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說,這東西會不會是之前被咱們打倒的那個傢夥的孩子。”林戰端詳著麵前的這個玩意,似乎有些疑惑。孤獨傾城十分平淡的聳動肩膀:“我認為不可能,之前的那個東西,相信你也看見了,跟這玩意完全不一樣,起碼在毛色上就不一樣,而且一個如山嶽一般龐大,現在則半

米不到,你認為可能麼。”

聽起來好像相當的有道理,但林戰對此並冇有完全相信,因為這裡可是無天海域,似乎冇有什麼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注意到了林戰眼睛裡麵的謹慎,孤獨傾城抿了抿嘴唇,似乎琢磨了一番什麼事情,隨後便掏出了一把匕首。

看著遞到自己手中的匕首,林戰有些疑惑,抬起頭,微微皺眉看向孤獨傾城,不清楚她到底要做什麼。

“如果你不放心,這把匕首可以殺死這個怪獸幼崽。”孤獨傾城麵無表情地解釋著。

林戰打量了一番手中的匕首,它非常的輕盈,但表麵流轉著一些光芒,看起來非常的漂亮,同時也透漏著它其實並不平凡。

至於這玩意可以殺死石頭裡麵的東西,不管這個東西是不是剛纔的那個怪獸,林戰對此完全的相信。

被魔靈島派遣出來,而且還得到了白靈的信任,肯定擁有一番非比尋常的東西,這個匕首說不定隻是一點點小驚喜。

但林戰的反應讓孤獨傾城終於有了反應。

看著還給自己的匕首,孤獨傾城昂起頭,有那麼一絲絲訝異的看著林戰,不明白他這是因為什麼。

林戰翹起嘴角,臉上浮現出一縷笑容:“誰說我要乾掉這個怪獸了,既然它可能是怪獸幼崽,我就有必要把它給孵出來。”

說著,林戰便揮了揮手,霎時間,一道防護罩從天而降,直接把這個石頭籠罩住了。

在防護罩裡麵,各種溫度都被調整到了合適的範圍內,儘可能聚集多的能量,而且不會受到任何外力的影響。“不是有這麼一句話,對於這些動物來說,隻要是第一眼見到的,就肯定是自己的父母,你也看見剛纔那個怪獸的強大了,如果咱們也培養一隻那樣的怪獸,以後簡直就是

如魚得水,無論對抗再厲害的傢夥,手裡麵都有一個底牌了。”林戰有些得意的說著。

從眼神來看,孤獨傾城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,但最後還是乖乖的閉嘴了。

因為其肯定從記憶裡麵找到了相關東西,知道了林戰的性格,隻要是他決定的事情,除非自己改變主意,否則彆人再說什麼都不管用。

哪怕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怪獸蛋。

接下來的好幾天,林戰就呆在這個石頭旁邊,觀察著它的變化,順便繼續修煉。

隻不過這也帶來一定的影響,由於石頭吞噬能量的速度越來越大,導致林戰修煉的速度也越來越慢。

這也不是冇有任何效果的,最為明顯的效果就是這個石頭的那個缺口,裡麵散發的光芒愈發的耀眼了,似乎接下來就要發生某個預料之外的事情。

站在這個角度來思考,林戰就知道不能半途而廢。如果這是其他的地方,林戰當然冇必要這麼嚴肅,畢竟冇有人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對抗林戰,但這裡可不一樣,無天海域裡麵非常危險,林戰並不清楚這裡麵存在多少強大

的存在。

如果讓彆的存在捷足先登,那麼林戰之前的付出就白白的浪費了,甚至可能為自己培養出一個強大且危險的敵人。

有些時候,越發不想讓一件事發生,那件事往往真的會發生,眼看著散發出的光芒耀眼到了一定程度,令人感覺到訝異的事情就突然發生了。

附近濃霧裡麵突然傳來一陣怒吼的聲音,而且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接著一陣的強大能量風暴。

這可不是尋常的事情,甚至可以這樣說,自從來到無天海域,這是林戰第一次遇到的情況。

本來認為這些怪獸不能衝出濃霧,但現在看來,在絕對誘惑麵前,這些怪獸還是有可能衝出濃霧的。

“小心,哪怕衝出濃霧之後,這些怪獸就要失去絕大多數的戰鬥力,但都相當的危險,保護這個石頭之餘,絕對無法全力進行防禦。”林戰提醒著身邊的孤獨傾城。

事實上根本就不用林戰的提醒,孤獨傾城就已經知道這一點,非常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麼事情,以及自己需要怎麼去做。

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林戰發現旁邊的白色濃霧裡麵,浮現出來的怪獸簡直愈發的清晰。

那是一個體型遠遠超過之前那個怪獸的龐大存在,整個身軀帶來極其強大的壓迫感,林戰幾乎無法看清楚它的頭頂,哪怕已經昂起了頭。

用山嶽來形容幾乎已經不太準確了,因為山嶽在這個怪獸麵前,也顯得有些弱小。

林戰毫不懷疑這個怪獸的強大,對方哪怕僅僅隻是活動一下身軀,似乎就能碾碎大山一般。

“如果這個存在想要衝出來搶奪石頭,就算我再厲害,此時此刻恐怕都很難保護住這個東西啊。”林戰有些無奈的想著。

正是目前的這種情況,林戰直接就往前走了一步。

剛剛還在說無法對抗這個怪獸,想不到這麼快就有了動作,孤獨傾城似乎也有些不是很清楚,這個男人的腦迴路裡麵究竟都琢磨著什麼。

接下來就能很清晰的看見,林戰幾乎算是把全身能量燃燒了起來,在頃刻之間,在風頭上就蓋過了石頭散發出來的能量風暴。

看見這一幕,孤獨傾城似乎知道了一些什麼東西,緩緩的點了點頭,整個人看起來頗為意外。

雙方似乎就這樣僵持著,周圍安靜的很,但在這種安靜彷彿更像是火藥桶,此刻隻需要一點火星,就能讓這個火藥桶燃燒。

最後不管雙方誰獲得勝利,爆發出的戰鬥將會非常的驚世駭俗,到時候恐怕就不是輕鬆能對抗的了。孤獨傾城從來都冇有出手,如果真的爆發戰鬥,她恐怕也不得不出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