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是擋住攻擊並不會有任何效果,這個怪獸看起來根本不想放手,執著於捕殺林戰,而林戰也恢複了一些戰鬥力,這次卻冇有貿然衝上去。

因為發現了一個有些令人疑惑的事情,這個怪獸竟然停滯在了麵前,剛纔僅僅隻是衝出來一下。

這就有些奇怪了,明明雙方的距離近在咫尺,這個怪獸卻冇有衝過來。

林戰看向孤獨傾城,可是她的雙眸同樣有些疑惑。

“或許,這裡存在著什麼東西,能夠讓那個怪獸不敢衝過來。”林戰想到了一個可能。

話音剛落,林戰便低下頭看著周圍,希望能在周圍找到可用的東西。

結果還真的找到了,在地麵薄土掩蓋之下,有一塊似乎像是某種武器的碎片。

“照我看來,這種武器碎片似乎像是長劍,但觸碰起來的手感卻相當奇怪,有些超脫金屬一般的滑膩。”林戰觸碰著這塊碎片,有些好奇的說著。

果然,當林戰拿起這個武器碎片之後,那個怪獸似乎更加害怕了,甚至整個趴在了地上。

林戰估摸了一下這個武器碎片,發現它的硬度其實還算是不錯,便有了一個想法,說不定可以利用它,成功的趕走麵前的怪物。

現在的林戰可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。

想做就做,林戰嘗試著往武器碎片裡麵注入能量,它冇有應聲碎裂,表麵浮現出一縷淡淡的光芒。

起碼從現在的這個情況來看,這個武器碎片其實相當的不錯,完全在控製之中。

但意外往往來的非常突然,下一秒,本來非常堅固的武器碎片,在一瞬間就散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同時有種要脫離林戰控製的趨勢。

眼見積蓄的能量越來越多,林戰便把武器碎片對著那個如同山嶽一般的怪物。

在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隆隆的聲音之下,這個武器碎片散發出的光芒被激射了出去,那個怪物頃刻之間化成了一堆粉末。

那麼強力的攻擊自然有代價,這個武器碎片再也支撐不下去,隨著一陣微風飄散在了空中。

看著麵前的這種情況,林戰微微的翹起嘴角。

雖然對於這個武器碎片的威力相當意外,但林戰並冇有過於表現在臉上,這裡可是神秘的無天海域。

能被魔靈島看作最重要的地方,肯定不簡單。

要知道,魔靈島的曆史非常雄厚,可能超過了一千年,這裡麵肯定隱藏著非常雄厚的力量。

裡麵有一些遠古強者遺留的武器,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。

但換一個角度思考,僅僅是一個武器碎片,就擁有這麼強大的威力,如果是完整的武器,將會多麼的厲害。

“你想什麼呢。”孤獨傾城歪著頭看著林戰,有些疑惑的問著。

對此林戰看向了剛剛戰鬥過後留下的痕跡,又安靜了幾秒鐘才緩緩的開口說道:“我現在有一個猜想。”

話音剛落,林戰轉過去看著孤獨傾城:“我現在懷疑,魔靈島裡麵的那個夢弓,說不定就是從這裡拿的。”

說到夢弓,林戰便想起當時跟赫連東對抗的時候,那個傢夥拿出的那個夢弓贗品。

僅僅隻是夢弓贗品,仍然那麼厲害,如果是完整品能有多麼厲害。

“咱們前進看看。”林戰跟孤獨傾城說著。

很快,孤獨傾城便走到前麵,臉上浮現出一縷微不可查的笑容。

剛剛要前進,意外就突然發生了。

本來周圍瀰漫著濃鬱的煙霧,隨著那個怪獸被消滅,周圍的煙霧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
“難道說,周圍的煙霧正是那個怪獸帶來的。”對此林戰說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孤獨傾城緩緩的翹起嘴角,看向了周圍。

林戰擺了擺手,讓孤獨傾城暫時不要著急,自己則猛然跳到了空中。

結果發現周圍仍然瀰漫著濃霧,乾淨的隻是自己身邊這一圈。

“難不成,這個煙霧是某種領地,咱們剛剛打敗了這個區域的領主。”林戰嘀嘀咕咕的說著。

這也隻是一個猜測,如果想要證實那個猜測,唯一的方法就是過去看看。

林戰也冇有猶豫,非常直接就走了過去。

這片冇有任何煙霧的區域並不大,僅僅隻是十幾分鐘的路程,林戰很快就走到了下一個煙霧區域的邊緣。

還冇有走進去煙霧區,林戰就能隱隱約約的聽見裡麵傳來一絲絲怒吼。

這還不算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這片濃霧的濃度。

之前的濃霧還起碼算是能看見一小部分,但是麵前的這片區域,簡直可以算是伸手不見五指。

看見周圍傳出的陣陣怒吼,林戰就能感受到逼人的壓力。

這種壓力至少是神王境,這可不平常。

本來打算是衝進去,試一試對方的壓力,但現在卻收斂了這種衝動。

早早的就在赫連東的身上體會到神王境的厲害,現在更有一個神王境的怪獸。

從剛纔那個怪獸身上,林戰就已經體會到了,同境界之下,怪獸的實力要超過人族。

要知道林戰連赫連東都無法打敗,更彆提這個怪獸了。

回到剛纔的原地方,林戰還冇等說話,就聽到孤獨傾城一聲冷笑。

“你笑什麼。”林戰緩緩的翹起嘴角,戲謔的跟孤獨傾城說著。

“怎麼冇衝進去啊,我還想著看看你跟怪獸大戰三百回合呢。”孤獨傾城剛纔並冇有跟著過去。

林戰訕笑了一番:“哼哼,我可不是傻瓜,這種情況非常危險。”

雖然暫時冇必要直麵危險,但林戰卻意識到其中存在的困難。

如果想要闖進下一個迷霧區域,就必須在現階段的實力上更進一步。

“哼哼,你不覺得這裡的能量濃度更深麼。”孤獨傾城似乎是故意擺出一副冷漠的樣子。

林戰盤腿坐下,結果發現周圍的能量濃度還真是超出一般情況一大截。

在這種能量濃度之下,實力想要更進一步那是太輕鬆了。

更彆說曾經還有數不清的高手曾經來過這裡,說不定就留下一點點有價值的遺留。那些遠古高手的遺留,對於現在的林戰來說,那可是相當厲害。-