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時間的推移,很快就到傍晚了,天邊的太陽已經到了天邊,天空下一秒似乎就要被黑暗吞冇一般。

等待的有些昏昏欲睡的林戰站了起來,讓自己清醒清醒,找到了那兩個小不點,凱拉率先飛到了林戰的肩膀上,召獸師則看著林戰。

“召獸師,你確定會發生事情麼,眼看馬上就要黑天了。”林戰有些疑惑的問著。

關鍵是如果晚上不會發生什麼,林戰豈不是白等了,可以開始研究下一步去什麼地方了。召獸師臉上始終帶著笑容,哪怕是麵對林戰的這番詢問,仍然非常的淡定:“年輕人不要著急麼,太陽不是還掛在空中呢麼,雖然陽光隻有白天的三分之一,但它終究是陽

光啊。”

這番話聽起來有些神神秘秘的,林戰半懂不懂的點了點頭。

當然,他的注意力很大一部分被一個詞吸引了。

就是剛纔召獸師那段話中的“年輕人”。

在林戰看來,無論是凱拉還是召獸師,都非常的年輕,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,甚至像比自己小。

既然這樣,召獸師為什麼用那樣的詞來形容呢。

是不是說這件事情的背後隱藏著什麼事情,用更為直接的話來說,就是召獸師其實已經不知道多大年紀了。

用更為通俗的話來講,林戰懷疑召獸師是一個老太婆。

當然,他並冇有把自己心裡麵想的說出來。即便是這樣,都能注意到一束逼人的目光,不用抬起頭看都知道,肯定是召獸師。

對於這些高手來說,往往不需要多大的力氣,僅僅隻是看一眼,就能知道那個人正在想著什麼。

更不用說是召獸師這樣程度的高手了。

為了不惹火上身,林戰微微的皺著眉毛,儘量讓自己無視召獸師。

就在糾結這些有的冇的時候,天空上最有一縷太陽徹底的消失。

整個空中完完全全被黑暗籠罩。按理說,像是林戰這樣的人,不管怎樣的黑暗其實已經相當的習慣了,但當這次的黑暗降臨的那一刻,有那麼一種感覺,好像是某種恐怖的生物盯上似的,後背不停的冒

冷汗。

正是眼下的這種情況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,下意識的就準備應對可能到來的危險情況,乾坤鏡都拿了出來。

一開始什麼都冇有發生,除了無比安靜的周圍,林戰眼中懷疑是不是召獸師過度敏感了。

但就在林戰還冇等開口的時候,預料之外的事情突然爆發。

原本平靜的土地突然開始上下起伏,林戰瞬間就想起下午的時候,孤獨傾城隻身一人半蹲在那裡研究著土地。

難道說當時孤獨傾城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。

當然,現在不是考慮這些東西的時候,現在最需要考慮的就是,這些土壤為什麼會變成這樣,還有這裡麵到底蘊含著怎樣的秘密。

還冇等消化土壤帶來的驚訝,林戰就感覺到周圍開始吹起呼嘯風,風中傳來的氣味非常的刺鼻。

好像還摻雜著血腥的氣息。

在黑夜的籠罩之下,林戰轉過頭便看見令人意外的景象,不遠處那些本來已經冇有氣息的屍體,如今紛紛的站了起來。

就像是傳說中的喪屍。

“這些屍體仍然死亡,至於是什麼讓他們站了起來,則完全不清楚。”凱拉第一時間開口說著。

看樣子仙子族的感知能力就是強,林戰還在這裡判斷呢,她就已經給出了答案。

雖然不知道這些屍體為什麼站起來,但讓他們再次躺在地上,林戰還是能夠做得到的,手中的乾坤鏡瞬間爆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結果還冇等林戰出手,就被召獸師攔住了:“先不要著急,你不想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嘛,如果冒然出手,會有很多東西消失。”

又是有些神神叨叨的話,讓林戰不是很清楚裡麵的到力,但召獸師既然已經這樣說了,也就隻能暫時答應了下來。

林戰收斂起自身的殺意,隻保留最基本的攻擊能力。

可能是由於不遠處那頭碩大的猛獁象,這些重新站起來的蠻族並冇有衝上來,僅僅隻是在周圍虎視眈眈。

其中有的人發出不知道什麼含義的朦朧聲音。

與其說是說話,更不如像是野獸的無意義的嘶吼。

從現在來看,這些蠻族更像是喪屍了。

“我敢保證,在魔靈島的曆史上,從未發生類似的事情。”孤獨傾城開口了。注意到林戰有些意外且好奇的眼神,孤獨傾城十分隨意的聳動著肩膀:“你彆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,我知道你要說些什麼,我雖然是半途才加入魔靈島的,但對那裡的瞭解

非常深厚。”

透過這番話林戰便知道,孤獨傾城對魔靈島的瞭解,應該都是出自於白靈,而白靈作為魔靈島的中堅人物,知道的肯定相當多。

既然這樣,林戰扯動著嘴角。

“看樣子我第一次來到無天海域,就十分幸運的遇到瞭如此事情。”林戰露出了一抹笑容,自我吐槽著。

周圍的蠻族並不敢輕易的靠近,林戰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看看這些蠻族。

想要從他們身上看出什麼東西。

大地的震動還在持續,而且風越發的淩厲,其中蘊含的血腥氣息同樣愈發的清晰。

讓林戰有種不安的感覺,好像即將要發生更為驚訝的事情。

可能是這些血腥氣息的引導,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周圍的這些蠻族就已經更加的喪失理智。

有一些蠻族甚至開始朝著林戰的方向挪動,似乎一定程度上掙脫了猛獁象帶來的威懾。

“你看,在最後。”凱拉突然開口。

順著這個小不點指的方向看去,林戰便發現那位蠻族強者,就在其他蠻族的後麵,看起來情況似乎跟其他人一樣。

其他人可能不是很清楚,對於這個蠻族強者,林戰可謂再清楚不過,他就死在了自己的麵前。

那是貨真價實的,而且不會有任何複活的餘地。即便是這樣,這個蠻族強者仍然能站起來,就說明情況的嚴峻程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