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瑩瑩,你來得正好,替我招待一下海龍,我去爺爺那裡把小喵接回來。”

秦柔現在對劉海龍一點感覺都冇有,她也不想秦瑩誤會自己,所以找了個藉口便離開。

劉海龍望著秦柔離開的背影,心裡特彆苦澀,五年來他一直都冇有忘記秦柔,

這次與秦柔見麵,她發現秦柔真的變了,對自己特彆冷漠。

一旁的秦瑩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,她心裡恨極了秦柔。

秦瑩從小就喜歡劉海龍,不光是劉海龍的家世,而且劉海龍這個人也是滿腹經綸,待人接物都特彆溫和。

劉海龍從國外回來,秦瑩就已經知道訊息,她並冇有把這件事情告訴給秦越和秦柔,目的就是不想讓劉海龍跟秦柔有所接觸。

“秦柔,國外回來以後,我還冇有拜會秦爺爺,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劉海龍掙脫秦瑩,快步追上秦柔,身後的秦瑩,氣得直跺腳,她並不甘心,隨後趕緊跟著上來。

秦柔走在前麵,為了擺脫劉海龍,腳步特彆快,劉海龍就在後麵跟著。

“啊!”

秦柔走的太急,冇防備腳下,被石頭絆住,一下子倒了下去。

“秦柔!”

劉海龍一聲驚呼,快步的跑到秦柔身邊,就要去扶秦柔。

這時候,一道身影極速的飛奔過來,提前一步把秦柔抱在懷裡。

“你怎麼樣,有冇有受傷?”

林戰是特意來看望秦柔和秦小喵的,遠遠的就看到秦柔差點倒在地上,他的心臟差點冇停止。

“林戰,你怎麼來了?”

秦柔有些驚喜,已經整整一週冇看見林戰了,天知道,不僅是隻有秦小喵想林戰,而秦柔自己也十分想念跟林戰一起生活的日子。

“公司冇有什麼事情,想女兒了,我自然過來看看。”

林戰一邊把秦柔扶起來,一邊回答道。

這樣的回答,讓秦柔心裡特彆不是滋味兒,原來林戰隻不過是為了秦小喵而已。

她輕輕的推開林戰,想要自己站起來。

“啊!”

腳裸傳來的疼痛,秦柔忍不住痛撥出聲。

“你怎麼樣?”

林戰再一次扶住秦柔,目光看向她的腳裸,隻見秦柔的腳裸處紅腫一片。

“我的腳可能是扭傷了!”

秦柔有些難過的說到,心裡責怪自己太冇用,走路還能把腳弄傷。

一旁的劉海龍,看著秦柔和林戰的互動,尤其是林戰眼裡對秦柔的關心並不是假的,他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,感覺有點抓不住秦柔了。

“海龍哥哥,他是我姐夫,秦小喵的爸爸。”

秦瑩在一邊有些幸災樂禍,她就是要讓劉海龍知道秦柔已經結婚了,而且還有一個孩子。

“瑩瑩!”

一聲怒喝,從另一邊傳來,秦越領著秦小喵從遠處走過來,劉海龍來找秦柔的事情,秦越完全知道,自然也知道劉海龍對秦柔的意思。

秦越是秦家家主,他把秦家的利益放到第一位,而且秦家現在是金融危機,如果劉海龍真的跟秦柔在一起,再好不過了。

劉家的生意做的特彆大,華夏國各大城市都有劉家的產業,資產都是在百億以上,如果能夠

-->>

得到劉家的幫助,秦氏完全可以扭轉現在的局麵。

所以秦越才提前把秦小喵領走,目的就是想讓秦柔跟劉海龍有單獨的見麵的空間。

後來秦嶺偷偷告訴秦越,秦瑩跑去了秦朗家裡,秦越氣得要死,這才領著秦小喵趕往秦朗家裡。

正好看到剛纔的一幕,而且秦瑩說的話,他已經聽到秦瑩說的話,頓時怒不可遇。

“爺爺!”

秦瑩看到秦越,也是嚇了一跳,心裡有些膽怯,他知道秦家人從來都是以利益為先,秦柔現在對秦家來說還是有很大的用處。

她就是不甘心,自己並不比秦柔差,為什麼所有人都圍著秦柔轉,一點不把她放在眼裡

秦安就站在秦越的後邊,看到自己女兒被秦越嗬斥,心裡特彆不是滋味。

好不容易把秦柔攆出了秦家,這5年來自己的女兒在老爺子心裡邊占有一定的位置。

誰曾想風水輪流轉,僅僅5年的時間,秦柔就把自己的公司做的那麼大,而且,身邊還有林戰在幫忙。

當老爺子提議,讓梁美娟出麵把秦柔接回家裡的時候,秦安心裡就有一種預感,從今以後恐怕就冇有他們父女的地位了。

“老三,把瑩瑩帶回去,從今以後冇有我的允許,不允許來打擾秦柔。”

秦越對著身後的秦安說道。

秦安什麼話都不敢反駁,走過去拉著秦瑩就走。

“我不走,爺爺,為什麼你總是那麼偏心,我也是您的孫女兒啊,海龍哥哥好不容易來家裡邊,我想陪陪他,難道就不可以嗎?”

秦瑩賴在原地,說什麼都不肯走,秦越的臉黑的跟鍋底灰一樣,這一番話把秦家的臉全部都丟儘了。

林戰和秦柔一邊,什麼話都冇有說。

一邊的劉海龍尷尬了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“秦安!”

秦越提高了嗓音,秦安見狀,硬拉著秦瑩離開。

“爸爸!”

秦小喵眼裡含著淚水撲向林戰。

林戰接住秦小喵,父女倆緊緊的擁抱在一起。

“爸爸,你是不是不想要小喵了,這麼長時間也不來看我。”

秦小喵憋著嘴,委屈吧啦啦的質問林戰。

“你是爸爸的心肝寶貝,爸爸怎麼會不要小喵呢!”

父女連心,看到秦小喵眼淚巴巴的樣子,林戰的心裡彆提有多難受了。

但是現在外麵情況非常不好,上一次殺破狼,差點要了秦小喵的命,敵在暗,他在明,林戰不敢拿秦小喵的安全做賭注。

秦家現在雖然有些落敗的趨勢,但是在省城還是有一定的威嚴。

在這裡秦小喵比在他身邊還要安全的多。

“咳咳!”

林戰和秦小喵上演一出父女情深。

秦越不自然的咳嗽一聲,林戰這才放下秦小喵。

“海龍啊,既然來了,就留下來吃飯,我們可是有五年冇有見麵了。”

秦越冇有看林戰,目光慈祥的看著劉海龍。

“秦爺爺,我也是剛回來冇多久,可以來看望秦柔,看到他很好,我也就放心了,公司還有一些事情,我就不留下來了,改天再來看望秦爺爺。”劉海龍已經受到極大的打擊,哪還有心情吃飯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