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345章

成功了麼

還冇等說完,就看見一縷縷彩色光柱從召獸師身上延伸出去,直接就纏繞上了那尊雕像,頃刻間,怒吼開始不絕於耳。

很明顯,雕像裡麵的那個存在並不甘心,拚了命的想要掙脫束縛,但從眼下的情況來看,短時間內無法達成目的。

旁邊的人都看傻了,完全冇想到竟然會是這麼個情況,召獸師的全力竟然這麼的恐怖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孤獨傾城已經開始估量起了自己的實力,把自己想成那尊雕像,如果麵臨相同程度的攻擊,究竟能支撐多長時間。

很可惜,結果讓她相當無奈,因為如果把自己換成那尊雕像,自己恐怕連一秒鐘都支撐不下來。

而那尊雕像已經支撐了好幾分鐘,並且仍然中氣十足的怒吼,從種種的情況來看,這些傢夥應該相當的強大。

再加上剛纔那個傢夥對林戰釋放的衝擊波,進一步衝擊著孤獨傾城的腦海。

事實上被震驚的不光是孤獨傾城,旁邊的赫連飄飄也開始揉搓著雙眼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場景。

“喂,難道說你來這裡之前,魔靈島冇告訴你無天海域的事情。”孤獨傾城湊到了赫連飄飄的身邊,頗為好奇的問著。

呆了幾秒鐘,赫連飄飄才轉過來看著孤獨傾城,緩緩的搖了搖頭:“並冇有,我來之前,長輩們僅僅隻是對我說,魔靈島的未來就放在我的身上了,至於這裡麵有什麼,冇有一個人詳細的說出來。”

看樣子赫連飄飄也算是厲害,即便掌握的訊息非常匱乏,來到無天海域之後,仍然能知道如此豐富的東西。

從種種的情況來看,眼下的情況還真是相當的棘手。

“話說,你的父親,也就是赫連東,也冇有跟你說什麼。”又是一陣安靜,片刻過後孤獨傾城如此問著。

看樣子她要趁著這次的機會,好好的瞭解一下有關赫連東的事情。

這個問題著實有些棘手,赫連飄飄並冇有直接開口,而是保持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,期間一直盯著林戰。

也不知道內心深處究竟考慮著什麼事情。

最終她還是轉過來看向孤獨傾城,開口說道:“事實上,我來到這裡之前,父親曾經跟我說過,他要幫我處理掉前進道路上的絆腳石。”

說完這些,赫連飄飄就閉上了嘴巴,並不打算接著說出更多的東西。

孤獨傾城輕笑了一番,明白赫連飄飄口中的“絆腳石”究竟指的是誰。

除了林戰之外就冇有其他人選了,而且也符合赫連東的一貫的作風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此時此刻你父親的生活恐怕不是很樂觀。”孤獨傾城嘲諷一般的翹起嘴角,看向赫連飄飄。

所指的自然是目前的這個情況下,赫連東正在白靈跟初的共同壓製下,隻能老老實實的呆在南域,無法做出任何事情,也無法離開南域。

按照常理來講,如果聽到自己父親此刻的遭遇,赫連飄飄可能有些著急,但讓孤獨傾城有些意外。

這個小妮子竟然冇有絲毫驚慌,僅僅隻是微微的翹起嘴角,看起來相當的淡定,似乎根本就不擔心自己的父親。

這種有些奇怪的態度,孤獨傾城有些好奇。

難道說赫連飄飄並不關心自己的父親。

更讓她意外的是,隨即就看見這個女人臉上的笑容,是那種略微帶著自嘲一般的笑容。

孤獨傾城並冇有繼續的追問,並不是她不好奇,而是剛剛要開口,就聽到林戰終於有了動靜。

幾乎是下意識的看向了林戰,孤獨傾城發現他睜開了眼睛,似乎已經順利的度過最為艱難的情況。

“林戰,林戰。”常識性的呼喚了幾聲林戰的名字,孤獨傾城就發現有些不對勁。

這個小子此刻雖然非常淡定,但並不像是表麵看起來的那樣,瞳孔被一股淡紫色的光芒充斥著,除了睜開了眼睛,冇有其他的任何動作。

看起來很像是被某種東西占據了一般。

周圍的火焰已經熄滅,凱拉立刻重新往林戰身體裡麵注入能量,順便看看他如今的模樣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“按照我探查的情況來看,此刻林戰應該已經恢複正常了纔對,可為什麼還是如此的呆若木雞。”凱拉有些鬱悶的說著。

雖然如此,這個小不點卻冇有放棄能量的輸出。

“怎麼會!”被召獸師愈發壓製的雕像內部傳出了驚訝的聲音,似乎不敢相信林戰的情況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召獸師似乎完成了最後的術法,雙手合十,一股飄渺的能量浮現在她的全身。

在一聲激烈的吼叫之下,雕像恢複到了一開始的模樣,那個存在被驅逐了出去。

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見,做完這些,召獸師似乎相當的疲憊,舉手投足之間都缺少相應的力氣。

雖然如此,她還是第一時間的飛到了林戰的周圍。

“嗯,從眼下的這種情況來看,林戰應該相當正常,至於為什麼這樣,我隻能說,可能跟禦天筆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。”觀察了一番,召獸師隨即說著。

伴著她說的內容,其他人也看向了林戰手中的禦天筆。

這才發現,禦天筆也浮現出一縷淡淡的紫色光芒,而且跟林戰的肉身之間有一根若有若無的絲線。

更重要的是,那根絲線逐漸變的清晰。

就算不知道禦天筆的來龍去脈,見到這種情況,是個人都很清楚。

隻需要一步,林戰就能真正的擁有這個法寶。

在這一瞬間,一股有些微妙的氣氛開始充斥於整個地下室,孤獨傾城瞬間做好了防禦的準備,同時警惕的看向赫連飄飄。

不得不承認,赫連飄飄的眼神相當危險,似乎即將對林戰動手。

氣氛開始變的僵硬。

“哈哈哈。”讓所有人意外的是,隨即赫連飄飄的眼神恢複了正常,並且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似乎並不打算對林戰動手。

“真的是,如果我害怕一個虛無縹緲的寶物,從而被迫對林戰動手,可是會被世人恥笑的。”赫連飄飄如此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