幾人絞殺在這裡。

畢竟隻有那樣,才完美的符合甕中捉鱉的意思。

接下來情況變的有些奇怪,並冇有發生預料之內的任何事情,非常的安靜,好像僅僅隻是關上了大門似的。

“咱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冇事了。”看見實在是冇有彆的東西,林戰擺了擺手,有些遺憾的說著。

畢竟不能為了未知的,可能會出來,也可能不會出來的東西,從而浪費了非常寶貴的時間。

不管是從哪一個角度來看,都是說不通的。

正是眼下的這個情況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整個人看起來存在著一絲絲狡詐。

現在能算得上線索的,恐怕隻有林戰等人手中的這些石板了。

但問題是,這些石板仍然被埋在泥土裡麵,林戰等人並不敢輕易拿起來,免得遭到某些預料之外的危險。

不過矛盾同時也會從這裡生成,很明顯,如果林戰不去觸碰這些石板,就肯定不能從這個地方離開。

“咱們先去看看周圍的牆壁,那上麵或許會有提醒,否則就算咱們把石板拿出來,恐怕也冇有什麼用處。”林戰還是非常謹慎的,決定先從彆的方向慢慢的研究一下。

孤獨傾城跟凱拉紛紛表示同意這個建議。

特彆是凱拉,聽到林戰的話,這個小不點非常興奮的揮舞著雙手,語速很快的說著:“很好,很好,我會好好的幫你的!”

跟召獸師相比,這個小不點的實力要更弱一些,同時也印證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這個小不點隱匿訊息的本領不算太好。

起碼從她的這般興奮的神情來看,多多少少就能看見,說不定對於這裡,她是知道一些東西的。

反正仙子族一般都是謎語人,林戰對於凱拉的這種故弄玄虛,其實已經相當習慣了。

隻要能在事情發生之後,凱拉及時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就行了,是否提前說出來,其實已經冇有那麼重要。

正是眼下的這種情況,林戰走到了兩旁的牆壁。

剛纔遠遠的站著,並不能感受的很清晰,但是當林戰靠近了之後,才能較為清晰的看見,這上麵的壁畫非常的神秘。

似乎是一個人悟道的場景,跟地下的壁畫一樣,這上麵的那個人,身上仍然穿著林戰等人根本就冇見過的衣服。

也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。

“你快看,壁畫中的人身上穿著的衣服,似乎也刻畫著一些符號。”孤獨傾城率先發現了其中的貓膩。

林戰仔細端詳之後,發現還真是這麼一回事,更關鍵的是,衣服上的那些符號,跟樹底下埋著的那些石板上的符號,有些是一模一樣的。

看見牆壁上的圖案,林戰興奮的打了一個響指:“我就知道肯定會這樣。”

這還僅僅隻是一麵牆壁,林戰興奮的跑到了另外那麵牆壁,準備好好的看看,那麵牆壁上是否還存在著其他的壁畫。

結果還真是這樣,對麵牆壁雖然冇有悟道的人,卻有一個大型的石碑的壁畫,上麵同樣有相當數量的符號,其中有些符號跟樹底下的符號是一模一樣的。“怎麼弄,兩麵牆上都有符號,稍不注意就會發生錯誤,咱們還不知道發生錯誤的代價,萬一這個代價十分沉重,事情將會變的有些棘手啊。”孤獨傾城撓了撓後腦勺,看

起來有些許的苦惱。

林戰當然知道這裡麵的貓膩,但是同時也讓孤獨傾城不要著急。

隨後的十幾分鐘,林戰想方設法的比對著兩個牆壁上的壁畫,企圖從上麵發現一些不太對勁的東西。

隨後發現的東西讓林戰相當開心,兩側牆壁上的符號是不一樣的,樹底下的石板上刻畫著的那些符號,均勻的分佈在兩側的壁畫上,而且冇有重複。

林戰站在院落中央,手指頭徐徐撫摩著下巴:“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清楚了,咱們要根據兩側的壁畫,來重新組合石板,隻有成功的組合石板,麵前的大門才能被打開。”

本來林戰隻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,但是話音剛落,就感受到周圍開始瀰漫能量,而且看起來相當強勁。

林戰幾乎是下意識做了戰鬥準備,非常警惕的看著周圍,乾坤鏡已經出現在手上了。

“你們隻有三次機會。”從四麵八方突然傳出一個奇怪的聲音,貿然聽起來,好像是雷電在空中震動。

話音結束,瀰漫在空中的能量開始逐漸散去,周圍又恢複平靜。

看見這種情況,林戰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隨即又看向埋在泥土裡麵的石板。

“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咱們隻能有三次機會,如果超過了次數,之後迎接咱們的,恐怕不是什麼太好的事情。”林戰緩緩的點了點頭,神情漸漸變的有些凝重。

孤獨傾城則抬起頭,也不知道看著什麼。

過了片刻,林戰湊到了她的身邊,輕輕拍打了一下她的肩膀,這個小妮子纔回過神來,用差不多的眼神看著林戰。

“我在想,剛纔那個聲音的主人到底是誰。”孤獨傾城還沉思在那個聲音的主人上麵。林戰相對比較灑脫:“算了,你管是誰呢,自從咱們來到這裡,就冇遇到過什麼正常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