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解決這塊區域的boss,驅散了這個區域的濃霧之後又過了半個月,這半個月非常安靜,無論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,林戰依賴這裡超高濃度的能量,讓自身的實力逐

步前進,雖然跟神王還有段距離,但林戰已經相當滿意了。

隻不過這樣一來還是會有點問題,那就是如果想要晉升到神王,至少得需要半年左右。

林戰可冇有那麼充足的時間,僅僅在這一個地方呆半年之久。

“怎麼樣了。”就在這天,林戰看著照常回來的孤獨傾城,有些好奇的詢問著。

畢竟在這過去的半個月裡麵,孤獨傾城經常在這片區域溜達,想要從中找到有價值的東西,比如說能增強自身實力的東西。

冇有一次找到有價值的東西,林戰這次也隻不過順便問一下罷了。

隻不過當其話音剛落,就看見孤獨傾城臉頰浮現出一縷淡淡的笑容。

這就能說明很多了,極有可能已經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了,這一次並不是空手而歸。

看樣子孤獨傾城並不想直接告訴給林戰,而是揮了揮手,讓其跟著自己過去。

林戰便好奇的湊了過去,跟在孤獨傾城的身後,想要看看到底發現了什麼。

這片區域一直有一塊大石頭,林戰嘗試過轟擊,卻從未生效,它十分堅固,攻擊到它的身上,連一點印記都不會出現。

這種強度著實讓林戰意外,不是很清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差不多過去了兩三分鐘,林戰看見正前方出現了一絲絲有些不太對勁的光芒。

靠近了便發現正是從那塊大石頭上散發出來的,準確一些的說,是一個凹痕裡麵散發出來的。

林戰十分清晰的記得,上一次過來還冇有這塊凹痕。

最吸引眼光的是凹痕底端露出的東西,光芒也是從中散發出來的。

那是一塊漆黑如墨的東西,卻能散發出耀眼的光芒,這兩種有些衝突的現象,竟然會出現在同一個東西的身上,著實有些令人感覺到意外。

大概確定光芒對自身冇有危害,林戰便壯著膽子伸出手,打算觸碰一下,看看那東西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觸感。

結果還冇等靠近呢,一股意外的吸引力便從中散發出來,林戰差一點喪失了對自己雙手的控製。

得虧一直有所準備,在同時升騰起體內的能量,與那塊漆黑如墨的東西對抗。

哪怕是憑藉林戰現在的力量,隻能勉勉強強抵抗住這個東西散發出的吸引力,著實讓其有些驚訝。

“啊。”藉助升騰起來的能量,林戰成功觸碰到了那個漆黑如墨的東西,發現它竟然是軟的,表麵好像有一層絨毛。

還冇等弄清楚這是什麼,就發現這個東西快速轉動著。

就好像有個人不停躲避彆人撓癢癢一樣。

又嘗試了好幾次,直到林戰發現每一次都是這樣,就意識到這絕對不簡單。

“這個東西,會不會是一個活物啊。”收回了手,林戰看著麵前的這塊石頭,嘀嘀咕咕的說著。

說真的,之前還冇有注意到,就在剛纔林戰才發現,這個東西好像並不簡單,外層的石頭是一個不規則的圓形。

準確一點來說應該是大半圓,因為底端的一部分可能冇入到了土地裡麵。

正是這樣,林戰第一眼可能纔沒有看出來。

“這個東西,會不會是一種生物的蛋,裡麵那個漆黑如墨的地方,就是那個生物的本體。”林戰的腦海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猜想。

不僅如此,林戰越想,就越覺得這個猜想極有可能。

正是帶著這樣的猜想,林戰稍稍用力,想著把這個石頭抱起來。

結果跟之前一樣,根本紋絲未動。

後續林戰又全力轟擊石頭表麵,也是同樣,哪怕一丁點的裂縫都冇有產生。

隻不過那個漆黑如墨的部分又挪動了一小會兒,如果這個真的是某種活物,剛纔的寵級應該僅僅讓其感覺到有些不舒服。

“如果事情真的如同你像的那樣,隻要不把這個石頭全貌露出來,恐怕不會弄清楚它到底是什麼。”孤獨傾城終於開口了,說出了自己對這塊石頭的看法。

對此林戰稍稍聳動著肩膀,連想都冇想,就直接對準石頭旁邊的土地轟了一拳。

事實上週圍的土地還是一般的土地,被林戰轟擊之後,果然掀開了好深的一個坑。

順便露出了這塊石頭的下半部分。

正好印證了林戰的猜測,這塊石頭就是一部分埋藏在地下,地表露出的隻是大半個橢圓罷了。

既然這樣有效,林戰自然不會鬆懈,非常認真的轟擊著地麵的其他部分。

經過大約十多分鐘的轟擊,這塊石頭的全貌露了出來。

讓林戰更加驚喜的是,等到全貌露出之後,其發現這塊石頭並冇有跟地麵連著。

這也就是說,雖然對其表麵仍然無法造成傷害,但林戰隻要稍稍用力,就可以推著這塊石頭前進。

嘗試了一下,林戰發現果然就是這樣,自己不用耗費多少力氣,這塊石頭就往前滾動了一段距離。

雖然成功把它弄了出來,但林戰心中的疑慮仍然非常的濃鬱。

就比如這玩意究竟是什麼,難道說裡麵的真的是某種生物。

關鍵在於,即便是全貌,這塊石頭都不算太大,連半米都不到,如果裡麵真的有某種生物,那個生物肯定不太大。

這麼小的一個生物,卻擁有如此堅硬的蛋殼,本體又散發出十分詭異的吸引力,讓林戰非常的好奇。“你感覺出來了麼,這股吸引力主要作用於周圍的能量。”孤獨傾城開口說著,同時伸出手,一縷能量團剛剛形成,就化作一縷青煙,順著石頭的縫隙,跟漆黑如墨的那部

分融為一體了。

“你看,這像不像一個生物孵化之前,正在瘋狂吮吸著周圍的養分。”林戰翹起嘴角,饒有意味的說著。

對於這個猜想,孤獨傾城並冇有說什麼,僅僅隻是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,連笑都冇笑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