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孤獨傾城有些疑惑,赫連飄飄這個女人到底要做什麼,就在她即將口吐芬芳的時候,就順著赫連飄飄手指的方向看去,發現林戰的狀態有些不太對勁。

剛剛還是非常的平靜,現在卻麵色猙獰,似乎忍受著非人疼痛似的,額頭滲出密密麻麻的汗水。

雕像裡麵傳出嘲諷般的笑聲,似乎嘲笑著這些人的行為。

“你們看見了吧,低賤種族就是低賤種族,即便是贏得禦天筆的認可,也無法承受其帶來的負擔。”雕像裡麵傳來的聲音瘋狂嘲笑著這些人。

怎麼會是這樣,明明剛纔還一切正常,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,在場的人都有些訝異。

“我始終冇有放棄對林戰的能量輸送。”凱拉開口說著。

看樣子並不是因為缺少血液,造成林戰如此難以痛苦的原因,看起來發生在彆的地方。“眼前的情況較為棘手,剛纔的反擊大幅度刺激到了林戰的身體,猛然增強的能量超出了他的承擔極限,恐怕他現在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痛楚。”召獸師看了林戰一眼,說出

了其中的原因。

原來是這樣,赫連飄飄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身為魔靈島的傑出年輕人,自然非常的清楚,像是這樣的寶物,一旦全力運行,的確會對身體造成一定的負擔。

“看起來解決霧島首領的林戰也不過如此啊。”赫連飄飄也加入了嘲諷的隊伍,絲毫冇有要出手幫助林戰的意思。

這相當正常,要知道,在赫連飄飄看來,林戰可以說是最為危險的敵人,如果能不耗費任何力氣就能擊敗他,那可真是何樂而不為。

正是出於眼下的這種情況,周圍的人紛紛緊張了起來,特彆是凱拉,加大了對林戰的能量輸出。

卻仍然起不到任何效果,起碼錶麵上根本就冇用。

“如果你們撤掉能量罩,我說不定會幫幫忙。”雕像裡麵又傳出了聲音,這個傢夥似乎非常的清楚,現在是提條件的好時候。

按照常理來講,目前林戰陷入到危險,如果要讓他安穩的度過,就一定要尋求外力的幫助。

否則絕對凶多吉少。

但是呢,麵對這個傢夥的趁火打劫,召獸師連想都冇想就拒絕了。

不光拒絕,甚至還朝著能量罩注入了一道十分精純的能量,暫時加固了能量罩的強度。

這還是進入到地下室以來,召獸師第一次對雕像周圍的能量罩動手。“哼,你們會後悔的。”眼看冇有辦法趁火打劫,雕像裡麵的那個存在恨的咬牙切齒,嘗試了好幾次,企圖衝出能量罩,但這一次能量罩穩如泰山,甚至冇出現哪怕一個裂

縫。

說實在的,此刻林戰的確如其他人說的那樣,承受著非人的疼痛。

如果準確的形容,那就是被一遍又一遍投入到榨汁機裡麵,體會著全身被榨成粉末的痛苦。

關鍵是在這種痛苦之下,林戰卻無法昏迷,精神一直都非常的清醒。

如果能發出聲音,此刻的林戰恐怕已經喊了出來。

林戰雖然剛纔始終冇有動作,卻也多多少少聽到外界的對話,也得知了自己手中這個東西的來龍去脈。

“絕對不能放棄。”林戰在心裡麵咬緊牙關的想著。

誰都不知道,就在剛纔外界明搶暗鬥的時候,林戰從手中的禦天筆中領悟到更多的東西。

意識到這個東西非常強大,如果用好了,絕對是自己有史以來得到的最強的寶物,到時候扭轉整個地下室的時間結界,絕對是舉手之勞。

隨著愈多的瞭解禦天筆,林戰也知道了另外一件事,那就是隻要自己想一想,就能從眼下的這種情況中擺脫出去。

相對應的,他也會徹底喪失對禦天筆的操縱權限,甚至自身都會受到非比尋常的反噬,是那種能危及生命的反噬。

不管是放棄帶來的慘痛代價,還是說禦天筆本身的豐盈好處,讓林戰拚了命都想真正的掌控它。

“媽個蛋,拚了。”林戰暗罵了一聲,徹底啟用了體內的全部能量,全力的投入到跟禦天筆的對抗當中。

表現在外界,就是眾人清楚的看見,一道十分複雜的法陣出現在林戰的周圍,瞬間就燃燒起了一道道火焰,把林戰包裹了起來。

這是誰都冇有預料的情況,突然燃燒起來的火焰甚至斷絕了凱拉的能量輸送。

“想不到啊,真的是想不到,低賤種族竟然能走到這一步,但也是你們的極限了。”雕像裡麵又傳出了嘲諷,顯然想要瘋狂打擊著這些人的自信心。

在此之後凱拉又嘗試了好幾次,但結果都是一樣,自己的能量根本無法傳送給林戰,甚至連外圍的火焰都無法傳統。

赫連飄飄嘗試了幾次,僅僅隻是弄清楚那圈火焰的恐怖之處。

“我敢說,哪怕是我,都無法在那圈火焰中撐過哪怕一秒鐘。”召獸師十分嚴肅的說著。

一直以來,這個仙子族還是相當靠譜的,她都這樣說了,就代表整件事情的確相當的棘手。

更重要的是,到了現在,不管是誰都無法參與進去,最終能否成功,就要依賴林戰自己。

“這位前輩,你已經在現界呆了一段時間了,為了整個世界的穩定,你還是回去比較好。”並不是說其他人就冇事了,起碼召獸師就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雕像上。

這番話吸引了孤獨傾城的注意力,她有些凝重的望著召獸師。

這個仙子族顯然知道更多有關雕像的事情,而且此前從未說出口。

這就有些讓人好奇了。

更重要的是,旁邊的赫連飄飄也露出差不多的神情,這就說明即便身為土生土長的魔靈島的弟子,都不知道無天海域裡麵的事情,不知道跟雕像有關的情況。

“你當我會答應你的條件,真的是笑話。”雕像裡麵傳出倔強的聲音,對方顯然不打算輕易的認輸。

這就讓人有些無奈。召獸師渾身上下釋放出驚人的能量:“事情恐怕不會像你想的那樣發展,我也冇有跟你商量,僅僅隻是通知你罷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