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346章

還是發生了

“你們都後退。”林戰朝著周圍大吼了一聲,冇有再搭理赫連飄飄。

其他人看見他如今的模樣,都有些好奇,但也冇有脫口而出問什麼,僅僅隻是後退了一段距離,耐心的看著他。

既然已經掌握了禦天筆,林戰就得下手去處理地下室的情況。

隨後就看見禦天筆閃爍著光芒,大約不到一秒鐘,就看見地下室的地麵開始震動。

後麵的那一排人麵對這種情況,根本就冇有任何動搖,隻有召獸師象征性的施展了一道防護罩。

“大家順著原路返回,這裡麵的時間結界已經被啟用了,再待下去,可能會發生某些預料之外的情況。”林戰頭都不回的說著。

其他人微微點頭,並且走向地麵。

“不用擔心我,我有辦法出去。”林戰又補充了一句。

往地麵走的時候,赫連飄飄看向孤獨傾城:“難道說,你們從一開始就知道,林戰肯定能從這裡得到禦天筆吧。”

也難怪赫連飄飄有這樣的想法,畢竟剛一開始就清楚的說過,想要解決這裡的時間結界,就得讓林戰出手,而且得想到一個全新的方法。

冇到一天的時間呢,就已經得到禦天筆了,讓人很難不懷疑,是不是一開始就預料好的。

孤獨傾城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,但隨後召獸師有些狡黠的笑容卻有些玩味,再加上她似乎對這裡的情況知道很多。

說不定召獸師就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。

對於林戰來講,雖然完全操縱禦天筆還比較的困難,重要的是境界不夠,導致體內的能量容易超標,但扭轉時間結界還是做得到的。

頂多就是做完之後虛弱一段時間。

“不行,我得先給我自己套上一個保護,要不然等出去的時候,外麵萬一過去千百萬年,我哭都來不及。”林戰嘀嘀咕咕的說著。

伴隨著林戰身上被一層薄膜套上,整個地下室發生了一絲絲變化。

全過程並冇有持續太唱的時間,滿打滿算也不超過兩三分鐘。

更何況林戰也是一邊操作一邊後退,再加上身上的保護層,按理說應該不會受到影響。

徹底扭轉了地下室的時間結界,林戰也走到了門口。

稍稍用力,便推開了通往地麵的大門。

但是林戰有些疑惑,手感似乎有些不對勁,當快要推開的時候,竟然感覺受到一絲絲阻礙,需要用力才能推開。

而且還伴隨著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。

陽光再一次照耀在林戰的身上,讓她非常的舒服,好像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幸福當中。

這還是第一次感覺陽光是這麼的幸福。

“你好啊。”孤獨傾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,林戰轉過了頭。

結果看見的東西讓林戰有些訝異。

孤獨傾城已經換了衣服,手中還拿著一根烤好的火腿,上麵還冒著熱氣,小不點凱拉遲了一小會兒才飛到林戰的肩膀上,看樣子也很開心。

倒是赫連飄飄,林戰根本就冇看見那個小妮子,應該是已經走了。

看見了這種情況,林戰一時之間有些不詳的預感。

“難道說?”林戰看著孤獨傾城,有些疑惑的說著。

結果孤獨傾城稍稍用力點頭,表示情況就是林戰所說的“難道”。

“好吧,你乾脆的告訴我,外麵過了多長時間。”林戰其實大概猜了出來,就算自己認為做好充分的準備,卻還是不小心被困住了,還是被時間結界影響了。

幸運的是,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林戰起碼冇有在裡麵度過十年八年的。

這還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“半年。”孤獨傾城麵無表情的說著,讓林戰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這件事著實有些意外,半年的時間說短不短,說長不長,足以影響很多事情。

至於為什麼冇看見赫連飄飄,其實原因相當的簡單,足足過了半年,她跟林戰又冇有太深厚的關係,自然冇必要一直呆在這裡。

“也就是說,你們在這裡呆了半年?”林戰有些疑惑的看著孤獨傾城。

從對方的樣子來看,確實在這座島嶼上呆了半年。

“並不是,凱拉在這裡設置了一個感應陣法。”孤獨傾城甩了甩長髮:“趁著這段時間,我們逛了逛整座島。”

原來如此,怪不得凱拉都已經換衣服了,原來是已經在這裡逛了半年了,看起來這身衣服也是從這座島嶼拿到的。

話音剛落,林戰就發現孤獨傾城周身綻放出一縷耀眼的光芒,隨即就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能量波動。

準確來說,這股十分強大的能量波動源自於孤獨傾城的衣服。

“這是一個我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衣服,同時也是一個寶物,怎麼樣,是不是相當的厲害。”孤獨傾城甩了甩頭髮,看起來非常得意。

林戰看向孤獨傾城,運用能量稍稍探查了一番,發現這個衣服擁有超強的防禦威力,能量其實相當的強大。

就在這時,一股頭暈襲擊了林戰,讓他戰鬥站不穩了。

看見這個樣子,孤獨傾城趕緊湊了上來,非常貼心的攙扶住了林戰,讓他坐在了地上。

“看樣子還是低估了禦天筆的威力,強行扭轉時間結界,對於我來說有些極限了”林戰一隻手扶住額頭。

“趕緊坐好。”孤獨傾城輕輕的攙扶著林戰,頗為關懷的說著。

從剛纔開始,林戰就有種彆樣的感覺,這種情況似乎曾經看見過,於是他有些好奇的盯著孤獨傾城。

似乎意識到了什麼,孤獨傾城後退了半步,強行擺出一副相當僵硬的神情。

注意到這種情況,林戰瞬間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。

原來如此啊。

“孤獨傾城,你,你是不是已經擺脫噬魂丹的影響了。”林戰有些好奇的跟孤獨傾城說著。

可是迴應的就是一道充滿嘲諷的笑聲音。

“你彆掩飾了,如果是之前的你,此刻連笑都不會笑出來。”林戰扯動嘴角,有些輕飄飄的看著麵前的這個小妮子。

就在此刻,小不點凱拉開始有些得意的笑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